重生风云之雄霸天下
作者: 项天云
字体: 特大
颜色:          

  有些事,人们总以为它快结束了,可其实它只是刚刚开始;有些事它已经发生了,大家才会叹息千金难买早知道。而对于真正的强者来说,该握住的就决不会放手,他不会用余生去后悔当年的一念之差。从某种程度上说,无名不能算是真正的强者。纵使武功再高又能怎么样,他前半生没有急流勇退,连累妻子,致使余生后悔;后半生,所谓借死隐居却因云而出,自毁前言,对雄霸又再三袒护。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依照雄霸的性格,岂会因为他三言两语改变心意?聂风对他有褒有贬,虽然称不上无敌的强者,但是他还是个仁者,只过于优柔寡断了。看了眼身旁的步惊云,冷静自持,杀伐果决,可堪强者一称。唉,只不过,也是因为这个,不好对付啊。几天跋涉,步惊云与聂风两人赶到乐阳镇,剑晨也果然在中华阁内。只是他早已没有当初光明磊落,一身酒气,潦倒涂地。聂风看得都觉得可惜,唤道:“剑晨大哥……”剑晨浑浊的眼睛勉强看清了来人,自嘲地笑了笑:“呵,你们终于来了?”步惊云用剑指着剑晨,道:“你这样算是承认了吗?”剑晨站起身,道:“是,我对不起楚楚,我愿意以死谢罪,你动手吧。”步惊云也不废话,当即就举剑刺向剑晨。剑晨闭着眼,不避不闪,可等了很久也没预料中的疼痛。他不解地睁开眼,只见无名挡在他身前,两指抵住剑尖。无名对步惊云道:“晨儿自幼由我一手教导,他有错,也是我的过错,如果只有一死能解你心头之恨的话,就用我的命来抵消。”剑晨悲痛地喊道:“师父!一切都是徒儿的错,徒儿愿意一并承担,与师父无关。”乖乖,这可不得了,神话你的命很金贵的说!于是聂风上前道:“剑晨大哥,我敬重你的为人,能否告之隐情呢?”剑晨一愣,眼中异样闪过,只低头道:“剑晨无话可说。”聂风与步惊云对视一眼,心中都有了底。聂风叹了一口气,道:“无名前辈一生俯仰无愧,如今却要因你受人苛责,你难道忍心这般吗?”聂风这番话,可都说到点上了。果然剑晨听了这话,面有愧色,低着头良久才开口道:“那天,她答应嫁给我,情之所至,我们先行周公之礼……我真是高兴得忘乎所以,本以为一切付出终于得到挚爱了……没想到这只不过是镜花水月,一场美梦而已。”他看了看步惊云道,“她对你始终放不下,因爱生恨,想是挑起我们之间的怨恨。”尤其剑晨的背后还是无名,目的可想而知。一番话落,众人皆默然不语。只步惊云冷静道:“单凭她一个人,手无缚鸡之力,如何找得到我们?”剑晨道:“有天池十二煞帮忙,容易得多了。”他为楚楚感到不值,就算你费尽心思又能怎么样?永远撼动也不了他的铁石心肠,只因为你不在他的心里。聂风奇道:“天下会也介入了吗?你们怎么遇到的?”剑晨摇摇头,“具体我也不知道,在傲剑山庄时,楚楚就经常外出。”聂风一想到如果是乌貉的话,那这种破事他的确也是做得出来的吧。步惊云对聂风简洁道:“我们走吧,差不多该去取雄霸狗命了。”两人正欲离开,无名这时开口道:“两位等一下,让我助你们一臂之力吧,算是抵过。”聂风和步惊云讶异,之前不是阻止我们杀雄霸的吗?其实无名是看他们没有滥杀无辜,行事作风自有一番道理,又兼之此事本是剑晨过失,还因之前自己对步惊云的误会,想是弥补一些了。中华阁后山密林中,步惊云、聂风盘膝而坐。无名在一旁指导:“风本无相,云本无常,诸行无常,无相无量。雄霸忌惮你二人,也不是没有道理的。风云结合,可引九天之气,此力量无限大不可估计,自然能破他的三分归元气。”“风云合璧,摩诃无量。现在将你们的功力催至十成,相辅相成,互相配合,就能知道我说的摩诃无量了。”聂风全身化成一道疾风,脱离形至无相,步惊云散发云气随之而上,两股力量逐渐合二为一,一时天地为之变色。只是不消多时,聂风便不济落地,单膝跪地,面色不愉,甚至有点苍白。步惊云连忙上前扶起他,急问:“风,你没事吧?”聂风摇摇头站起身。无名诧异,道:“你们从小一起长大,又师出同门,应当不存在间隙才对……”无名之前看他们配合默契,才没有提到这个问题。他仔细一想,又道,“也对,风云合璧绝非一日之功,你们好好练习即可。”聂风心不在焉地点头,神色莫测。有道是修行在个人,无名也就只能指导到这地步了。聂风、步惊云两人也很快拜别无名,回霍家庄去了。路上,聂风沉默,比离开弥隐寺时更甚。他很明白,风云不能合璧,原因在于他自己,他不能做到对步惊云完全坦白,不能接受他到现在都没有改变对他的感情。心有芥蒂,自然不能全神投入。霍家庄大门前,步惊云踌躇半响,才对聂风道:“风师弟,就算风云不能合璧也没关系,雄霸我一定会杀了他的。”聂风闻言,顿觉愧疚,明明这也是他的使命啊,为什么要你一个人承担?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庄内,温弩一见他们回来,喜得扔下手里的铲子跑过来,道:“主人,风少爷,你们可回来了。”一看这两人都没什么精神,温弩觉得定是路上累了,于是又道:“我这就去准备晚膳。”走了半路又折了回来,“要不小的再去准备点热水,去乏解疲可好?”聂风正觉一路风尘加之疲惫,便表示想先洗澡再吃饭。温弩乐颠颠就要去准备,步惊云却问道:“楚楚姑娘呢?还在庄里吗?”温弩道:“现在就在房里呢,小的去叫?”步惊云道:“不用了,你忙去吧。”他对聂风点了下头,便朝于楚楚的房间走去。聂风叹气,他可是身心疲惫,步惊云还是精力十足啊。聂风回屋没多久,温弩便搬来一个大浴桶摆在屋中央,然后一小桶一小桶热水往里倒,很快便满了。聂风试了试水温,示意可以了,温弩便关上门退了出去。解下头发,仍其如瀑布而下。聂风脱得□,莹白的脚踝跨进浴桶中,乌发留在桶外。一坐下,温水漫延到胸口处,聂风觉得全身的毛孔都似乎张开了,通体舒畅,舒服得直想闭上眼睛,脑袋都变得软趴趴了。聂风闭目养神,前世他就喜欢泡澡,每次都非得泡到手指都要起皱了才罢休。到了这里发现江湖人都,嗯,比较落拓,不是很注重这种小细节。他也就不好意思三天两头要求洗澡了。他这厢泡澡泡了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步惊云解决了一些事后,便在大堂等聂风用膳,结果等来等去不见人影。一想到聂风回来时,脸色不太好,他有点担心,终究还是放心不下径直去聂风房里找他。步惊云在门口轻敲几下,询问道:“风师弟,我可以进来吗?”聂风泡澡泡到连眼皮都没睁开,脑袋还是晕乎乎的,半天没反应过来。步惊云见许久没人回答,难道出事了?他急忙推开房门,呼喊道:“风师弟!”聂风刚正想回答,他人就冲进来了。聂风睁着一双湿润的眼睛看着他,眨了眨眼,没甚表情。我有的他都有,有什么好尴尬的。步惊云就没这么想了,跟聂风相处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般模样。几缕黑发浸在水中,或是紧贴着他白玉般的身体,黑白魅惑。那胸口的两点红缨,精致的锁骨像倒扣小碗,还有红唇吐出的气息,这一切都让步惊云不知觉地喉结一滚,忽然觉得有点热。本来水就有点变凉了,加之门外的夜风灌进屋子里,聂风忍不住举起手掩住嘴打了个喷嚏,偏细的手腕带起水声一片。这声响总算是惊醒了不知道游魂到哪里的云少爷。步惊云把脑袋转到左边,又转到右边,总之不去看水中的聂风,支支吾吾道:“我……我先出去了,你……小心着凉。”然后立马回身利索地关门,只是关门的时候不小心夹到手指,那一下响得聂风都替他喊疼。聂风起身,呼啦一下,如白莲浮水。慢条斯理地把自己擦干净,穿戴整齐后,向大堂走去。步惊云已经在饭桌旁坐着了,头低着,耳朵似乎有点红,见聂风来了更是略加局促。聂风坐下后,两人便开始安静地用饭,一时只听见碗筷碰击声。也没有讲究什么食不语,聂风吃到一半,问道:“对了,楚楚姑娘呢,怎么不见她出来?”步惊云顿了顿,道:“她在房间里,温弩已经把饭菜送过去。”看了眼聂风的脸色,想说什么又停住了。聂风不再说什么,直到吃完饭,将碗筷一放,看着步惊云,一字一句道:“明天我们就开始练习风云合璧。”末了又想想,握拳道,“我会努力的!”说完这些,他就淡定地回房了,聂风自觉废材一枚,但这点担当还是有的。步惊云惊得差点把筷子从手中掉下来,而后又傻傻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