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女爱上男
字体: 特大
颜色:          

  我为秦晴组装玩具屋的事情,并没有引起太大的风波,至少还没有达到能对我们之间的关系起到什么刺激作用的那种程度。

  因此,我和秦晴之间还是保持着以往的那种相见如宾的样子,这不由让我心生感慨,有人说泡妞之路堪比万里长征;要我说啊,如果要追的人是聪慧与美丽并肩的秦晴的话,那这段路估计都够西天取经走个来回的了。

  有人说人生本身可以用一段路来形容,并且这条路还处处都面临着选择,因为选择的不同,你会从一条路踏进另一路,不同的道路上会有不同风景,不同的风景会塑造不同的经历,不同的经历会产生不同的性格,不同的性格会决定不一样的人生,而这一切,都是源于那个时间段上的那个时间点里的那个选择。

  介于今年夏天我公司史无前列的创造了过百万的销售业绩,于是总部那边在季度大会上对我们上海分公司进行了肆无忌惮嘉奖。

  在这里有必要解释一下我们公司的状况,表面上看起来各地分公司同我们都是一家公司的,实际上我们之间却还有着竞争关系的,各地老总们的薪水也是依照当地分公司的销售额来计算的,销售量最高的那个季度奖金也是最高,亲兄弟都会因为财产分配不公而大起争执,更何况是那些本来就处于竞争状态的老总们呢?俗话说的好,佛争一柱香,人争一口气,其它分公司的老总们见我们上海分公司独揽了所有荣誉,心生妒忌,于是便起了挖墙脚的注意。

  高层之间没有硝烟的战斗最终导致了我们公司最近职位调动频繁结果,频繁到昨天还是管理层的经理今天就可能变成社会闲散人员,只因为那家伙起了叛逃到其它分公司的念头(公司有一条特殊的规定,凡是被公司开除过的员工,任何隶属于本公司的相关企业都不得再次予以聘用)。

  由于战况过于惨烈,为了防止战火烧到我的身上,我便养成了探听公司小道消息的习惯。

  这天,我一如往常那般来到公司,习惯性的跟前台的MM聊上两句,了解一下公司今天的天气状况,这不聊不聊不要紧,还真有一则大消息从MM口中抖搂了出来。

  “你说公司要扩大经营规模?这消息你从谁那听到的?”

  “是孙总亲口说的,应该不会有错!”

  我们公司是一家大型软件生产企业设在上海的分公司,主要负责江苏、浙江两省的具体业务,公司内部共有三位老总,他们分别是张总、李总,还有就是这个孙总,前面两个基本可以忽略掉,因为他们在公司并没有什么实权,早在我还没进入公司的时候就已经因为能力问题被总部的人给架空了,之所以还能呆到现在,完全是因为总部高层的其它董事们,念及这二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所以给他们一个拿退休金养老的机会罢了,也就是说从目前的情况而言,在上海分公司中最有话语权的就是这个孙总了,既然话是他老人家亲口说出来,那么扩大经营规模的事想必是不会有假,因为也只有他老人家才有机会接触这等机密的信息,但是为什么在消息没有公布的情况下,全公司的人都不知道,偏偏就让前台这位MM给了解到了呢?这就不得不让人斟酌一下这其中的内幕了。

  看来我过去那悠闲的好日子算是到头了,分析过了消息的准确性后,我忍不住摇头苦笑。

  扩大经营规模这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可一点也不简单,对于公司高层来说,有了这种想法之后,他们只不过需要象征性的开几个会议,设计一下所谓的发展蓝图,接着便是再象征性的来鼓舞一下我们这些底层的员工们,顺带着发布一些根本不可能完成的工作,然后他们便是拍拍屁股走人,继续夜夜歌舞升平,而我们却将因他们的一时脑热而背负起厚重的公文包,大街小巷的如同勤快的工蚁一般四处推销公司的产品,像过去那种朝九晚五的生活是肯定不会再有了。

  来到市场部,我连口水都没喝上,助理周凡便捎来了孙总有请的消息。

  打我进入公司以来,孙总还从来没有在早晨召见某人的习惯,而这一次打破常规的召见,也算是侧面落实了今早从前台MM那里得到的公司将要扩大经营规模的事情,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孙总还有什么理由会这样急匆匆的要见我。

  “小陆,你来了啊~”刚一进门,孙总就很热情的招待我坐下,并命令他那长相动人的秘书为我斟了一杯西湖龙井茶,这让我很是不适应。

  孙总不是要开了我吧?否则怎么会突然对我这么客气?有点暴风雨前的平静的味道。

  “呵呵,孙总您要是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能挺的住,您突然对我这么好,倒是让我有些不好意思了!”我如坐针毡,忍不住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恩?小陆,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怎么叫突然就对你好了呢?我以前可是也待你不薄啊!”孙总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对,是我说错话了,孙总您带我确实一直不薄,只是不知道今天突然叫我来是有什么事吗?”我梢了梢头,略显歉意,孙总这话说的不假,打我一进公司他老人家就对我一直很关照,否则我也不可能在进入公司不到两年的时间就荣升到部门主管,想到这里,我忐忑不安的心情也得到了些许放松。

  “这次叫你来呢。。。。主要是有两件事情想要跟你商量,征询一下你的意见。”孙总一本正经的样子,看不出他有在开玩笑。

  跟我商量?我奇了,公司有什么事情是需要跟我商量的?说的直接点什么时候跟我商量过?哪次不都是直接把我无偿的征用过去,这一次孙总竟然改换成了这么客气的语气,难道是真有什么大事情要在我身上发生?

  “呵呵,孙总到底是什么事啊?还需要征求我的意见,您都解决不了的事情我能有什么办法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现在拍马屁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你还别说,这事还真载你自己拿主意!”孙总笑了笑,显然我的马屁拍的恰到好处。

  “什么事?”我疑惑了。

  “只是工作上的一点事情。”

  “工作?孙总您交代吧,我一定认真完成。”我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孙总已经找到我了,那我是肯定逃不掉的,既然逃不掉,那还不如装回敬业的好员工。

  反正对于工作我早就看透了,总的来说无非就是那四句话。

  你接或者不接,它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你做或者不做,量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你愿意或者不愿意,它一直就在你的手里,不舍不弃;

  倒不如安心的接下工作做掉或者被它做掉。

  “其实也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情,主要还是公司上层的决定!”孙总笑了笑道。

  得,您这会儿说不困难,那就一定很困难啦!

  “事情是这样的,公司高层们前天开了一个会,具体就明年公司发展规划进行了讨论;经过讨论后,我们达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将会在近期对上海分公司的经营范围进行延伸,以江苏、浙江两省为基点,继续向内陆扩展,以求在两年之内,将公司的总体营业额提高25%到30%,为此公司高层们做出了一揽子人才培养计划,并成立了专门人才培养小组,计划要求:每一家分公司都必须派出至少一名拥有领导能力且对软件技术有一定了解员工加入到小组里面,进行为期半年的培训,我们上海分公司成立还不到五年,资源还有些匮乏,所以我经过再三考虑之后,觉得能拿的出手的人也就只有你了,小陆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啊!”

  首先,我必须承认孙总确实是个不错的说客,先是晓之以情,一进门的时候拿出平日里待我不薄来说事,接着便是晓之以理,搬出这是公司高层的决定,希望我能服从大局安排,尤其是最后的那一句‘小陆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啊!’这种绵里藏针的手段给了我不容拒绝的机会。

  也就是我了,家里有个秦晴这样聪慧的女子的平日熏陶,换做别人估计这会儿早就被孙总忽悠的头脑发热的冲上去把这个任务接下来了,秦晴常说世界上没有好老板,不要指望一个跟你没有什么特殊关系的老板会站在你角度去思考你的得失,因为世界上所有垄断行业的老板,他们所顾及的永远只是企业本身的利益,而不是为他创造这些利益的底层员工,公司裁员或者招收员工也都是以公司利益为主,如果牺牲一个员工的利益可以维护他自己的利益,那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牺牲员工的利益。

  既然老板不会去站在你的角度去思考得失,那就更别说老板在安排你工作的时候,会考虑你到底能从这份工作中赢得些什么了,他只会去考虑你做完这份工作之后会给公司带来什么利益;否则那些知名的外国企业中又怎么会传出把女人当男人用,把男人当牲口用的话来?

  所以秦晴不止一次的告诫过我,如果老板某天突然给我安排新的工作,一定要三思之后在做决定。

  牢记秦晴交代过我的,我三思完之后确认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而我的心中却奇怪的出现了两种矛盾的感情,一种是不想放弃这个机会,第二种确实有些害怕接受这个机会。

  “孙总,如果我接下这个活,需要更换工作地点吗?也就是说需要离开上海吗?”

  这是我最关注的问题,如果需要离开上海的话,那就意味着我需要离开秦晴,这并不是我想要的结果,现在好不容易跟秦晴的关系有了一丝进步,若是在这个时候选择离开上海,那么之前所做的努力就全都泡汤了。

  “那个。。。小陆啊,事情是这样的,介于这个计划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整个公司的未来发展而培养尖端的精英人才,而公司高层们认为必须要有个能接触到尖端技术的环境,才能培养出尖端的商业人才,所以经过讨论之后,大家决定将培训地点也设在海外!”孙总慢慢对我解释道。

  我心中有些气愤,我并不否认在软件研发方面国内的条件确实在有很多地方及不上国外,可是他们也把话说的太过绝对了把?什么叫必须要有个可以接触到尖端技术的环境,才能培养出尖端的商业人才,难道我们这些在国内成长起来的人不去海外镀层金就做不了人才了?放眼全球有多少贫民窟里爬出来的商业巨鳄?难道他们看不见吗?再者说从现实的角度出发,你要是把员工送到国外去了,人家有了更好的工作环境之后,愿不愿意回来还是两回事呢!一群目光短浅而且知识匮乏的家伙!

  当然这样的话我也就是在心里说说,虽然孙总一直都是以‘公司高层’来向我介绍这个计划的,但是我可不会忘记孙总本身就是高层中的一员!

  “小陆。。。。。你考虑的怎么样了?你是聪明人,应该明白这可是难得的一次好机会啊~”见我沉默不语,孙总以为我还在犹豫,于是忍不住提醒到。

  诚然,这确实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到海外镀金,这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机会?而此刻这样的好机会就摆在了我的面前。

  。。。。。。。。。。

  “对不起!”

  这三个字落下的同时,我似乎能听到孙总的叹息声也一同落下,尽管如此但我却没有一丝后悔,我第一次怀疑起控制人行动的到底是大脑还是人心,站在理智的角度上,任谁都不该放弃,可是我却拒绝了,,这说明控制我的不是大脑,而是我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