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随着一声惨叫,武林同道们都应声而来。在这片白雪皑皑的十月天,再次发生一宗惨剧——只见崆峒派的一名弟子胸前正中一标,并入肉很深,地上的鲜血染透了那寸土地,白雪皑皑的华山加上这满地的殷红甚是不协调。只见崆峒派掌门叶孤从死去的弟子胸口抽出那枚飞镖,希望能够通过凶器察觉一点线索,只是他对这枚飞镖没有半点印象。反倒是东方烈阳赶来,见到叶孤手拿那枚冷月镖,心中顿时一栗——莫非是……冷月?……

  “岂有此理,竟然敢在华山派里杀人,而且还在群雄汇集的少年英雄大会上,真不把我们华山派放在眼里!”华山派掌门唐胤怒道,立刻派华山派弟子四处搜寻可疑人物。崆峒派也广派弟子在华山派搜寻。只是搜索了很久没有半点可疑人的踪迹。“江湖已经平静了十年,莫非又要掀起一场血雨腥风?”东方皓把武林同道们的担忧说了出来。“阿尼陀佛……”少林寺众人除了叹息,还为逝去的崆峒派弟子念往生咒。唐胤叹道:“只可惜百晓门门主远在大漠调查,否则以百晓门的实力,必定知道江湖有何动乱……”

  十月天的沙漠并没有华山那般的优雅风雪可观赏,只是一片寂寥的黄沙。正当徐子易等人要折道而返,有几位蒙面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尽管对方来者不善,但是徐子易还是很谦恭地说道:“在下百晓门门主徐子易,未知几位大侠有何贵干……”这一身打扮,自然是要杀人的。只是他们没有说出口,而是实际行动起来。只见几位蒙面人行动迅速,手里握着不知名的暗器,投向徐子易等人。只是大家还没有看清楚那是什么暗器,却被刺穿咽喉而毙命。徐子易和几名弟子身手敏捷,躲开了对方的攻击。徐子易仔细一看躺在地上默无声息的弟子,全部都被金针刺穿咽喉毙命。“你们是北堂家的人?!”徐子易试探性地问道。但是对方依旧没有回答,只是来势汹汹地扑过来。“门主,你先走!由我们来殿后!”“不行!”徐子易不愿意在这个时候丢下他们。“北堂家的人只要一出手,还没有能够生还的。你是我们门主,要好好保住性命,将来为我们报仇!”徐子易感动涕零,没有多说什么,立刻使出轻功逃离而去。

  剩下的两名弟子也使出暗器功夫和几位蒙面人对决。只是他们岂会是蒙面人的对手?只见两名百晓门弟子被蒙面人躲过他们施发的暗器之后,和之前几名弟子一样,咽喉被金针刺穿,毫无生机地倒在茫茫沙漠之中。徐子易眼看着带来的弟子一个个被黄沙吞噬,心中甚是不忿。但是对面几位蒙面人武功高强,凭着自己的实力也难以对他们有所作为。几位蒙面人见到徐子易逃离,立即追击。只是徐子易轻功卓越,蒙面人追了几下就放弃了追杀。徐子易正当为自己脱离虎口而庆幸,顿时感觉后背一阵疼痛——原来蒙面人在追击的时候投射了几枚金针,正好有一枚打中了徐子易的后背。待徐子易逃离了那片大漠,见到在外接应的两名百晓门弟子,他已经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原来徐子易在带领大队进沙漠的时候,就已经留了两名弟子在外面接应,以便徐子易在沙漠里迷路,缺水缺粮时接应。两名百晓门弟子见门主脸色发紫,深知中了剧毒。顿时给徐子易点住几处大穴,不让剧毒攻心,然后给他服用青龙散暂时压住毒性,立刻带徐子易前往逍遥谷寻求神医医治。

  百晓门弟子不敢延误,经过他们一天一夜的赶路,总算把徐子易送到逍遥谷。“沈神医!沈神医!……”百晓门弟子声嘶力竭地喊道,只是舟车劳顿的他们已经喊不出多么洪亮的声音。“是谁这么吵啊……”沈神医扭动着他那肥胖的身躯,揉揉睡眼惺忪的双眼:“怎么了?”“神医前辈,求求你快点救我们门主!……”神医见到他们正是百晓门的人,救他们门主?徐子易?!顿时神医睡眼惺忪的双眼睁得炯炯有神,方才的困意也顿时全消:“快,快扶徐子易进房……”

  神医立刻为徐子易脱去上衣为他施针——只见徐子易全身泛紫,剧毒已经游便他全身。神医立刻用金针封住徐子易膻中,巨阙,百会等穴,暂时压制毒性,然后用金针在他手指尖施针。只见一点点深紫色泛黑的的液体从徐子易指尖漏出,徐子易泛紫的全身也渐渐回复肉色。

  此时徐滟心从逍遥谷下山闲逛,见到百晓门的人正焦急地在门外等候,便问道:“咦?你们不是和爹爹在大漠做调查么?”“门主在大漠受到袭击,现在神医前辈正在全力救治!……”“啊?!”徐滟心大惊,正要冲进房间看望徐子易,此时神医从房间里出来。

  “神医前辈,我爹爹他怎么了?!”言语间,徐滟心眼中饱含泪水。“滟心,不用担心,你爹爹已经没什么事了……”听到神医这句话,徐滟心才放松下来,门外的两名弟子也松了一口气。徐滟心走进房间要看下徐子易,但是却见他昏迷不醒:“神医前辈,怎么爹爹还没有醒过来?”“不用担心,是因为他中毒太深。虽然已经给他清除毒素,但是体内的残余毒素让他昏迷而已。迟点他就会醒过来了……”

  几天后,经过仙音和徐滟心的照料下,徐子易稍稍好转了起来。然而此时却祸不单行,又一噩耗传来:杭州,永州等几个百晓门大分堂被灭门。他们都是死于一种独门暗器,和伤徐子易的暗器完全一样。“啊!……想我百晓门三千门生,不料今日却……我枉对百晓门列祖列宗啊!……”说罢,徐子易喉咙一甜,一口鲜血涌泉般喷出,即时昏阙过去……

  又过了十数天,徐子易才艰难地离开病床。不过他的眼神泛着迷茫,对于百晓门被灭门之事依旧耿耿于怀。“岳父大人……”东方皓不知如何劝慰徐子易,但是亦想知道事情的始末:“岳父大人,你觉得伤你的人会是什么门派的人?……”“咳咳,依我推测,应该是北堂家的人……”徐子易瘦骨嶙峋的身躯羸弱地咳嗽了两声,是那般弱不禁风。接着徐子易讲述了这些年来江湖比较大的事情:中原四方分别耸起四大家族:浙江东方堡,湖广牧野山庄,西蜀冷月山庄,大漠流星堂。其中东方堡势力最为雄厚,门生遍布浙江一带;冷月山庄之人行事隐秘,鲜为人知。但能并为四大家族之一,其势力必然非同小可;牧野山庄是近半年前才建立而成,庄主虽然年方二十四,但是其雄才伟略非比常人;流星堂堂主北堂流星,率一众门生驻于大漠,为国坚守边疆。

  然忠君爱国的流星堂,如今却荼毒一众百晓门门生,这却是让徐子易百思不得其解。

  另一方面,东方烈阳在华山见到冷月镖之后,独自前往西川,看来是有要事见某个人。只见东方烈阳来到西门家的冷月山庄,便受到众多庄中的弟子阻拦。只见众弟子见到来人者赤发赤须,顿时仇视起来:“你就是东方烈阳?好啊,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今日你来送死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东方烈阳本来还一脸善意,如今见到冷月山庄的弟子如此傲慢无礼,心中无名火起,却也不客气起来:“就凭你们的实力你们觉得能够阻止我吗?!”双方剑拔弩张,正要开战,一浑厚的女子声音从庄中传出:“算了,放他走吧……”“冷月!我知道是你!今天过来,我是有事要问你……”只见东方烈阳诚心求见西门冷月,但是等了许久也不见西门冷月回复。“庄主叫你们走你就走,还磨磨蹭蹭干什么!”

  眼见东方烈阳就要被拒千里之外,冷月山庄门外的一名弟子说道:“东方堡主,你有什么事就说出来,让我为你传达吧……”“师姐!……”另外几名弟子很不理解那名弟子所为。“嗯,多谢你,残梦……”说罢,东方烈阳把自己在华山派见到冷月镖的事情告诉了残梦。“东方堡主,你先回去吧……迟点有消息我会通知你。”“好,那我就先告辞了……”

  等残梦走进冷月山庄,正要找个时机和西门冷月说清楚,西门冷月却回答道:“没有……”残梦暗暗一惊,原来刚刚东方烈阳的话她都听到了,并对此问题作出回答。“庄主,那……”“残梦,你太多事了!”西门冷月顿时喝住残梦。“属下知罪,属下先行告退……”

  原来东方烈阳和西门冷月曾经有一段感情。但是因为东方烈阳年少时寡情薄幸,冷落了西门冷月,最后两人不欢而散。而后东方烈阳后悔了却来不及弥补年少气盛所犯的错,又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另娶大财主李家李凝霜为妻。全冷月山庄的人深知此事,因此对东方家深恶痛绝,特别是东方烈阳。虽然这些年来西门冷月已经渐渐淡忘,只是庄中弟子却依旧抗拒,让西门冷月心中有不可磨灭伤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