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龙盗凤
作者: 金镶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接下来的几天,十三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撬开了申亦的嘴,听着他真假掺半的话,陷入了沉思。

  冷非鱼带着花秋来找他的时候,他还没回神,冷非鱼叫了他几次他才有了反应。

  “你怎么了?”冷非鱼蹙起眉头,心里隐约有了预感。

  十三指了指身边的位置,示意她坐下,思忖了几秒,语气淡淡的说道:“我们的父亲,当年是‘货行’的执行官,那三个大当家都得叫他师叔。”

  “和我们一个辈分?”

  冷非鱼促狭地笑了笑,现在他们其中一个成了自己的“长辈”,这还真够乱的。

  收回涣散的情绪,她正色说道:“然后呢?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他们……”

  想到冷辰旭和苗佛苓的异常,还有那栋别墅,冷非鱼紧张了。

  “不是。”十三摇头,“是父亲的师兄,他嫉妒父亲的才能,所以在师公还在世的时候,对我们家下了手。企图铲除父亲,独自霸占‘货行’,因为不敢惊动业内的人,所以他动用了外面的人。可笑的是事成之后,他却被自己的三个徒弟给灭了。”

  说到这里,十三戏谑地哼了一声,“其实父亲与他这几个徒侄关系很好,我们家出事的时候,他们还赶过来救命,只可惜……”

  咽回后面的话,十三的眼神黯了黯。

  “这些都是申亦告诉你的?”冷非鱼摒住了呼吸,不屑地说道,“人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只会拣对自己有利的话说。他把责任全推在一个死人身上,撇清了所有的厉害关系。”

  十三点头,“我仔细查过,这件事……不会错。”

  “是吗?”

  冷非鱼自嘲地笑了笑,他们等了十三年,好不容易找到了答案,却没了报复的目标。如同失去了生命里奋斗的目标,找不到继续下去的动力。

  十三笑了笑,将冷非鱼揽在怀里,柔声说道:“我看君无瑕那小子不错,你好好待在他身边。”

  “那你呢?”冷非鱼紧张地看着十三。

  “当然是守在你身边,”十三温柔地笑了笑,“大当家派了几个‘刺’到‘君子宴’,帮着君无瑕对付那几个老东西,我是其中之一。”

  “大当家到是挺照顾他的。”冷非鱼吃味地撇了撇嘴。

  见她唧唧歪歪的模样,十三好笑地摇头,紧了紧揽着她的手,声音呢喃地说道:“不管怎样,我们以后都要好好的,复不了仇,我们的人生还有别的更重要的事。”

  冷非鱼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嗫嚅地问道:“他们的尸体……”

  十三遗憾地摇了摇头,“找不到。”

  “没关系。”冷非鱼抬头,看着十三,无比认真地说道:“这个世界什么千奇百怪的事都会发生,没准,他们和我们一样呢?”

  说完,她冲十三眨了眨眼。

  十三抿嘴一笑,点头道:“是啊,没准,他们和我们一样。”

  冷非鱼缩在十三的怀里笑了笑,不管怎样,上一世的事已经彻底结束,当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她,会以“冷非鱼”的身份,好好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