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沈星蹲了下来,看着邵中衍,冷道:“你觉得你五位卫士如何,他们几位的伤可真是可爱啊。下次你带他们出来的时候,他们每个人都有着不同常人之处,瘸子或是猪头,估计这五残会是非常独特的。还有,这五种你选哪一种?”

  这时场外的陈姓导师暗叫不妙,想冲进来之时被武痴一把抓住,冷漠看着他,他无奈止步。

  看着沈星一个个地废掉他的卫士,邵中衍心里防线被攻破直至崩溃,跪在地上。看着近在眼前的沈星,右手无力地打向沈星。

  沈星一把抓住,用力捏着邵中衍的右手,邵中衍惨叫出声,也因为这疼痛,让他清醒起来,出声叫道:“我认……”

  沈星不待他说出认输便一拳打在他的嘴巴之上,生生地将邵中衍所说的话吞入了肚子里。

  邵中衍双眼瞪圆,嘴里冒出鲜血渗杂着几颗牙齿,他已经叫不出声来,只是瞪着沈星,满是惊惧。

  沈星将他踢翻在地,之后一脚踩在他的左脚之上,随着骨裂声邵中衍昏迷了过去。

  场外惊声连连,少有见过如此血腥场面,敌方打算认输了都不让,这种霸道的手段让一些胆小的人尖叫出声。

  陈导师紧张地看着沈星,他与雷霆城主有着不一般的关系,生怕沈星会将邵中衍杀了,到时自己也将会受到牵连。

  “沈星小子,爽够了就跟我入山吧,今天实在是爽快。”武痴对着场中沈星叫道。

  沈星站了起来,一脚踢开邵中衍,笑道:“是很爽快啊。”随后跟着武痴走进了山中,而后陈导师带着几位导师抢救邵中衍与几位大汉。

  外面围观的众人自此再也不敢多言,对于有着如此实力之人,实在起不了那个念头,多余的只是震惊与羡慕。

  几人越过穿过考验入门之地,来到了真正的究南山中,这才真正呈现出究南山的浩大与大气。

  群山争艳,各显特色,像是一座座殿宇,雕刻着各自独特的道痕,显现各自的韵味。主峰山脚一大片的平地,有着无数的院落等。

  主峰山体,一环一环的建筑,像是金定塔一般延伸而上。还有远处那些迷雾遮掩之地充满了魅惑,眼不可及之处也充满了未知。

  武痴对着两人介绍道:“这就是究南山,这也是南蛮之地几大武学圣地之一。这无边的究南山有着无限的机遇,有着无限的可能。”

  “周围的这些偏峰有七十二处,每一峰都有着不同的传承,也有一些是武院存放圣典神兵等重要物品之地。你们到里面后可以选择到哪一座偏峰去悟道,去听导师演讲,每一座山峰都有着导师坐镇,都有一些固定的时间去讲道。”

  “每次开山招生之时,也是那些峰主导师开门招徒的时候,这些峰主的徒弟可以入住偏峰,听从导师的安排,有着专门的试练,还可安心悟道。”

  “那些迷雾遮盖之地是一些险地或者武院的试练之地,专门提供给弟子历练等的城所。里面有着无数的际遇,有可能让一个人一飞冲天,也有时候有人丧命其中。有一些地方神秘得我们都没有探查清楚,那些地方便是禁地,就算是武院院长也不能走到尽头。”

  “主峰周边就是你们刚进来的弟子的居所,那里还有着大量修者所需的场地,演武场地、交易场所、藏书经阁等一些应有尽有。那里就是一个小世界,也不比外面雷霆城小多少,这几千公里的地方说不定你们逛几十年也逛不遍。”

  “而主峰之上便是整个武院的核心部分,一些外门弟子是无法靠近的,你们这些刚入门的也是不可以上去的。主峰里面是核心弟子的修炼场所,有着得天独厚的环境来壮大自己,到时候你们进入核心弟子时再一一感受。”

  武痴带着他们来到一边,再次召唤几只祥鹤,对着沈星三人道:“我们先坐祥鹤到主峰山下居所给你们找个好点的住所。我们武院代步的主要是这祥鹤和灰鸢等,灰鸢就是提供给刚入门的弟子骑乘的飞禽,祥鹤则是更高级别的弟子享受的。

  “一般这些飞禽不是自由使用的,院中那些弟子要使用飞禽就去申请,也只是为了去听导师讲解大道,然后回来还要归还院方。不过我让你们选一只祥鹤,算是我送给你们的见面礼,可以自由掌控。”

  沈星等人高兴地各自跃上一只祥鹤,谢道:“多谢武痴长老的礼物。”有如此神威的祥鹤,而且速度比一般飞禽快上不少,肯定比灰鸢强多了,所以几人非常高兴地接受了这份礼物。

  阿牛高兴大叫,道:“有这祥鹤相衬,我阿牛更显威武啊,哈哈哈。”

  左相延也笑道:“有这祥鹤,高飞于空,确实很是舒爽。”

  随后武痴带着三人飞向居住之地,祥鹤展翅凌空飞起,大有群山匍匐脚下,祥云和伴左右之感。

  不一会,祥鹤带着他们风驰电掣来到了一片居住之地,武痴指着这一片,道:“这一片都是今年入门弟子的居所,你们各自挑一间吧,现在考验还有两天时间才结束,所以现在基本上是没人住的,你们随便挑。”

  “还有,祥鹤这次是受我之令载你们到此,以后可能不会这么顺利,除非你们有着令它折服的力量。你们得和它培养好感情,让它当你是朋友,这样才会让你们跃在身背。如果有什么事,可以去这边的刑堂让里面的人传达给我,就送到这里,我先走了,后会有期。”武痴补充完后便脚踏祥鹤,飞天冲去。

  三人辞别武痴长老,便看向众多住所,求找得意的住处。

  最终三人统一选定一个湖边的别院,那里环境优雅,使人心神安宁,这种地方更让人与道合。微风轻拂戏垂柳,游鱼乐水伴清荷,流莺亭角唱青歌。

  如此美景,实属上佳之所,沈星等人已经迫不及待地冲到门口。可是此时大门紧闭,阿牛上前用力一推也没有推开。

  “武痴长老不是说没有人的吗,怎么门是关着的,那我们怎么进去啊。”左相延不解地道。

  “也许有有特殊情况,我们叫一下看有没有人。”

  “里面有人吗?没有的话我们就破门进去咯。”阿牛在外面大声叫道。

  就在这时,里面传出轻盈脚步声,门被打了开来,里面的人走了出来,与沈星三人相对。

  沈星等人眼前一亮,面前之人是一个惊艳的少女,大约十八岁左右,秀气动人,倾城倾国之貌让沈星都有那一瞬间的目炫,左相延也还算自如,毕竟心里有朝暮相思的女孩。

  阿牛看着面前白衣胜雪,长发飘逸的少女,他已经不能自如,特别是那少女倾城之容貌,让他差点惊呼出声。

  “多有打扰,非常抱歉,我们以为是没人居住,所以……”沈星对着少女道。

  “这里已经有人了,请回吧。”少女脸色淡然,似乎不属凡尘。

  “那我们到湖的对面住吧,那里也是一样。”阿牛傻笑着道。

  “告辞!”沈星带着两人转身告辞,往湖对面走去。

  少女也转身关上了门,冰冷神色不带一丝表情。

  对面的那个院落没有人居住,他们破门而入,走了进去。里面是三间房子一套的院落,正好适合他们三人居住。三人选了房间,放下包袱,收拾好行李之后一起坐在院子石桌上。

  阿牛看向对面院落的方向,道:“老大,对面那个仙女真是美啊。”阿牛一直在赞着对面的少女,口水都流了一地。

  左相延鄙视着他道:“还说什么傲立万古,就对面一位少女都可以把你折服了,你如何去傲视哦,自恋狂!”

  “自恋狂!”沈星也点头打击道。

  阿牛不以为然,道:“哥们,在有外人的时候麻烦给个面子吧,现在随你们怎么说。不过那美女真是美……”

  “我们隔岸相望,也算是邻居了,我们应该和邻居打好关系啊。”

  “晚上我们去打听那个美女叫什么名字好不好?如此佳人,不能错过啊兄弟。”

  沈星两人掉过了头,这厮实在是……

  沈星打断了阿牛嘀咕不息的言语,道:“我们刚到此地,对这个地方陌生得很,我们现在首要的便是要先适应环境,然后就是与祥鹤搞好交情,能早日站在它的身背之上,遨游天空之上。”

  “不错,我们先驯服祥鹤,傲然空中,万众瞻仰。”阿牛神往,出口呼道。

  “趁现在有时间,我们现在就出发吧。”对于新环境,左相延也充满了好奇。

  “好的,我们出发。对了,包袱里有伍伯留下的一包星晶与银两,我们带出去看有没有需要品。”沈星起身叫道。

  外面大多是独行者转多,每人都是匆匆而过,努力将时间压得紧紧的,生怕错过什么。这就是竞争,你停下一步别人就追上来将你甩掉。

  所以都是一群赶路的人,走了这条没有后退的路上。就算旁边有万千艳丽,也难以驻足观望。得到的越多,就想要更多。这便是人的追求,永远不会休止,永远没有尽头。

  彼岸只是一个虚幻的名词,谁也没有见到,没人能踏足其中,就在这争渡的路上已经在沉沦消亡。

  求不得,放不下!

  看一下自己的字数!六万了,但那点击推荐,可怜!有没有帮忙的,我很郁闷啊……票票呜呼哀哉!给点收藏也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