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一道清风拂面,唐枫乘风而来,淡雅的黄袍和头顶上素白的逍遥巾随风轻灵地摇曳着。只见唐枫双脚轻轻地落到擂台之上,然后手持的霸王枪重重地砸了下去,顿时擂台不安分地摇晃起来。擂台上的主持人和朱鸣顿时一惊,把内劲聚于脚底,才惊魂未定地站稳在讲台。“呼……”主持人为自己站稳在擂台上表示舒了一口气,然后继续洪亮地说道:“比赛开始!……”

  阵阵萧杀的风掠过朱鸣那战战兢兢的脸庞,额头上的冷汗顿时被风干。方才唐枫把霸王枪往擂台上一拄,就是给朱鸣来个下马威。“喝!……”只见朱鸣先行大喝一声,抡着双锤冲向唐枫,期待用自己的蛮力能够把唐枫击下台。朱鸣手中的双锤雷霆万钧般朝唐枫砸去。朱鸣感受到自己的双锤并没落空,正为之沾沾自喜之时,却见唐枫一只手提起霸王枪,架住朱鸣的双锤。“怎么可能?!……数百斤的破天双锤竟然被这乳臭未干的小子一只手架住了?……”朱鸣正暗忖之时,唐枫一把架开朱鸣的双锤,然后拦腰一枪朝他扫去。朱鸣反应不及,一把被霸王枪扫下擂台。

  “霸王枪唐枫胜!……”待台上主持人一声令下,台下顿时沸腾四起,皆为唐枫的胜利喝彩。“霸王枪果然名不虚传!……”台下唏嘘声,赞叹声,接连不断。“霸王枪……呃。”台下的朱鸣此时才想起这看似弱不禁风的唐枫,手中的武器可是西楚霸王曾用过的神兵,净重一百二十九斤的霸王枪!难怪上百斤的双锤,能够轻易被他架住。朱鸣深刻体会到,刚刚与唐枫的一战,他并没有使用内力,而是完完全全用自己的神力战斗。想到这里,朱鸣不禁对这文弱书生般的唐枫投射敬佩的眼神。

  唐枫战毕,便朝南宫牧野的方向走去,并恭恭敬敬地拜见南宫牧野和杜万千。“唐少侠,久违了。不料此番再见,你的武功可是精进了很多啊。”南宫牧野称赞道。“呵呵,南宫庄主谬赞了。”唐枫很谦虚地答道。“唐少侠,这次盛会,杜某是非常看到你的啊……”杜万千对唐枫的表现也是称赞有加。“下一场,承影剑李承影对春秋笔陆文渊……”此时,台上的主持人发话道。“弟子这就上去了……”此时南宫牧野背后的李承影冷冷地说道,接着绕过唐枫身边说道:“你,不准这么早落败。”说完,李承影奋力一跃,一把跳上擂台。“哎,唐少侠,请见谅……”一旁的南宫牧野向唐枫致歉:“承影这孩子,就是这样孤傲……”“文渊,加油!……”洛笔生向陆文渊打气道。“嗯!……”说罢,陆文渊头顶的逍遥巾笔直地飘起,待逍遥巾平伏下来之时,李承影和陆文渊两道身影已经交织起来。

  只见陆文渊手中的春秋笔舞动得错落有致,一招一式之间依稀带着点点书香气息,正是以书法融入武功之中。“暴雨潮!……”陆文渊突然间一跃而起,奋笔疾书在天空中挥舞着春秋笔,点点墨水从春秋笔中洒落,如同暴雨来袭般密布的暗器直冲李承影。“月华倾泻!……”李承影轻挑承影剑,一把扫开陆文渊的攻击,那点点暴雨梨花般的攻击,顿时被李承影四两拨千斤。“乱山点!……”紧接着陆文渊俯冲而下,挥舞着春秋笔凌空而下,连环三式朝李承影攻去。“月移星换!……”李承影又是一式四两拨千斤,卸去陆文渊的攻势,紧接着使出“月满森寒”一式,承影剑散发出来的剑影顿时笼罩着陆文渊。没人知道发生什么事,只是一声惨叫后,陆文渊被击下擂台。“承影剑李承影胜!……”

  “啊!……这是失传已久的幻影剑法!……没想到李承影年纪轻轻,既然学会如此博大精深的武功,并且如此纯熟强劲!……”李承影把陆文渊打下台后,台下的武林人士接纷纷赞叹李承影,杜万千也不禁称赞:“啊哈,不愧是南宫庄主的弟子……”杜万千借李承影称赞南宫牧野,南宫牧野只是相视笑笑,沉默:这套剑法虽已经见李承影耍过,只是剑法透露出来的阴森之气,承影已经有点走火入魔了吗……

  “李兄,好剑法,陆某佩服!……”台下的陆文渊站起身来,毕恭毕敬地向台上的李承影作了个揖。台上的李承影高傲地俯视着陆文渊,也做了个揖,然后就悄悄然地大步迈下台了。

  擂台上的比试一场一场地过去了,一直没有一场比得上方才承影剑和春秋笔之争。李承影和唐枫一路披荆斩棘,过关斩将,不遗余力地迈上了总决赛。

  “哼哼,霸王枪唐枫,你没让我失望。”擂台上,李承影既冷傲又敬重地对唐枫说道。“嘿嘿,李兄也不错,剑法超群……”唐枫附和道,并假意地喘了一口大气,一跃跳上擂台。“霸王枪唐枫对承影剑李承影……”台上的主持人如释重负地喊完唐枫和李承影的名字,因为这已经是最后一场了,他也终于可以休息了。

  正当唐枫还寻思着如何应对最后一战时,李承影的承影剑已经入疾风迅雷般攻来。那如幻如花的剑法让唐枫看得眼花缭乱。尽管如此,唐枫轻拨霸王枪,使出飞虹枪法第一式——赤血,立即打散李承影的剑法。李承影见此,虽然心中不忿,但是见到唐枫的实力,心中还是暗暗称赞。只见李承影顿时后跳两步,重新凝聚内劲于承影剑,继续冲向唐枫。

  只见李承影迅捷如雷冲过来,唐枫当机立断先发制人,一股内劲注入霸王枪砸向李承影:“力拔山河!……”只见唐枫这一式力拔山河有着千钧之势,被砸中之人非死即伤。唐枫已经顾忌到霸王枪的威力,已经留力不少。只是霸王枪的重量,保持着千钧之势的威力。李承影见此,并没有识时务地躲开,而是一鼓作气继续冲前,使出月换星移一把卸去唐枫的枪劲,并一剑刺向唐枫心门。

  只见李承影的承影剑迅捷如雷,唐枫顿时退了几步。然唐枫已经靠近擂台边缘,退无可退。顿时右挪两步,偏出李承影的剑锋,正是逍遥游步。这一年来,唐枫在逍遥谷的修行在擂台上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了。只见唐枫紧接着一式“霸王回马”朝李承影后背砸去。

  李承影见势,慌忙的反手剑格挡住霸王枪的攻击。然而霸王枪的力劲,依旧把他扫退了好几步。唐枫乘胜追击,手中的霸王枪梨花带雨地攻向李承影,霸王枪原本的数百斤重量,此时在唐枫手中仿佛一根树枝而已。转眼间唐枫手中使出十数招枪法,急逼得李承影节节败退。唐枫此枪法正是飞虹六式的“金曦”一式,疾如狂风的枪法在阳光的映衬下如同召来一轮金日,让对手看得是措手不及。李承影见势,急转剑法,手中的承影剑凌厉且饥渴地斫向霸王枪。相比之前的幻影剑法,李承影的这路剑法威力有过之而无不及,空中残留承影剑的剑影弥漫着点点萧杀的霸气。局势顿时被扭转,唐枫被逼退了好几步。唐枫顿了一顿,右手扭过霸王枪,换了一路枪法迎战,正是转“金曦”化为飞虹六式的第四式“绿杀”。只见唐枫手中的霸王枪凝聚起了厚厚的内劲,古铜色的枪身泛着点点绿光。“喝!……”只见李承影大喝一声,手中的承影剑直刺唐枫。唐枫也不示弱,举起霸王枪刺去。只见承影剑的剑尖和霸王枪的枪尖稍稍触碰,紧接着一股强大的气流从之散发,如同飓风横扫之势。

  擂台旁的主持人被这股气劲吹得闭上眼睛,台下的武林人士们也为之纷纷合上眼睛。待台上的飓风肆虐完毕,只见台上主持人和李承影威风凛凛地站着,而唐枫已经潇洒地提着霸王枪在台下。主持人不明所以,不过既然唐枫被逼下擂台,则算失败:“承影剑李承影胜!李少侠是本次兵器排行榜盛会的第一名!……”主持人声若洪钟,鼓舞得台下武林人士们也热情高涨,纷纷为李承影祝贺,唯独唐枫,依旧满面春风地背对着李承影,提起金光灿灿的霸王枪朝门外离去。李承影迎着喝彩声,眺望着不远处的唐枫的背影,冷傲的双眸中流露出一丝敬佩之情。

  临走之前,东方未明的一番话点化了唐枫:此次兵器排行榜之争,参加了解世面是不错的。若是想撇除虚名,只需和对手点到即止,不必卯足劲……唐枫不知不觉已经战到了最后一场,不禁有点胆战心惊:论武功,虽然李承影的幻影剑法实属一流,只是我的飞虹枪法是非常有自信战胜的。但是若一不小心赢得兵器排行榜第一位,届时违背了爹爹与世无争的理念,受到江湖人士的挑战骚扰,影响父母,乃大不孝也。

  唐枫乘风潇潇洒洒地离开天机门没多久,前路便被一人拦住去路。至于此人是谁?且待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