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系里?羽墨扫了系里一眼,凝剑中期?上一次他看见系里时,貌似系里才荡剑中期。微微眯下眼睛,莫非是上一次他在大地妖熊那儿那倒了什么东西?

  感觉到羽墨的疑惑,系里淡淡一笑:“这就是我上次在大地妖熊手里夺到的东西的功劳,不过因为这东西牺牲了家族的两个长老……”说着系里脸上不由的升起了一丝愧疚,不过也是稍现即逝。

  别人的秘密,羽墨可没有什么心思打听,当然敌人的除外,而系里还不能成为羽墨的敌人,或许还能成为朋友,所以羽墨自然不会傻到去询问系里的秘密了。

  “看你的样子应该也是来水月塔找材料的吧,你师傅也真是的,也不亲自带你来。”系里微笑的道,他手指向一个方向:“走,跟我来吧,我让你了解下,什么是水月塔。”

  “水月塔分为十五层,每一层除了给人欣赏下水月峰的风景外,还有一个用处。”系里半开玩笑的道,水月塔位于水月峰的中间部分,其高度可已经使人观看到整个水月峰的全面,不过没什么人能上的十五层,所以这欣赏两字才系里最终冒出自己跟玩笑无异。

  “这里是水月塔的第一层,你看那里。”系里说着,手指向远处的第一胡同里,不过这胡同里却有许多来来往往的人,只见有个人走到胡同的死角,突然人影一闪,消失了,而另一个人也向死角走去。

  羽墨微微眯了下眼:“传送阵?”

  淡然了扫了羽墨一眼,系里笑道:“没错,就是传送阵,这十五层楼都会布有六至七传送,每个传送阵都链接一个充满异兽的森林,在森林里面就可以寻找你所想要的材料了,我们现在遇到的第一个传送阵是属于靠森林最远的传送阵,一般进入这传送阵里后是不会遇到异兽的袭击的,而我们越是升入塔里遇到传送阵所连接的地方就更加的危险。”

  “这塔里所连接的出口是在哪里?”既然有传送阵,羽墨就自然的联想到了出口,如果这出口离这里远的话,那水月塔不就成为了一个逃生的出口了?就算是整个水月峰被人围住,那么水月弟子们不就可以这着东西逃跑?在这水月峰里,有这想法的恐怕也就羽墨一个人了,其他人根本不会想水月峰会被人围住,因为在西北大陆这片地方,能威胁到独罗宗的实在太少了。

  听到羽墨的疑问,出奇的系里摇了摇头道:“这座塔,据说在几亿年前就有了的,而这传送阵人们也只知道能传送有异兽的森林里,但没有知道到底出口是在这世界上的哪里,而且水月峰有规矩,每名弟子都进入传送阵后,只要超过一个星期没回来,那名弟子就会被认为死亡,就算是活着回来,水月峰的人也不会在让弟子继续在水月峰呆下去,这就是水月塔里的规则,所以就算弟子们想要知道这出口在哪,也是不可能的。”

  羽墨愣了下,水月塔还有这种规则?如果这条规则可能是为了保障水月弟子的安全,羽墨也就默然了,为了保护弟子的安全设出这种规则也是理所当然的,谁愿意让自己的弟子死呢?

  “羽墨,你是三代弟子吧?”突然系里询问道。

  羽墨点了点头,目光望向传送阵,他对于传送阵里边的出口还是有些好奇的。

  系里见到羽墨神不在焉的举动,不由一笑,他第一次进来的时候也是这样:“为了报答你上次的救命之恩,我还是跟你说告诉你一些吧。”

  “据我师父跟我说,这水月塔的第一层最厉害的就是些四阶巅峰的异兽,而第二层则是五阶巅峰,那么这第三层我就不多说了”系里微微一笑:“这些层数正好是对应着我们的身份和实力,四代的弟子大多都是凝期的修真者,所以只能存在第一层和第二层之间,而第三代弟子则有权利进入四代弟子不能踏入的第三层,那是因为第四代弟子此刻大多都是一些婴级人物能对付得了第三层异兽,而你却不同,你是直接被天瑕子收为徒成为第三代弟子的,所以就算没有婴级实力也能去第三层,但我提醒你,第三层的异兽并不想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说着,系里不由得便正经了。

  闻言,羽墨再想起刚刚那名长老的话顿时恍然了,要羽墨这金丹的实力却对付一些六阶异兽,那可是些相当元婴期的怪物啊!金丹对上元婴,最终结果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

  如果不是系里提醒的话,羽墨恐怕就算不死,也得在床上带个一两个月,想到这,羽墨不由的有些感激系里了。

  “多谢你的提醒,我会注意的”羽墨对于系里露出了真诚的笑容。系里也笑了:“好了,我师傅叫我来取一些草药回去,我就先告辞了!”说完系里扫了羽墨肩膀上的媚妖一眼,嘴里蠕动一下,仿佛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说出口,一转身就消失在墙角处。

  望着系里消失的背影,羽墨露出了一丝笑意,目光落在肩膀上的媚妖。

  媚妖仿佛知道什么,冷冷的扫了羽墨一眼,双手抱胸挺了挺高耸的胸部道:“别打姑奶奶的主意,要打你去打,打不过也别叫我。”说着媚妖轻哼一声倒头就睡,也不去理会一边目光变的直勾勾的羽墨,媚妖的不时发出的妖媚感实在太重了,况且还考羽墨这么紧,羽墨想不被影响都难。

  晃了晃脑袋,羽墨回过神,压下躁动的心,脸上不由的露出一丝苦笑,对于元婴级别的异兽羽墨还没遇过,本来还想让媚妖出手帮下忙的,现在看来别想了。

  目光落在头顶,羽墨调整好心情,继续上路了。

  第二层塔的人比第一层的要多上一些,应该是因为丹级的修为比较难突破,所以停留在丹级的人比较多,导致第二层水月塔的人数变多吧。

  环顾下四周,羽墨发现了一个传送阵,不过这个传送阵道有些奇特,直接摆放在第二层的醒目部位,而且上边还差着一只小牌子,上边写着“万兽牢”。

  看着这三个字,羽墨顿时来了兴趣,什么叫万兽牢?是否里边有万种异兽?如果是如此的话,那就好玩了,想到羽墨不由的向万兽牢走去。

  看着近在咫尺的传送阵,羽墨愣了下,只见一个大汉挡住了羽墨的去路。

  后退几步,羽墨这才看到了大汉的样子。

  大汉脸上布满了一道道的伤疤,手腕上带着一个蓝冰色的手腕,手腕上布满了条纹,看着手腕的气息,恐怕这应该也是见亚灵器防具,莫非是来找麻烦的?这样想着,羽墨不经意间撇到了大汉道袍上的两道深蓝色渡边,长老?

  “这里是万兽牢,闲人勿进!”大汉也不看羽墨一眼便大声一喝。万兽牢?那是什么?羽墨扫了大汉一眼,心里疑惑道。

  “那傻子,居然自己去万兽牢,哈哈,看得我都肚子疼。”一边围观的人见羽墨的呆愣样,顿时笑出了声。

  另一个人也跟着起哄:“哈哈,是呀,就一傻子!”

  这下子第二层的人哄堂大笑。

  有些人对羽墨露出了怜悯有些人则是嘲弄,没有一个人接近羽墨告诉他原因的。

  羽墨心里升起了一团莫名的怒火,但这也没办法,谁叫自己对水月塔一点也不了解呢?

  环绕四周,羽墨目光落在一边的梯子上,缓步而上。

  四周的人间羽墨的举动后,纷纷一愣。

  “这家伙又犯傻了,居然上第三层,就他那境界!哈哈……”

  见有一个人当出头鸟,众人再次大笑起来,看这小子应该是气昏头了,居然上第三层,这时他们纷纷心想:这家伙等一下一定会被长老赶下来。

  过了一会儿,众人的笑声有些小了,怎么他还没下来?

  有个人偷偷的找了过去,目光落在第三层的长老脸上,顿时一愣。“他是第三代弟子!”一声惊呼响起,那些原来还大笑的修真者顿时就如同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要笑也不能笑,表情古怪之极。

  大笑过后的第二层塔里变得鸦雀无声了。

  进入了第三层,羽墨回头望了下鸦雀无声的第二层,不由露出了一丝笑意,也不理会他们。

  羽墨刚一进第三层,他就感觉到几道隐秘的灵识,是元婴期的灵识,羽墨微微一皱眉,如果自己不做什么反抗的话,恐怕以后自己就会被这些人看低,最终导致他成为这些人一直的监视对象!这是赤裸裸的挑衅!

  嘴角冷冷的勾起,羽墨的灵识霎那间从天灵盖覆盖住自己的身体,当别人的灵识出现时,羽墨的灵识就进行攻击!

  虽然羽墨是金丹期修为,但那元婴期的灵识可不是摆设!

  脑袋刺疼了一下,这是灵识碰撞的结果,感觉到对方收回灵识,羽墨淡淡一笑,也不去理睬,收回自己的灵识后,继续缓步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