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长空破日!……”只见西门冷月手中的长剑挥舞得如同一朵莲花,攻向要对冷月山庄弟子不利的血煞教弟子。西门冷月直刺凌霄,然后破空而下,借助冲劲剑法的威力大增,一瞬间便有两名血煞教弟子被斩杀。接着西门冷月附身下倾,提起长剑拨起一片黄沙拂向血煞教弟子,长剑接着挑起,紧随其后。黄沙的飞溅和长剑的飘逸速度几乎是同时的。正当部分黄沙打入血煞教眼睛之时,他们还来不及揉去眼中的沙子,他们的腰间便已经承受了西门冷月那不可磨灭的剑伤,生命永远停止在那一刻。

  “西门冷月……不愧是四大家族之一的首领!……”古清仞在一旁见到西门冷月的战斗力,不禁为敌人赞叹道。换做正常人,中了蚀骨散,只需片刻,全身便会溶成一滩血水。然而西门冷月中毒至今已经超过一炷香的时间,除了面色泛紫,仿佛和正常人无异!而且还能斩杀十数名血煞教的精英弟子!可想而知西门冷月的内功,武功是那般超凡入圣……但是赞叹归赞叹,西门冷月始终是古清仞的敌人,为了不让血煞教伤亡惨重,古清仞没有再袖手旁观……

  古清仞打了打手势,意示破浪和自己一同攻向西门冷月。西门冷月双眼布满血丝,感受到有两股强大的气劲席卷而来。她知道是古清仞和破浪攻过来了,立马持着长剑,仇视着他们两人。古清仞两人见到西门冷月的寒威逼人,自己不禁战栗了一下。只是一瞬,一股风沙在古清仞两人面前骤起,紧随着的是一股强劲的剑气!古清仞和破浪都惊呆了,因为这股剑气的速度是他们难以置信的!尽管如此,他们都尝试了躲避。很幸运地,他们不同其他血煞教弟子,被拦腰截断,然而手臂都因此负了深深的剑伤。西门冷月已经全身冒着冷汗,而且汗水已经是黑色的了。她回过头,自己的弟子仅剩下飞星和另外两名弟子,立刻冲上前,飞出几枚冷月镖攻向血煞教精英弟子。那些血煞教弟子是有反应过来,但是面对西门冷月的攻击速度,却是措手不及。仅仅是三枚冷月镖,却是瞬间贯穿了九名血煞教弟子的身躯。

  “怒心诀∽心怒·剑激!……”西门冷月剧痛的右手举起长剑,使出心剑神诀,横扫攻向飞星三人的血煞教弟子。血煞教弟子都被西门冷月的神威震慑住了,迟疑地停下追赶的步伐。西门冷月的双眸溢出血液,她因为蚀骨散的毒性已经失明了。“杀!不能让冷月山庄的人离开!……”古清仞痛苦地按着左肩方才的负的伤,对血煞教弟子们发号施令道。听到古清仞的命令,一旁的破浪和血煞教弟子们唯唯诺诺地冲上前,包围住了西门冷月,仅有几名弟子紧追飞星三人。西门冷月静静地感受着四周的环境,她听到了远处有脚步声渐渐变小,听到飞星等人渐渐离去,放心地提起长剑,凝聚起体内仅剩的内劲于长剑之上。顿时长剑放出冰寒,绽放出淡蓝色的光芒,这是西门冷月凝聚的内劲!

  “长生不灭!……”这是西门冷月最后的一次攻击。她手中的长剑划出数丈宽的月牙形剑气攻向古清仞。以古清仞的轻功要躲开这一击是没有问题的,只是包围住西门冷月的血煞教弟子众多,若他使出逍遥游步迅速离开,包括破浪在内,必然会死在这剑气下。“五丁开山!……”古清仞大喝一声,一马当先使出推山手挡住西门冷月的攻击。“啊……”使出浑身解数,古清仞毕竟是挡住了西门冷月的最后一击,只是双手被那股强大的内劲震得麻痹,不听使唤地颤抖着。

  “……”呼啸的风沙渐渐地平息下来。古清仞众人凝视着西门冷月,只见她双目紧闭,长剑拄地,俨然已经没有半点气息。直至生命终结的一刻,西门冷月依旧是高昂地站立着,倚仗着自己的血肉之躯挡住古清仞等人前进的方向。蚀骨散并没有将西门冷月溶成一滩血水,这是因为西门冷月最后一刻用内劲冲散体内筋脉,让自己尸身保存完善。

  “……”古清仞凝视着西门冷月,双眼不禁迷离,心中充满敬意。尽管他和西门冷月是敌对的,但是区区一个女流之辈,武功能有如此造化,为了弟子能够如此坚韧,纵使身中天下第一剧毒——蚀骨散,也依旧能如此大放异彩,古清仞双眼投放出对她的敬意,下令道:“众血煞教弟子听令,带西门冷月遗体回教!……”

  古清仞回教后,将西门冷月遗体装入檀香棺木中表示敬重。古清仞正要把西门冷月的佩剑也一同放入棺木时,破浪阻止道:“教主,西门冷月的长剑非同凡品,乃由天山寒铁制成,锋利无比。早在潜伏冷月山庄之时,弟子就觊觎此宝剑了……”古清仞清晰地看到破浪的双眸是那么深邃。起初有点反感,但是想到破浪潜伏冷月山庄多年,功不可没,于是把西门冷月的佩剑赠与破浪。西门冷月的佩剑名为冷月刀。虽名为刀,然而使用的却是剑法,适合破浪的快剑。

  冷月山庄,依旧诡异而且宁静。

  “飞星,这是怎么一回事?!……”飞星伤痕累累,衣衫褴褛地赶回冷月山庄,诡异的平静被他打破了。残梦和月影见到飞星的样子,急切地问道。飞星扯着嘶哑的嗓子,悲伤地讲述了在西域所发生的事情:破浪原来是古清仞一早布下的棋子。在破浪第一天加入冷月山庄之时就已经图谋不轨;西门冷月身中蚀骨散,为掩护自己安全离开一人挡住了血煞教的追兵;原本还有两位冷月山庄的精英弟子因为负伤过重身亡,此次西域之行仅剩自己一人活着……

  “……”残梦和月影听到消息后,顿时木讷了,其他冷月山庄的弟子也静了下来。紧接着,全体冷月山庄的弟子都跪了下来,悼念西门冷月。不一会,残梦咆哮道:“破浪这个败类!亏师父待他恩重如山!不将他千刀万剐誓不为人!……”说罢,月影提着剑要冲出冷月山庄,其他弟子也跟着起哄。“冷静点!……”残梦吼道。“现在这个时候我们需要冷静!既然师父等人都遭逢不测,你们如此贸贸然行动更加会被一网打尽!”此时残梦作为大师姐,展现出大师姐拥有的威严和镇静。“对了……”此时飞星从怀中掏出一枚令牌:“师父在最后一刻,交予这枚令牌给我,命令我一定要将它交给大师姐,让她执掌冷月山庄……”说罢,飞星恭恭敬敬地递令牌给残梦。残梦颤颤巍巍地接过令牌,凝望上空,叹道:“师父,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紧接着高举令牌,号召道:“全体冷月山庄弟子听令!今承蒙师父不弃,委以重任,我定当竭尽全力,统领好冷月山庄!……”

  过了几天,残梦正式就任冷月山庄庄主,一贯低调的冷月山庄的就任仪式并没有大张旗鼓,她们也并不想大张旗鼓,让西域之行惨败而归的消息传出去。此时飞星经过这几日的疗养,身体已无大碍。当日清晨,他正要踏出冷月山庄四处逛逛时,一副檀香棺木映入他的眼帘。那副棺木散发出来的淡淡檀香,让飞星感到一股诡异的气息。飞星一掌推开棺盖一看,里面并没有暗器蹦出来,而是躺着一个人——西门冷月!……

  残梦等人正要为西门冷月建立一个衣冠冢,不料她的遗体被人送了回来,不用多疑,必然是血煞教将西门冷月的尸体送回。飞星有点难以置信——作为敌人的血煞教,竟然将西门冷月的遗体送回;身中蚀骨散剧毒的人,应该全身化为一滩血水才是,然而西门冷月的遗体除了皮肤泛紫,双目溢血失明,保存得尚是完整。不过无论如何,作为徒儿,能为伟大的师父送上最后一程,尽忠尽义,就已经是值得安慰的事情。

  冷月山庄的弟子隆重地为西门冷月下葬。尽管看起来她是一个冰冷的中年女侠,但是冷月山庄的弟子彻头彻尾地知道,她对弟子们的恩情,如同母爱般伟大。尤其是飞星,一直铭记当时在西域时她挡在自己面前的那个背影,是那么坚挺。站在她背后的那份安全感,是前所未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