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窗外的树真美,这是唐皖看了一下午窗外的风景得出的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她今天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不愿意去看书,更不愿意去听班级里有关沈野逸的议论。

  “呦,咱逸哥真厉害,咱班班花孟雅安和3班班花褚媛媛都被你拿下了啊。”于超猛拍着正面无表情的沈野逸的肩膀说道。

  “于超,现在是自习课时间,回座,保持安静。”孟雅安站在讲台上说道。

  “哎呀,咱班美女班长不乐意了。逸哥,救小的命啊,美女班长要用眼睛秒杀我了。”于超捂着胸口夸张的扶着桌子的样子引得班里一阵狂笑。

  “哎,班主任快回来了。”在门口望风的同学丁压低声音的喊道,收到消息的同学们立刻开始不说话,假装做作业学习。

  “咳咳,同学们都停一下,老师向你们传达下学校召开紧急会议的内容。”女班主任停了几秒,看班级里的学生基本都停下手中的笔,抬头看自己时说道。“最近有不少同学向学校反映,中午和晚上放学的时候,有社会上的不良青年来学校门口‘借钱’,不借就要挨打的事情,所以老师要提醒各位同学,如果遇到这种事情,一定要牺牲钱财,保护自己的生命安全,或者放学的时候就抓紧回家,不要在外面逗留。遇到此类事情,要积极向学校反映,不要碍于面子,让自己处于危险之中。都听明白没?”女老师厉声的问道。

  “听明白了。”同学们齐声回答。

  “铃~”放学铃声和同学们的齐声回答同时响起。同学们都急忙收拾书包,准备回家。

  “皖皖,我们快点回家吧。”一出了校门,江妮娜就开始害怕的拽着唐皖的手。女班主任刚刚说的事情,不久之前,江妮娜就遇到过,当时是午休,江妮娜去超市买东西,走到一个胡同的时候,就被几个不良青年围住了,几个不良青年上去就抢江妮娜的钱包。可是当时江妮娜拼死不想给,因为钱包里面有她爸爸妈妈年轻时的合影,江妮娜的爸爸在江妮娜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出车祸去世了。所以钱包里的照片对江妮娜很重要。幸亏唐皖感觉到江妮娜去了那么久的超市,有点不对劲,就去超市附近的地方找她,正好看见江妮娜被几个不良青年围住要抢她的钱包,唐皖急中生智,大喊了一句,校长好。几个不良青年听到唐皖喊得校长好,就吓的将江妮娜推在地上,急忙的跑了。

  “前面的两个穿校服的女生站住。”突然有个男生喊道。江妮娜和唐皖听到男生喊得声音之后,就加快了脚步。

  “靠。老子叫你们站住,听不懂是不?”几个不良青年将唐皖和江妮娜团团围住。

  “cao,是你啊,死丫头。”一个黄头发的男生指着江妮娜说道。江妮娜在看见黄头发的男生之后,全身抖得越来越厉害。唐皖看着眼前的黄头发的男生很眼熟,对了,他就是之前那个带头抢江妮娜钱包的人,唐皖想到这江妮娜护在自己的身后,对黄头发的男生说道,“你们想干什么?”

  “哈哈......这丫头问咱干啥?”黄头发男生从袖子里抽出一根钢管,目光总是似有似无的盯着江妮娜手紧紧护着的口袋。

  “皖皖,我害怕......”江妮娜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哭声。

  “不要怕,看他们的样子,就是劫财,不会对我们怎么样的。”唐皖对江妮娜安慰的说道。

  “你们,不就是要钱么?我这有钱,只要你们放了我和我朋友,我钱包里的钱就都是你们的了,而且我也不会告诉学校你们曾经劫过我的钱,你看这样行不?”唐皖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钱包说道。黄头发的男生示意身边的一个男生将唐皖的钱包拿了过来。唐皖拉着江妮娜的手,刚想离开却被黄头发的男生拦住了。

  “喂,你什么意思。都拿了我的钱了,怎么还不放我们走。”唐皖问道。

  “哈哈......我啥时答应要放你们走了?不过,要走也可以,她得留下。”黄头发的男生指着江妮娜说道。

  “皖皖......”江妮娜紧紧的抓着唐皖的胳膊。

  “死丫头,现在你叫谁也没有,痛快把钱交出来,咱就新帐旧账一并消。”黄头发的男生盯着江妮娜的口袋说道。

  “黄毛,干什么呢。”突然从胡同的另一个岔口出来一群十七八的男生。

  “嵩哥,您咋有空纡尊降贵的上这转啊。”黄毛谄媚的对领头的一个穿黑色校服的男生说道。

  “你都在这我哥们的妞聊天,聊半天了,我能不来吗?”黑色校服男说道。

  “啊?华哥,对不起,对不起。这就聊完了,柯子,人家钱包你都欣赏半天了,痛快还给人家啊。”黄毛从那个叫柯子的男的手里接过钱包,哈着腰将钱包双手奉给了唐皖。

  “华哥,我们还有事,先走了,改天请您喝酒啊。”黄毛得到黑色校服男眼神的示意后,就撒丫子带着一群人跑了。

  “野逸,闲杂人等我都给你清走了,你们......”黑色校服男暧昧的朝站在人群里的沈野逸笑了下,就走出了胡同。

  “沈野逸,刚刚的事情?”唐皖疑惑的问道,她很不明白,为什么情况会突然扭转,也不明白刚刚的黑色校服男为什么要救自己和江妮娜?也不懂为什么黑色校服男在临走之前对沈野逸说的那番话。

  “没什么,我送你们俩回家吧。”沈野逸拿起唐皖和江妮娜掉在地上的书包,向胡同外走去。

  “沈野逸,你.......”唐皖很不解的拉着江妮娜的手,跟着沈野逸往胡同外走去。一路上,三个人很默契的都没有开口说话,就是静静的往回家的路走去。

  “皖皖,沈野逸,我到家了,拜拜。”江妮娜和唐皖还有沈野逸挥手再见,转身走进了居民楼里。

  “娜娜,拜拜。”唐皖回答道。

  “沈野逸,今天的事情,谢谢你。”唐皖终于说出了,她这一路上都想说的一句话。

  “嗯。”沈野逸面无表情的回答道。两个人接着安静的往家走去,忘记说了,沈野逸家和唐皖姥姥家其实就是对门。

  “沈野逸,再见。”唐皖接过沈野逸手里的书包,拿出钥匙,开了门。沈野逸看着唐皖的背影,不知不觉的笑了。

  “皖皖,回来啦。”姥姥递给唐皖拖鞋,然后对唐皖说。“姥姥等会陪你璐璐姐去上围棋课,饭桌上有吃的,你自己吃吧。璐璐快迟到了,你还磨蹭什么呢?”姥姥正要进卧室去看赵璐在做什么,赵璐就出来了。

  “姥姥走吧。”赵璐一边低头系着自己衣领上的蝴蝶结,一边用眼睛瞄着镜子中的自己的妆容。

  “姥姥拜拜,璐璐姐拜拜。”唐皖挥手和姥姥还有赵璐再见。

  坐在餐桌前的唐皖一直在想沈野逸,今天的沈野逸好像童话里有卫兵的白马王子啊。想到这,她摇了摇头,呵~有左拥右抱的白马王子吗?啊!自己在胡思乱想什么啊,左拥右抱?江妮娜和自己,还有沈野逸?!唐皖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脑子里全都是刚刚自己胡思乱想的一堆有关于自己,江妮娜,还有沈野逸的左拥右抱的事情。

  “皖皖,你在想什么呢?”江妮娜用手在唐皖的眼前晃了晃。

  “啊!”唐皖突然发现自己貌似一下午都在发呆,连江妮娜什么时候来自己家的都不知道。

  “你怎么了啊,皖皖,你听到刚才隔壁的门响了吗?”江妮娜问道。

  “呃,我刚没注意,隔壁?门响可能是沈奶奶回来了吧,怎么了啊。”唐皖迷茫的看着江妮娜,这妮子咋了啊。

  “我刚听好像是孟雅安的声音。”江妮娜咬牙切齿的说道。

  “呃,那怎么了啊?或许是他们在研究画吧。”唐皖递给了江妮娜一颗大白兔奶糖。

  “我不想吃。”江妮娜把奶糖放到了桌子上,然后眼睛一直盯着门。

  “娜娜,我记得姥姥之前让我去给沈奶奶送家乡的开花白糕,我还没有去送呢,你要不要去呢。”唐皖从柜子里拿出一盒糕点。

  “好啊。”江妮娜兴奋的接过唐皖手中的糕点。

  “沈野逸,看门,我是唐皖。”唐皖敲着沈野逸门说道。

  “嗯,来了。”沈野逸开门让唐皖和江妮娜进去。江妮娜一进沈野逸家就到处张望,想找出孟雅安的身影,可是找了半天也没见到。于是开口说道。“沈野逸,你自己在家啊?”

  “嗯。”沈野逸递给唐皖和江妮娜一人一杯水。

  “.......刚才皖皖听你家门响了,以为沈奶奶回来了,所以特意拽我来陪送她送开花白糕来呢。”江妮娜说道。

  “娜娜,不是你......”唐皖刚想说清楚,不是自己要来的,却被江妮娜给拦住了。

  “皖皖,你不是渴了吗?喝水啊。”江妮娜示意唐皖喝水,不要接着说下去。唐皖并没有喝水,而是就坐在沈野逸家的沙发上,安静的欣赏沈野逸画的素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