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沈星淡淡地看着这一幕,心中冷笑,没有立刻进攻,李沐西的剑芒凌厉非常人能比,每次接近都受到了剑芒的侵袭入体。

  沈星体内气血无时无刻在修补着自身,这些不需沈星去主导,这是他体质特有的。

  不用多久,沈星体内畅顺,但他还是装作受了重伤,喘气吁吁,脚步虚浮,瞪着对方。这时李沐西也吞下一颗丹药,暂时止住了伤势,但下一刻他不得不再次全力运转剑法御敌,因为沈星这时又拼命扑了上来。

  沈星踏着虚浮的脚步,但又难以猜测他下一步究竟踏在何处进行进攻,飘渺如仙踪。

  李沐西见到沈星近身而来,重剑在面前一划,每一剑打出都带着日月星辰之力,丝丝星辉在他面前旋卷成形,如一个风暴之眼,盯着猎物。这也是他一个杀手锏,是落天剑之中一个强大的奥秘,在究南山之中还没有人逼得他用上此招。

  “哼!星辰之怒!”李沐西低哼一下,一剑扫向前方,旋卷的星辉如苍天之怒,席卷前方,吞噬着一切,让人在其面前自觉渺小而难以抵御。

  沈星虽然让李沐西难以捕捉身影,但这一招却是借天地之势,摧枯拉朽,肆虐前方。

  沈星心中一怔,连忙运转斗转星移身法避其锋芒,天地之势呼啸而过,沈星终是躲过风暴中心,但也被波及,日月星辉扑及己身,将他打退几步。

  沈星咳出一口血后以更快的速度再次扑来,冷冷看着惊讶的李沐西,他要与对方不死不休!

  “你怕了!”

  “是你疯了!”李沐西听到沈星冷酷的声音,惊容未定叫了出声,

  看着沈星再次扑来,李沐能感觉到刚才沈星已经受了重伤,如果再来攻击自己,被自己剑芒加身,将会凶多吉少。

  这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看着沈星自取灭亡,前来送死,李沐西没有多虑,挥舞着重剑,一道道剑芒凌空射出,一丝丝星辉环绕己身。

  沈星躲闪着道道迎面而来的剑芒,快速近身,再次举拳轰杀,无情冷漠,至死方休。

  李沐西的星辰之怒刚刚施展,无法再继,只以重剑攻伐,扫出一道道璀璨的剑芒,怎奈沈星身法超绝,与他对击几招之后又是临身硬拼。

  沈星没有多说,此时他确是受了重伤,对方的剑招太过凌厉,带着丝丝天威,他也难以久战,他只能选取硬碰。

  沈星架住李沐西的剑势,全身精气神疯狂运转,霸拳之威达到了极致,迎击着李沐西的落天剑。

  忍着重伤,沈星尽力挥出左拳,拳刺闪烁着邪异之辉,打向对方,李沐西全身惊颤,他不敢大意,选择了倒退,以避开这一重拳。

  轰!

  李沐西避让沈星,但沈星的速度可是凌驾于他,重拳还是击在了他的身上,金黄衣甲闪烁着璀璨的火光,泛起道道涟漪,气荡八方。

  同时他也受到了沈星的霸拳迎击,被震飞出去,在长空之中,狂喷了一口血,长发飘散开来,此时的他,甚是狼狈,看不出以前的风华绝代。

  李沐西半跪在地,在手撑地,抬头冷视沈星,双眸之中闪过一抹狠厉。双眼顿变血红,长发飘荡于后,全身散发出一股骇人气机,他的周身风云翻滚,霞彩闪现。

  李沐西已经逼得暴怒,他要以禁忌之招将眼前的敌人消灭,就算施展之后身负后遗之症也不再在意,他只要打败眼前这个少年。

  “星辰之溃!”李沐西吼喝出声,如神魔一般凌身跃起,双手持剑,怒斩而下,风云涌动,电闪雷鸣,天色为之一暗,全部聚集在他这一击之中,璀璨磅礴,耀艳了山巅。

  他不远之处苏妃双目瞪圆,没有想到李沐西还有着这么恐怖的一招,她难以忍受这一股气机,爬滚着身子远离了他。

  跟随李沐西的四位少年也是震惊出神,李沐西之威再次登临他们心中的神台,他们感觉到沈星会在这一击之中不再存在。

  沈星见到李沐西霸天绝地的一击之后,心中一紧,知道这一招自己自己不可硬撼,而且自己刚才也受了伤还没好转。

  沈星没有迟疑,迅速后退,斗转星移身法运转到了一个极致,但此时沈星却觉得自己速度反而慢了许多,后方惊天一剑似是在拉扯着他,而前面天地之威也像是在阻截着他。

  既然闪不了,那只有撼!

  沈星狂怒转身,精气神燃烧起来,全身充满着灭世之力,无尽霸威自他口上呼啸而出,他双拳之上,神芒璀璨夺目,霸道拳意凝形。

  他整个人傲然屹立于山巅,双拳不断打出,道道霸道之气扑打着迎面而来的天地之威,在多拳轰击之中,李沐西打出的一招也渐渐暗淡,但仍是有着神威,翻滚席卷,一下子扑上了沈星。

  沈星在这狂暴天威面前难以立足,就算燃烧了精血也难以御敌,他身躯被重重掀起,之后摔倒在地。

  狂风之后,天地寂静,只余凄惨。

  沈星双手撑着身体,口呕精血,全身血肉在天地一怒肆虐之下多处翻卷,体内五脏紊乱不堪。

  李沐西也是跌坐在地,神色不振,一脸苍白,以重剑支撑几欲倒地的身体。

  “不可能……”李沐西嘶吼了一些声,仿佛看到了世上最不可能的事情,瞪着沈星所在之地。

  他见到沈星似是吞咽了什么之后,爬了起来,安然如初,仍然站在他的前方,如一座巨峰,睥睨傲世。

  “我不相信,不可能……我施展星辰之溃都要虚弱十天的代价,你不可能受得了这天地之威,不……”李沐西无力地抓着重剑,最后狂怒吼出了声,他这种力量都可以击毙比他高一个大境界的人了,他不相信对面少年能抵抗得了。

  他有着一身的傲气,自诩可以霸绝一代,可以傲视群雄,超然于世,但如今,他败了,以最大的绝招也不能打倒对方,最后惨笑出声。

  苏妃与四位少年也是呆呆地看着李沐西,心中难忍,最后看着站在高处的沈星,心生畏惧。

  沈星笔直地站在那里,一双冷眸扫视几个,让几人寒心慑神,最后他稳重在踏上前一步,霸道气机遍布四方,摧毁了几位少年最后的心防。

  李沐西紧紧地抓着重剑,面色难定,神色黯然。

  “滚!”沈星没有再上前,只冷冷地吐出一字,驱逐着对方,拳刺之上闪着点点寒芒,似是随时可以出击,攻伐而来。

  但只有沈星自己知道,自己是在硬撑着,就是站着也觉得吃力,如果对方再次攻来,那么自己将无力抵挡。

  “新生试练再会,到时一决高下!”李沐西搀扶着苏妃,头也不回地道,随后向山下走去。

  “沐西哥,杀了他,他一定是强弓之末假装镇定的,杀了他。”苏妃拉了拉李沐西的袖子道,恨恨地看着沈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