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纷乱的思绪让宁东篱头疼欲裂,心脏那里也在不要命地疼着,眼泪几欲涌出,却还是流进了他的心里,化作一片苦涩。

  “公子,饭菜好了,小的现在给您端进来?”二狗的声音突然在外面响起。

  宁东篱揉了揉脸,哑着嗓子道:“放在外面吧,我自己来拿。”

  “哎!好的嘞!等会儿就给您送上衣服和热水!”二狗不愧是个好小二,说话声音高高扬着,一听就让人感到精神。

  宁东篱默默将门打开,拿起热腾腾的饭菜,回身进门时瞟了眼血鸢的房门,紧紧闭着的房门就像是血鸢紧闭着的心门,刀枪不入。所以他,也是进不去的。

  刚压下去的悲伤突然将他包围,他忙将门紧紧闭上,坐在桌子旁大口大口地咽着米饭,将那悲伤压在心的最底层······

  衣服和热水很快送了上来,而巧合的是,给他送来的两件衣服正好是一红一白,他想起第一次见到血鸢的场景,无声地笑了笑。

  沐浴完毕后,手不自觉地就抓向了那件红衣,穿上身,似乎又回到了以前风流倜傥的日子,而这些日子来的惊险似乎只是他的一场梦而已。如果心上没有被那人全部占领的话,他一定会把这些全部当成梦的罢,好一场春梦无痕,却生生留下了他的一整颗心。

  “砰砰砰”敲门声突然响起,宁东篱心一动,马上将门打开,果然是血鸢站在外面。

  血鸢抬头,看着眼前的红衣男子,此时他正灿烂地对着自己笑,就像是第一次见面的那样,天真而纯净。

  血鸢没有移开眸子,她就像一个溺水的人一般,而宁东篱就是她现在亟需的空气,她贪婪地看着他的笑颜,心里的每一个因子都在叫嚣“撕碎他!啖尽他的血肉!反正你得不到他,那就让谁也得不到他!让他融化在你的血液里!”

  将心头那抹嗜血的疯狂压下,血鸢沙哑着声音道:“我直接将乾图送到楼主手中,那个两月之约也算作废了,你······回家吗?”

  宁东篱听出她的沙哑,开口道:“嗯,我回家,皇兄······需要我。”声音一出,也是一片沙哑。

  血鸢“嗯”了一声,默了默,开口:“要我送你吗?路上可能不太安全。”

  宁东篱深深地看了眼血鸢,半响才开口道:“不用了,皇兄应该会派人来接我的。”

  血鸢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宁东篱不舍地看着她的背影,突然脱口道:“攻打皇宫的时候你也来罢,比起其他人,我更希望死在你的手下······”

  血鸢脚下一顿,默默地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宁东篱是第二天才走的,不知是谁认出了他是进入乾图的人之一,并将这个消息放了出去,于是一路上他不停地被人追杀,但是这样也方便了派来保护他的人找到他。

  当他见到跪在自己面前身着黑衣的侍卫时,劈头问道:“皇兄怎么样了?”

  那侍卫的声音一点起伏也没有,一字一句道:“皇上现在还好,那些人只是在城外驻扎了下来,暂时没有进攻的打算,而且,京城也不是那么好打的。”

  宁东篱放下心来,他也觉得京城可不是那么好打的,虽然三大组织囊括了最顶尖的杀手,但要正式地打起来,他们却绝对敌不过皇兄手下训练有素的军队,只是因为他们这次出手迅猛,路上那些军队来不及反应,才会一下就被他们打到了京城脚下。

  宁东篱被这些皇宫中最顶尖的侍卫保护着,一路上隐匿了踪迹,这才没有再被人追杀,但是“贤王得了乾图”这则消息却是越传越远,一时间局势有点向着皇室那边倒。

  “雪琰呢?她竟然没有出来?”拥有着绝世容颜的离琼把玩着手上晶莹剔透的玉茶杯,眼神不知看向哪处,嘴里自言自语道,“这次可是大大的亏本生意呢······”

  比那玉茶杯更好看的手微微一转,那杯子变化作了粉末,细细地从离琼的手中流下,在空中被风吹得纷飞。

  “什么!明苕没有出来!怎么可能!”江空一拍桌子,大声地怒问着眼前报信的人。

  可怜那人跪在地上,全身都在发抖,上牙关和下牙关打着颤道:“不知······道······小的······只看到了······贤王······殿下······没有······看到······明······大人······”

  “殿下!殿下个屁!那小鸡崽子般的东西也配叫作殿下!去死吧你!”说完一脚踢过去,正中那人心脏,活生生地将他踢死过去。

  “楼主!血鸢大人竟然没有出来!您不着急吗?!”赶来报信的人一脸疑问地问道,天知道他作了多大的心理准备来跟楼主说这件事,谁料楼主竟然没发怒,反而还在慢悠悠地品着面前新到的茶!

  “唔······好茶啊好茶!等血鸢回来的时候这茶便全给她罢,这次确是累着她了。”万青山愉悦地道。

  “楼主!血鸢大人······”那人还不死心,以为万青山没有听到他的话。

  “好啦,好啦,既然她是血鸢大人,那就肯定没事的啦,要是出个洞都被你们知道了,那她还是血鸢大人么?楼主这么明摆着的意思你还没看懂么?!傻瓜!”一旁的婢女看不下去了,不耐烦地对着那报信的人道。

  那人尴尬地冒了滴冷汗出来,呐呐道:“是,是,是,小的愚笨,打扰了楼主的清静,那属下现在就告退了。”说完听到万青山“嗯”了一声,如蒙大释,汗津津地下去了。

  万青山看着那人出去的方向,自言自语道:“贤王么?竟然也能出来?看样子血鸢对你青眼相看呢······可惜了,如果血鸢没有对你特别对待,说不定你还可以留下一条命,但是现在么······可留不得你了呢······”

  一旁的心腹婢女闻言,心里冷汗直下,难怪楼主一直都不让别人跟血鸢接触,原来是只想让血鸢属于他啊······以前还以为其中有什么苦衷,却不想是这么直白的原因,只是不知道血鸢大人到底是男的呢,还是女的?

  正在胡思乱想间,突然看见万青山丢过来的一个警告的眼神,顿时清空脑海中的想法,乱想乱说可是会没命的啊······

  万青山注意到自己的失言,但他没打算将听了这话的婢女杀人灭口,反正这次血鸢回来便再也没办法瞒住所有人了,他也没想一辈子都困住血鸢,那样的血鸢只可远观,却不可亵玩,他要的是一个陪伴自己走完剩下的一生的伴侣,而不是一个贴身侍卫。

  这一次,天下与血鸢,他志在必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