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开始渐渐山洞,唐枫和丁晨更加宁静的守候“兔子”的到来。李大仙这只兔子已经走进山洞,正当他摘下面罩,想好好休息一番时,丁晨跳了出来道:“北丑家的弟子果然名不虚传……”那李大仙顿时一惊,他没想到会有人埋伏在他的居所里。正当李大仙要逃出山洞时,唐枫早已经高举霸王枪,堵在山洞口。

  那霸王枪透射出来的霸气让李大仙窒息。李大仙见进退维谷,论武功也自料不是唐枫的对手,便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知道我是北丑家的人!……”“师兄莫慌……”丁晨恭敬地对李大仙说道。“师兄?”唐枫听到丁晨对李大仙说师兄感到诧异:他是对自己说的吧?紧接着,丁晨对李大仙说道:“在下百晓门弟子丁晨……”听丁晨说完,李大仙才恍然大悟:“噢!原来你是南贤徐家的弟子!难怪能够找到我的所在……”“南贤北丑?!”此时唐枫才回过神来:“原来李大仙就是和南贤百晓门并列收集情报一流的北丑家弟子!……”

  李大仙知道丁晨和唐枫没有恶意之后,也放松了警觉,和他们促膝长谈起来。后来知道李大仙原名李默峰。由于南贤徐家日益鼎盛,以及当年受到江湖败类暗算,北丑家族早已经没落,如今就剩下他一人。唐枫看到他脸上的伤疤,很清楚是受自己霸王枪所伤,便问起由来。李默峰此时才说道:“北丑家族没落后,我独自一人闯荡江湖,尔后认识一位患难之交。不料却心术不正,也就是现在悬赏五百两黄金的采花贼……”“啊?!”丁晨和唐枫不禁一惊。李默峰接着说道:“当晚我就是要捉拿他,劝他回头是岸。不料又让他逃之夭夭,并让我被误以为采花贼,受唐兄弟一枪……”说罢,李默峰还摸摸脸上疼痛的伤疤。“当日唐某莽撞,敬请恕罪……”唐枫愧疚地说道。李默峰摆摆手,意示没关系,接着继续说起来:“只可惜他的轻功比我更加卓越,屡次三番都没有抓住他。直到昨天,我才放下心头大石……”

  “东方烨?东方烨……”史灵茵嘴里嘟囔着,没多久便突然从床上醒来,摸摸自己衣衫,然后看了看周围,环境很陌生。待她走出房间的时候,才明白这里是衙门。“史姑娘,你醒了啊……”正是史义向她问候道。“呃……”史灵茵轻描淡写地回答道,紧接着问史义:“我怎么会在这里?”史义对她说自己到现场的时候只见到她躺在地上,和已经毙命的采花贼。“呃,我记得是有个人救了我,让我逃离采花贼的魔掌……”“谁?”史义紧接着问道。“呃,他身穿红袍,名字,好像是叫东方烨……”“东方烨?!……”史义大惊……

  青龙山山洞内,唐枫和丁晨等待着李默峰的话继续说下去。李默峰顿了一顿,接着继续说道:“昨天,他已经被人毙命于城东野外。”“是谁?……”“东方烨。”听完李默峰最后三个字,唐枫和丁晨大惊。“怎么可能……”唐枫念叨道。“怎么不可能?”李默峰反问。

  没多久,唐枫和丁晨辞别了李默峰,回到衙门。见到史灵茵,史义便把史灵茵献计捉拿采花贼,采花贼被东方烨杀死的事情告诉他们。尽管这个消息刚刚从李默峰处已经听说,但是唐枫和丁晨还是感到非常震惊:东方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过这个问题并不是一时三刻能够想通,于是唐枫和丁晨两人便离开衙门找地方休息了。

  衙门内,仅剩下史义和史灵茵两人。史义冒昧地向史灵茵问道:“史姑娘,史燕是你什么人?”史灵茵先是顿了顿,然后淡定地说道:“她是我娘。”“噢,果然……”史义对求知的答案满意地点点头:毕竟那熟悉的轻功,熟悉的身影,和史燕无异。“对了,你娘还好吗?”史义关切地问道。“已经不在人世了。”史灵茵哀怨地答道。“啊?!……”史义惊叹,接着温声细语地说道:“以后二伯和大伯会好好照顾你的……”“哼!大伯就不必了!……”史灵茵顿时怒火中烧:“若非他,哼,娘也不会死!……”史义目瞪口呆地看着史灵茵,没有说话。史灵茵继续说道:“若非他害死爹爹,怎么会让娘郁郁而终!……”

  原来,江湖中早已鼎鼎大名的两名侠盗——盖地虎郝虎和飞燕子史燕是夫妻。当日盖地虎盗走一贪官的宝玉之后,正好与铁面神捕史刚狭路相逢。最后盖地虎失手被擒,却被那贪官买通狱卒,还没审案便让郝虎冤死狱中。史燕知道郝虎的死讯之后,也茶饭不思,最后郁郁而终。

  “庙堂之上,朽木为官,殿陛之间,禽兽禄食;狼心狗肺之辈,滚滚当道;奴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以致社稷丘墟,苍生涂炭!”史灵茵慷慨陈词道:“如今朝纲腐败,贪官横行。爹娘两人劫富济贫,济世为怀,何错之有!但是他……”史灵茵连“大伯”,或“史刚”两字也不想提,紧接着说道:“迂腐,不懂变通,还天真地以为官员会给他一个正确的审判……”说罢,史灵茵水灵的双眸在泪水的点缀下更加灵动……“……”史义听到史灵茵的一番话后,沉默了。的确,他和史刚的心,都是热血澎湃的。但是就凭他们两人之力,就能挽救当朝腐败的颓势吗?难得有些有志之士救济扶危,自己迂腐的做法是不是让腐败更加猖獗呢……

  第二天,明媚的清晨。史义带着众捕头把采花贼的尸首悬挂在城门,并大声对百姓们安抚道:“如今,亵渎良家妇女,盗取官商财物的采花贼已死……”史义说“盗取官商财物”这几个字异常高声,唐枫和丁晨在旁听后嘴角也泛起如清晨阳光温暖般的微笑。“衡州城内的各位百姓可以放心了,有我们在的一天,就会维护法纪,警恶惩奸!……”史义说完,唐枫两人和百姓们都纷纷拍起如雷贯耳的掌声。

  采花贼的尸体在城门前挂足三天三夜,任其腐臭。李默峰遥看着昔日的兄弟如今的惨死,没有多说什么。毕竟,自作孽,不可活。

  李默峰正要转身离去,身前一人影挡住他的去路。李默峰定睛一看,正是丁晨。丁晨对他说道:“李兄,如今欲往何处?……”“四海为家,继续劫富济贫。”李默峰的双眼闪烁着,正要使出轻功离去,丁晨伸开右臂阻拦他的去路:“史捕头说了,待下次李兄你劫富济贫之时,最好盗取出贪官的贪污证据,揭露出奸商的丑恶罪行,也别让他们难做。”李默峰听后一顿,紧接着便是笑逐颜开:“呵呵,一定一定……”“还有,如果李兄不嫌,希望能够帮我们调查出东方烨的下落……”“嗯……”说罢,李默峰的身影消失在丁晨的眼帘中。

  “灵茵,你这是要去哪里?”衙门内,史义见史灵茵正背着包袱要离去。此时,唐枫和丁晨也向史义辞别。史灵茵没说话,先让唐枫和丁晨辞别:“史捕头,这些日子承蒙关照,我们先行告辞,找出东方烨的下落……”“东方烨?”史义和史灵茵惊问。“对。东方烨关系着中原武林的毒瘤——东瀛忍者。只要找到他,就能抽丝剥茧,找到东瀛忍者之所在,歼之以维护武林。”“我也去!”唐枫刚说完,史灵茵便接话道。史义和唐枫丁晨惊讶地看着她,史灵茵却孤傲地说道:“哼,就是不想留在这里。”“只是……”唐枫的面容露出难言之色。“哼,你就是逍遥谷的唐枫吧?!你们逍遥谷都是这么瞧不起女人的吗?我可是深得我娘飞燕子的真传,论藏匿功夫,哪怕是你,南贤徐家的弟子,也不见得比我优秀。”说罢,史灵茵还高傲地指着丁晨说道。

  “呵呵,丁某自然相信史姑娘的能力……”说罢,丁晨拍拍唐枫的肩膀,意示叫他放心。唐枫听罢,脸色更加难看了,白了史灵茵背影一眼,嘟囔道:嘿!我只是想说男女有别,一起上路不方便而已……

  中原武林方面,暂时已经是风平浪静。然而西域那边,却有点点波澜泛起,继而骤成狂风暴雨。在西域的这场暴风雨会很快停下来,然而,宁静只是暴风雨前夕的一种姿态。片刻之后,会有更狂烈的暴风雨风卷残云地袭向中原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