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龙盗凤
作者: 金镶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重新回到冷家别墅已经是凌晨时分,冷非鱼觉得自己才迷迷糊糊地躺上床,就听到门外一阵窸窣的脚步声,困倦地不想睁眼,朦胧中一个似曾相识的影子走了进来,随即钻进被窝。

  熟悉的气息在鼻尖下萦绕,冷非鱼朝暖和的地方挪了挪,正好缩进君无瑕的怀里,使劲蹭了蹭。

  君无瑕本来带了一身戾气,脸色也出奇地难看,却不想满心的愤怒在冷非鱼这么轻飘飘地一蹭中如蒸汽一般消失地无影无踪,苦笑着摇头,他柔声问道:“怎么还在赖床,肚子饿不饿?吃点东西再接着睡吧?”

  “不要,”冷非鱼眼睛都没睁开,又朝君无瑕的怀里蹭了蹭,“我先睡会儿,你别打扰我。”

  “看你一副欲、求不满的模样,你昨天晚上干嘛了?”

  “没做什么,就是睡不着,所以现在犯困。”冷非鱼懒洋洋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撒娇意味。

  “是吗?”君无瑕眼神黯了黯,微微侧着身子,半压在冷非鱼身上,“我昨天也没睡好。”

  冷非鱼抽了抽鼻子,嗅着熟悉的清冽气息,问道:“怎么了,是不是门里的事?”

  “你不在身边,有些不习惯,再加上半夜来了小偷,想偷我最宝贝的东西,我自然要打起精神应付,什么都可以不要,唯独这个不可以。”

  听到君无瑕略带杀气的话,冷非鱼蹙起了眉头,右手环上了他的腰,柔声问道:“那小偷偷你什么了,人逮着了?”

  君无瑕阴恻恻地哼了一声,“比我命还重要,等着吧,我会让他知道,窥视我的东西,只有死路一条。”

  冷非鱼闻言皱起了眉头,君无瑕的阴狠她见识过,知道他只在自己面前才会有着温柔公子的一面,可是这样的煞气她还是第一次感觉到,心里不禁奇怪,究竟是什么宝贝让他如此小心,又究竟是谁这么没眼色,竟然敢对君无瑕的东西动手。

  不管那人是谁,他离死都不远了。

  冷非鱼模模糊糊眯了一会儿,胃里没东西,在床上翻来覆去折腾了半天,最后无奈地坐了起来。

  “早就叫你吃点东西再睡,你偏不听,现在知道难受了吧?”

  君无瑕无奈地摇头,替冷非鱼披上外套,半揽着她到了楼下饭厅,盛了碗燕窝粥看着她一点点地喝光。

  冷非鱼满意地舔了舔嘴角,放下手里的碗,她奇怪地看了一眼不停进出的姜光梓和姜羽艳,对君无瑕说道:“他们这是要做什么?”

  “爸说等会儿要带我们去看新房子,他准备买下来送给我们。”

  “这是……要分家吗?”

  冷非鱼琢磨不透君不诈的心思,以他对君无瑕重视的程度,断不会在这个时候提出分家,君无瑕正是在门派里树立威信的时候,君不诈应该全程守在他身边才对。

  难道是苗佛苓的主意?

  冷非鱼额角抽搐,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又要折腾什么了?

  她这边还在腹诽,那边姜光梓和姜羽艳已经收拾好了东西,苗佛苓和冷辰旭从别墅外走了进来。

  “鱼鱼,吃过饭了?休息下,我和你爸上去换件衣服,等会我们出去一趟,妈看中了套别墅,我们几个长辈一起把它买下送给你们。”

  冷非鱼奇怪地眨了眨眼,却没有多问。

  一行人坐上汽车后,苗佛苓才继续说道:“别墅是我和你爸早就看好了的,一直没下手,正好,最近才卖了一批货,我们就趁此机会把别墅买下来,再重新装修一番,送给你和无瑕,就当是你们第一份不动产。”

  冷非鱼点了点头。

  “等会儿你百里伯伯也会去。”

  大当家?

  冷非鱼心里隐约有了不好的预感,难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