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啊,水月道人出来了!”伴随着一声震天的惊呼,两道水蓝色的光芒缓缓的落在半山腰上,一股清静自然的气息顿时从蓝光中散发而出,众人的目光霎那间就被吸引到半山腰的观望台上了。

  水蓝色光慢慢的散开,羽墨没来得急等光完全消失,一声不比原先低的惊呼声又传出了。

  一道黄色的光从远处飞射而来,其散发出来的气息与水月道人的不同,这气息中含有一股令人为之震惊的霸气!

  “黄光,独罗宗宗主!”一名有点见识的体修见到黄光后,顿时露出了震撼之色,这独罗宗宗主的名号对他们这些刚刚踏入修真界的新人来说几乎不亚于一颗核弹在耳边爆发来得震撼。

  这黄光的风格不同,就连飞行的方法也不同,或许是因为想让自己的师门多招收一些人的原因吧,他的飞行速度极快,但却那黄光却没有那么耀眼,反而给人一种舒适感。

  微微眯了下眼睛,羽墨专心的望着天空中的黄色光团,一名同样身着白色长袍,衣袖边镶着一条宽几寸的黄色花纹,花纹类似一些帝王的身上的龙,但有些不太像,如果仔细的观察的话,会发现那条花纹会偶尔的蠕动,如同活物一般。

  从长袍往上,是一张老者的脸,白发飘飘,仙风道骨的味道极其浓重,虽然老者没有发怒,但那不怒自威的神情却让众人的心头感觉仿佛被什么压抑住了一般,极其难受。

  羽墨晃了晃头,把这奇怪的感觉晃出脑中,不经意间,羽墨发现除了自己外,其他人的脸色居然都变的苍白一片,冷汗直冒,眼神略有些畏惧的望了下中年,随后就忙的闪开不敢直视。“这是……”羽墨眉头微微皱起,此人居然不用一丝的力量,只是当当的让这些人望下了他就让他们就能产生这效果,这宗主的实力真的深不可测啊。想着羽墨望向中年人的目光也略带了一丝敬佩,与其他的人不同,他的目光就只有敬佩而不是畏惧!

  “是灵压。”一旁的极罗残风的脸色也有些惨白,他略有些惊讶的望了下羽墨,随即接口道。

  “能隔这么远就让我的灵力沸腾的灵压,看来宗主最少也得有剑分期修为了。”带着有些苍白的脸,极罗残风喃喃道。

  “那是飘渺仙子?”耳边一名女子轻声道。

  羽墨转头往上,只见一缕白纱从天际滑过,还没回过神,那山腰的便多了一名女子,女子身着白色长纱,白色如同白云般随着风儿的吹动飘荡着,莲藕般的小手,玉葱般的玉指轻轻抚了肩上发稍,将瀑布般的柔发抚回背后。

  曼妙的身躯,水蛇般的小蛮腰,浑圆的屁股往下却曲线便收缩,最终就是那修长的美腿了。唯一不美中不足的是这女子却是蒙着面纱,让人看不到其真正的脸庞,这让这女子便多了一层神秘感了。

  看着发出来的灵压,应该是接近金丹期的修真者才对。羽墨皱了皱眉,这气息好像在哪见过。

  “对了,这不就是上一次被邪灵阵吸引来的那一名女子修真者么?她怎么在这?”上一次羽墨意外的召唤出邪灵阵,其中吸引的人就有她。

  “这就是飘渺仙子了么?不愧是飘渺仙子,果然好美……”一名体修喃喃道。

  羽墨望了望四周,只见四周的人正纷纷的望着那突然出现的女子,眼睛一眨不眨的。

  “要是她能摘下那面纱就好了。”旁边有个人兴奋的道。

  “啪”随着一声轻响笑骂声顿时传出:“难道你不知道飘渺仙子的誓言吗?就你还想看飘渺仙子的真面目,哈哈哈。”

  被嘲笑的人狠狠的瞪了那人一眼:“说说而已,那么夸张干嘛,你心里还不是这么想的。”

  一被反击,那人顿时语赛,试问谁不喜欢美呢?谁会不在意一张美丽的脸不能被自己窥见的那种失落呢。

  飘渺仙子?飘渺峰?羽墨灵光一闪,他想起了极罗残风说过的,独罗宗的第三个主峰,属于四个主峰中最为神秘的一个,飘渺峰,据说这山峰的主人就是飘渺仙子,不过,有些不对劲,一名接近金丹期的剑修,怎么可能成为一峰之主呢。

  在羽墨想不通的时候,另一个主要人物出现了?!

  “咦,那人是谁?”

  就在众人的目光被飘渺仙子吸引的时候,一个身穿有些破旧的火红色道袍的老者已经坐了观赏台的长老席上了。

  “好热。”老者一出现,在场的人便感觉周围的温度升高了几十倍,整个人热的冒汗。

  水月道人望了下大咧咧的做在长老席上的老者,抚了抚下巴的长须,见到火红袍的老者后,那仿佛几千年不曾变过的脸,顿时出现了一丝笑意:“天火老头,今年怎么不在你的狗窝里炼器还来凑这热闹呢?”

  “呸、老头我想来就来,水月老鬼你又能耐我何。”火天貌似对水月道人有些不感冒,一听水月调侃他,脸色便红了,周围的温度顿时再次升高了些。

  天火,第四主峰,炼天峰之主,独罗宗的三长老,相对于其他的三个主峰之主他的实力不强,也就是一个剑丹高阶的剑修而已,当然能以这点实力成为第四主峰之主自然有火天的独到之处。因为他除了是名剑修外,还是一名令人敬畏的6品炼器师!由于这6品炼器师的名号,第四主峰的吸引人的能力便远远的大过其他三大主峰的任何一个,不过尽管炼天峰的吸引力大的惊人,但因为要成为炼器师需要的刻薄要求,炼天峰却也是四峰中人数最为稀少的峰。

  “这老头应该就是一向比宗主还神秘,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火天道人了,啧啧,那可是一名6品炼器师啊!如果能成为他的徒弟,那我就能天天换武器了,就连灵器也不会再世梦想!”听到这突然出现的声音,众人的眼睛顿时一亮,望向天火道人的眼睛顿时变的火热了。尽管他们的身体也很热,但身体的热远远比不上心里的热!

  水月道人闻言,略微一笑,便不再说话了,显然他已经习惯跟火天的对话方式了。

  天火本来想在水月反驳时狠狠的再骂一遍的,却等了许久不见水月道人说话,头一扭竟发现水月眼睛直盯在下方看,居然把自己给无视了,天火顿时火了,这还得了,居然刚无视我!

  见到天火要发火,一个跟天火的火爆成反比的柔声飘来了:“师兄,你答应帮我制炼的东西不知制炼好了没?”

  这温柔的声音落入火天无异是在长崎扔下一颗原子弹。

  天火僵硬的扭过头,目光投向了声音的来源,飘渺仙子!

  “师……师妹,你的那装备……”跟刚刚的火爆不同,这次天火却是吞吞吐吐扭扭捏捏的。

  其实这也没办法,他们的师妹飘渺仙子是在他们得道几百年后才拜入他们的师傅门下的,而她的天赋极其惊人,也深受师傅的喜爱,由于那时的飘渺仙子年纪较小,性格极其活波,也给枯燥的修炼增加的许多味道讨得了许多人的欢心。在其他师兄弟的眼里,飘渺仙子就是他们的亲妹妹,而天火在几年前答应给飘渺仙子做一个装备的,但却拖到了今天还末完成,这怎么能让天火不羞愧呢。

  闻言,飘渺仙子眼中略微闪过一丝失落,不过她仿佛也只能天火的困境,也不继续询问。

  只见飘渺仙子转头也不说话,眼睛望着下边的试炼场,静静的。

  见到这情况,天火顿时急了,如果飘渺仙子就因为这个不理自己的话,那也太亏了,就在天火想解释的时候,一个一直没有发出的声音,在水月、天火和飘渺的耳中响起了。

  “都静下来坐下吧。”

  话很简洁,但语气中却但有一丝不容抗拒的威严,这是他们的大师兄,亦是独罗宗的宗主发言了。

  飘渺等人微微的点了下头,便寻到自己的位置盘膝而坐。

  见到众人入席,宗主缓缓的站起身。

  眼睛从底下的众试炼者个个人的脸上扫过。

  当扫过羽墨的时候,羽墨猛的一惊,他感觉自己在宗主的目光下,自己就如同一名赤裸着身体的小孩子一般,仿佛所以的秘密都被看穿了。

  不过还好,玄天镜处在的地方是在丹田,而这里的修真法根本就不会注意丹田这部位,也就是说,宗主做多测试到的就是羽墨表面的力量!

  擦了擦额头冒出的冷汗,羽墨心里一片心悸,剑分期的强者居然恐怖如斯!

  扫完所有人后,宗主的脸色略有些惊讶,目光在羽墨身上停了停,然后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一名成丹的修真者,那可是已经远远的超过了测试水平了,这天赋……宗主笑了。

  心情略有些好转,宗主站起身对着众人缓缓道:“不管你们曾经有没有势力的人,曾经是哪个家族的人,还是哪个门派为了独罗宗内部功法的人!只要你能通过这测试你就是我们独罗宗的人!”

  一声轻轻的声音,居然把在场里所以人的顾虑全数抹杀了。

  现在停顿了下,静悄悄的,滴水可闻,突然!

  “独罗宗万岁,独罗宗万岁!”一声声的震耳欲聋的声音便响起了,众位试炼者牙根就没想到,独罗宗会直接戳穿他们,更没想到,他们戳穿后,还给出了这么巨大而诱人的诱惑!

  一阵阵的呐喊声响起。

  宗主满意的点了点头,手轻轻一压,声音顿时再次静下了。

  忽然,手再次往上一抬!

  “试炼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