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怎么样,老大,这群人一直在名品街买东西。你看那手里提的那么多包,她们包里怕是有不少钱。动不动手?”一个矮小秃子对另一个微胖男子道。显然这名微胖男子是他们中的头儿。

  微胖男子把手里的烟头往地上一扔,一脚踩灭,口中道:“他们只有两个男的,我们这儿十几个人怕什么,动手!”

  一群毛贼面露凶相,嚯地冲了上去,迅速靠近皇甫紫逸几人。

  皇甫紫逸和那名红发女子挽着手走在一起,骆方则是在两人一旁不远处。众人快要走到停车处时,突然“啊啊”的尖叫声不断响起,只见几组人,每组有两三人组成,靠近皇甫紫逸的朋友后快速扯下了每个人身上背着的挎包,动作熟练迅速,得手后这些人转身四散逃逸开。

  红发女子的挎包也被一把抢去,而皇甫紫逸的挎包突然也被一只粗壮的大手抓住……

  此刻,古雷已到了跑车旁,正打开车门七手八脚的把买来的衣服放进车里,突然抬头看见皇甫紫逸危急,大喝一声,扔下手中衣服飞奔过来。

  抓住挎包的正是那个貌似头儿的微胖男子,皇甫紫逸吓得尖声惊叫,双腿一软差点跪倒在地。

  此刻她根本没有管自己的挎包,只是怕那微胖男子不得手,一怒之下伤害自己,所以,双手也早就松开了挎包,准备让微胖男子夺去。同时,她一脸怒怨的把眼光投向了站在一旁的骆方。

  由始至终,骆方一直没有出手,而是眼睛转动四处观望,他怕万一这几个毛贼抢包只是个幌子,真正对皇甫紫逸不利的在后面。所以,皇甫紫逸的几个姐妹被夺去挎包他也不管,只是小心戒备周围,注意皇甫紫逸有无其他危险。反正这些千金小姐也不缺那几个钱。

  不过,骆方观察后发现这几个人的确只是抢包的,周围除了围过来的群众外,并无其他可疑之处。

  骆方瞬间收回眼光,眼睛看向了皇甫紫逸,一股原力在脑海中爆发,形成的精神力散发出去,刹那间就作用在挎包上。

  那微胖男子使劲拽了几下挎包,发现没有抢过来,又卯足了劲拖、拉、扯什么都用上了,发现还是没用,不由心中惊怒,暗骂:“这臭婆娘怎么这么大的劲,不就是个破包吗!”

  皇甫紫逸本来怒看着骆方,心里埋怨他这个保镖怎么站在一旁像是看戏一样,突然发觉不对劲,忙转头才发现自己早已松开放弃的挎包,那微胖男子竟然还没夺走。相反此刻这人的脸憋得通红,像是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劲儿。

  皇甫紫逸本来就异常聪明,只是一直骄横惯了。此时,她联系到骆方的反应,忙又看向骆方,发现他正面带微笑,看着自己身旁这名依旧没得手的微胖男子。

  微胖男子惊怒之下,心想其余手下都得手了,自己这个大哥竟然现在都没搞掂,不由恼羞成怒,反手从腰中摸出一把弹簧匕首,恶狠狠地道:“臭婆娘,快松手,不然老子捅死你!”

  皇甫紫逸正盯着骆方看,听见微胖男子说话,眼前寒光一阵闪动,吓得快哭了出来,忙双手举起,带着哭腔道:“你看,我松手了,早就松手了!你别杀我!”

  此刻,皇甫紫逸的挎包随着她的双手举起,早已离开了她的身体,但仍是悬浮着,那微胖男子还是没能拉动。

  但周围的人却搞不太明白,只是看见这个微胖男子手拉着挎包又不走,站在那儿拼命威胁皇甫紫逸。

  皇甫紫逸吃惊,微胖男子更是惊得合不拢嘴,他认定是眼前这个女子在作怪,不管三七二十一,心一横,一刀捅向皇甫紫逸……

  “叮!”微胖男子手中的匕首突然脱手,飞出老远后掉到地上。

  此时古雷赶到,一脚踹在微胖男子后背。男子一声惨叫飞扑向前,趴在地上不再动弹,而他抓着的挎包也掉落在地上。

  “你没事吧!”

  古雷一脚踢飞这名倒霉胖子,伸手扶住了依旧是高举着双手的皇甫紫逸。

  皇甫紫逸却根本没听清古雷在说什么,她的脑海里只是反复出现挎包浮起,匕首突然脱手飞出的一幕,同时一双杏眼怔怔地看着眼前若无其事的骆方。

  古雷见皇甫紫逸并没有回答他,只是呆呆的看着骆方,顿时心里来了气,转头看向骆方,斥道:“你这个保镖怎么当的?主人都差点被杀死,你竟然背着手站在一旁,不是请你来看热闹的!”

  “回去我上报给伯父,把你撵回老家去!”古雷气得暴跳如雷,对着骆方一通怒骂。

  骆方也不在意,只是微笑着走向了远处停着的跑车。

  过了一会儿,皇甫紫逸回过神来,拦住了一脸怒火的古雷,静静地道:“别怪他,刚刚发生的太突然了。现在事情已经过去,行了!”

  皇甫紫逸的语气出奇的平静,丝毫没有了刚才对待骆方时那种母夜叉感觉,只是捡起自己的包,转过身与被抢走了包的几个姐妹打了声招呼,缓缓走到车旁打开车门乖乖的坐上了副驾驶位置。

  古雷本就是特种兵出生,这种场面他是见怪不怪,丝毫不管躺在地上的胖男子,也没等警察来,而是穿过围观的人群跟着皇甫紫逸上了车,跑车一溜烟儿驶出了市中心。

  一路上,皇甫紫逸一言不发,骆方也默不作声,只有古雷一个人嘴里骂骂咧咧的,显然仍在责骂骆方,只是口中含糊,不知在说些什么。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皇甫紫逸听不下去了,发出黄鹂般的清脆声音,对古雷叫道:“你一路上嘴巴不停,在骂什么了,是在骂我吗?”

  古雷猛不丁吓了一跳,嘴里支支吾吾:“不……不是,我骂……他。”说着,古雷伸手往坐在后面的骆方轻轻指了指。

  “不准骂!你再骂,我就叫你滚蛋!”皇甫紫逸此刻犹如一只母老虎,见古雷不敢做声了,这才像是换了个人似的,转头对骆方道:“你叫什么名字?”

  “骆方。”

  “骆方,你刚刚为什么不‘出手’呢?”皇甫紫逸问话的时候,故意加重了“出手”这两字的发音。

  骆方却是随意道:“我怕把他们打死,这种人不值得我这样做。”

  “臭小子,你以为你是谁啊?那帮毛贼不打死你就算谢天谢地了!”古雷又忍不住了,但随即看向皇甫紫逸,马上又闭上了嘴。

  皇甫紫逸瞪了古雷一眼,也没有再出声。

  古雷径直把车停在别墅前的花圃旁,又一脸笑容的把皇甫紫逸迎进了别墅,这才冷着脸转过身向护卫队的方向走去,几步就把后面走的慢悠悠的骆方甩得不见。

  骆方却不在意,而是晃荡到人工湖旁,边走边看走了很远,来到了一处空地,四周瞧了瞧。这块空草坪周围被高大的灌木挡住,从外面看不见里面,正好可以用来当作他的修炼圣地。

  “嗯,以后就在这儿练习我的其余异能,也可以试试我刚创出的原力武器的威力。”骆方点点头,返身向住所走去。

  皇甫紫逸拎着几包衣服,一进门就被一名保姆把包接了过去。她轻轻揉了揉手,转身上了楼,却并没有回卧室,而是折身来到了皇甫济的书房,在门口迟疑了片刻,这才轻轻敲响了门。

  “进来!”皇甫济的声音传出。

  皇甫紫逸推开门走了进去,神神秘秘的对皇甫济道:“爸,我刚刚才逛街回来。嗯,向你问个事儿。”

  皇甫济闻言,放下手中的笔,笑道:“哦,你好久没对我这个爸爸主动谈话了。什么事儿?说。”

  皇甫紫逸道:“爸,爷爷帮我请的保镖,到底是什么人啊?我感觉好像很厉害似的。”

  皇甫济笑道:“当然厉害了,他们的来头很大,昨天可是你老爸我亲自去机场接回来的。嗯,你是不是今天惹他们生气了?”

  “不是,我才没有!”皇甫紫逸连摇头,“我只是觉得保护我的那个骆方有点古怪。”

  “当然古怪,他们是异能者。“皇甫济道。

  “啊!异能者!”皇甫紫逸张着小嘴,惊讶道:“刚刚我看到的果然是真的!”

  见父亲一脸茫然的看着她,皇甫紫逸当即把在街上被抢包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甚至骆方用怪异方法控制她的挎包不被抢走,以及直接弹开匕首的事也一字不漏的讲了出来。

  皇甫济听完,哈哈大笑:“几个小毛贼也用得着他出手?他没真正出手,那几个毛贼算走狗屎运了!”

  皇甫紫逸默默点头,心里再也不敢小瞧骆方三人。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四周雾气蒙蒙,骆方却早已不在房间。

  距离护卫队住房很远的一处空草坪上,这里正是骆方先前选定的地方。此刻,骆方正光着膀子,露出一身结实的肌肉,手上一把原力大刀缓缓挥舞着。

  忽然他挥舞大刀用力向地上斩去,“呼……”原力刀还没靠近地面就猛的消散在空中。

  “还是不能用力挥舞。”骆方摇头,手中一动,一把相同的原力刀又出现在手中。

  骆方握着大刀又开始挥舞起来,不一会儿,原力刀就重新凝聚了好几把,天也渐渐大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