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途未路
作者: 王中一
字体: 特大
颜色:          

  第十二章又入狼穴

  望妹成龙,哥哥慷慨解囊,第二天蒙蒙亮,老张就送去了钱,并多给了她伍百元作饭钱。送钱用接过钱,心花怒放,心想培训一星期后我就能去上岗赚钱啦!她开心得哼着小曲。

  送钱用来到约定地点,一会儿花里胡哨妇人也到,后面还跟着四个人,送钱用心一寒,心想,她招这许多兵是否不正常?又想,既来之则安之,总要去看个究竟,她跟着花里胡哨妇人一行就走。一进那深宅大院,送钱用四处一转,凭她的经验推测根本不是培训地,而是一个赌场。

  原来花里胡哨妇人是个“苍蝇头”,专门在外面拉赌客,软硬兼施,哄骗齐上,苍蝇专叮有缝的蛋,拉来一个赌客就能进帐二百元,今天拉来五个就能得一仟元。

  又一个魔鬼,这是强奸民意,强拉入泥坑,。送钱用发觉后决心冲出去,可赌场戒备森严,只进不出。“要出散局时一起出,”她被“保安”挡了回来。送钱用无奈,只得静下心来,心想,出污泥而不染,熬也要熬过这一天,闯过这一关,散局时出去了就万事大吉。屋中有一只“蝴喋犬",好漂亮,二耳不闻身旁事,一心专逗名犬玩。“汪汪汪”,一会后名犬不顺心乱叫,叫得送钱用心烦,她在屋中徒步。这时已开赌,很热闹,她徒着步,不由自主走过去看赌。

  旁观者清,明察秋毫,赌场收费名目繁多,头钱、场子钱、望风费、保护费、提成、发放发财钱……鼠窍狗盗,琳琅满目,设赌者坐山观虎斗,坐收渔利。不要说输了就是赢了也被各种费用洗劫一空。仔佃一看还有更奥妙的“出千”,庄家要啥牌有啥牌,还能算出对方手中的牌,庄家输少赢多,下家赢少输多。送钱用如一根电线杆矗立在那儿,喉中如被鱼刺卡住,要说不能说。为什么进赌场如老虎、出赌场如壁虎?为什么赌者都摇头说输,就是赢了小头,早已输了大头,今天盼明天好,一天又一天,倾家荡产也不见好的一天?奥妙就在这里——台子上不会出钱,棺材里却伸手死要钱。一进赌场,赌徒的钱犹如如放进榨油机一滴滴在榨干;一进赌场赌徒的钱就被赌头统吃,赌徒只得乖乖缴械。这是几千年来人人知晓的道理,代代相传,人们时时在敲警钟。可为什么一赌就忘记了这一古训,眼目不清呢?赌徒明白混张,明知故犯,猪狗不如。不赌最凶!送钱用瞎子吃馄饨,肚里有数目,不愿再看,她忙躲到隔壁,呼呼大睡。

  传来众人的欢呼声嬉笑声,送钱用被惊醒。鬼使神差走了过去。庄家正拉开皮包,里面整整一皮包钱,助手帮着他一个个配钱。庄家还拎起另一只包,也是整整一包钱,他自我吹嘘,我上次在一大城市中整整赢了一百万,今天到家乡是准备输些给大家,乡里乡亲扬扬名气!

  见钱眼开,心弛神往,心高气傲的送钱用中了抛砖引玉之计。上瘾容易戒瘾难,她二十天禁闭戒赌毁了,防线又被击破。

  明知山有虎偏往虎山行,明知明犯,送钱用又上了贼船豁上了虎背。死灰复燃。她身上带有哥哥给的二仟元钱,她一百一押还正神,一百变成了二百,二百变成了四百……到了收盘已赢了二千多元,就这样吊足了她的胃口,冲昏了头脑。她心想转运了,她做梦变蝴蝶——想入非非(飞飞)。此时,她正处于吸毒后飘飘欲仙的阶段,什么保证、发誓、教训全无影无踪。一发不可收,任何人也拉不回。她犯了一个致命大错,忘记了以前就是在这飘飘欲仙中走向失败。大祸就从明知明犯开始,第三天,到散局出去时,已输得身无分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