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亲们,看完顺便做下调查吧)

  筱白其实也是刚醒了一会儿,模糊的感觉自己的手被人握着,她的第一感觉就是被人占便宜了,马上就要起身呵斥,可她低估了中毒后遗症,她现在是脱水、脱力,哪还能坐起来骂人呢,连睁个眼睛都要费劲全身力气。

  努力之后,只是睁开了一条缝就再也睁不开了,无奈,只能眯着眼把这吃豆腐的家伙先拉到黑名单里,以后再慢慢报仇。

  可看到那人是胤禩之后,筱白赶紧闭上了眼睛,还生怕他发现自己醒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就是害怕被他知道自己醒了,也许是两人现在的关系比较尴尬吧,装昏也算是最天然的逃避方式。

  眼睛闭得上,可耳朵可堵不住的,筱白费劲的尽量集中注意力,想听清楚胤禩嘴里说的是什么,当她听到衷敏事件是个谎话之后肺就生生的气炸了,喜欢我?喜欢我还骗我,骗的还如此之大,揍你是必需的,但得等我身子养好之后,还得先学套拳,不把你揍得跪地求饶我就不是明筱白!

  可怜的胤禩一直在真心的认错,哪里知道那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挺尸状的筱白心里已经在想这些东西了,如果他知道筱白心里所想,那他一定会反思一下前世到底做了什么孽,今生得此大报,报复的报。

  把水递给筱白,送她一记白眼,“你说你都干了什么好事,先是送死,然后昏死,最后还来个装死,你良心和脑子是不是一块让狗吃了!”青梦的总结简短、有力,听得筱白一愣一愣的,什么时候她的文学功底如此深厚了?穿越加外挂吗?

  “好吃吗?”无比真诚的询问状。

  “你去死吧!”

  “啊,你虐待病号,四哥,救我啊!”

  ……

  内帐传来凄惨的叫声,间儿与文红对视一眼,然后继续各做各的事情,眉间的角度轻了许多。

  太医来送药时看到筱白已经醒了,高兴的老泪纵横,这下全家老小的命算是保住了,就差喊着“格格洪福齐天”了,屁颠屁颠去给康熙报信了。

  不多久,康熙、太子、查鲁……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都从筱白的营帐里走了一遭,当然,都是在屏风外面问了一声安,这面子不可谓不大,要知道她仅仅是个格格而已,权臣是不放在眼里的,可能是给老康面子吧。

  青梦忙到虚脱,看着每个人都紧张的不行,生怕一个闪失就把自己的脑袋闪丢了,陪着小心、陪着笑、陪着来去、陪着唠,整个一“四陪人员”,明筱白那死丫头后来累了,干脆干回了老本行——装昏。

  黄昏过后,筱白吃了晚饭,闹着要下床,说是怕肌肉萎缩,听得青梦嘴角抽风。全天下的人肌肉萎缩了也轮不到她明筱白啊。

  “十五阿哥,奴才先去通报,十五阿哥……”

  屏风外面传来守门侍卫急切的声音,看来十五阿哥今天是不顾筱白的障眼法了,非要看到真人不可。

  “怎么办?”青梦轻声问刚穿好衣服打算“散步”的筱白。

  “出去会会他”,颇具气势的一个冷眼过后,马上换上一副讨好的表情看着青梦,“如果我被他逼的遁入空门,日后一定要四哥给我报仇啊。”

  心里送她“脑残”两字,青梦直接选择了无视她,她越来越觉得任由筱白这么玩下去,等她俩归西之后,查阅历史课本,说不定会出现几十个字关于她的记载,不过肯定不是什么赞扬就对了。

  “筱白,已经可以下地了吗?”胤禑看着缓缓走出来的筱白惊异非凡,仔细看才看到筱白的步子有气无力的,明显在硬撑,就要上前去扶他。

  “十五弟,今天来的早了些啊。”

  每次都能碰到胤禩这煞星,胤禑也有些恼了,以前他怕八阿哥是因为自己势单力薄,又没什么权利靠山,可现在不一样了,他的背后也有了一位有势力的阿哥撑腰,对胤禩的忌惮必然就少了几分。

  想也没想,直接上前扶住了筱白,回头似有挑衅的看着胤禩。

  胤禩面不改色,依然带着嘴角标志性的微笑,可青梦却感到周围的温度骤降几分,似冰如雪。

  筱白自顾自的纠结着,既想气气胤禩,又不想被胤禑这么扶着,眼看着他还又靠近了几分,条件反射的想向后靠,结果,不小心,被自己别了脚,一个趔趄往后栽去。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下玩大了。”心里只来及想出这么个句子,人就已经到了胤禑的怀里。

  如果条件允许,青梦真的想抬手扶额,她到底是不是故意的啊。

  悄悄的,呃,勇敢的往胤禩的方向瞥去,果然一脸的绝对零度,吓得赶紧收回目光,免得冻伤。

  “没事吧?”胤禑关心的问,一边轻轻的扶她起来。

  明明想挣脱开胤禑的手,可就是一点劲都使不上,这种情况下,以后挨揍的恐怕是自己了。

  “我来吧。”青梦如观世音菩萨一样从天而降,想从胤禑手里接过筱白,可手上传来的力道显示胤禑不仅没有松手,反而加大了力气。

  筱白也感觉到胤禑的确过分了,“十五哥,我自己来就好。”

  胤禑仍然不松手,这就是“助人为乐”了,他是在试探胤禩对筱白到底是什么感情,说的那套兄妹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十五弟,你这是干什么?”十阿哥的声音传来,胤禑悻悻的松手。

  筱白力气不多,一下靠在了青梦身上,要不是青梦竭力抵住,恐怕两人就要来个“八脚朝天”了。

  胤誐身体底子很好,恢复的自然比筱白快了不少,虽然还发着低烧,也有些乏力,但他更担心筱白,索性就过来看看,刚进来就看到胤禑与筱白靠的很近,仔细看又看到胤禑似乎挽着筱白,这才奇怪的问了一句。

  “筱白,这些东西都是上好的补品,每天叫人炖了给你吃些,身子也好的快些,我先回去了。”胤禑稍微行礼,带着几分骄傲离开了。

  “十哥,你怎么好的这么快?”筱白奇怪的打量胤誐,这家伙肯定是溜出来的,走这几步路就喘着粗气,额头也有些细密的汗珠,“你赶紧回去吧,身子还这般就乱跑,小心留下什么病根。”

  正说着就听见帐外胤誐的贴身太监小声的传话,“爷,太医好像追过来了,咱们还是先回去吧,别连累了格格。”

  胤誐性子憨厚,与这小太监之间没什么严格的尊卑之分,听了他的话,也是憨憨笑了两声,再看胤禩黑了的脸,说了句已经放心了就回去了。

  这下就剩下胤禩这尊大神了,青梦乐得筱白吃瘪、受气干脆带着几个丫头熬粥去了。

  “熬粥不用这么多人吧,好歹留一个伺候我啊。”筱白不死心,还想把间儿留下,无奈青梦头也不回的说,“我打算多熬点,人手这还不够呢。”

  “呃,早点回来。”筱白有气无力的看着青梦的背影,心里开始给自己想墓志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