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四十二处伤,有三十四处外伤,三处内伤,肋骨有三根折,大腿一处被刺穿,身体大面积被划到,胸口三处差点伤到内脏,腹部也有一处。”毫无疑问的,比赛受伤之后的仙子再次被送回了旅馆。

  淑灵已经把仙子全身的伤数落了上千遍了:“你要完全康复起码要四个月,半决赛别指望参加了。”

  仙子将一碗大补汤一饮而尽:“理树师傅,我还要一碗。”……敢情他根本没听淑灵讲话啊!

  淑灵大锤在手,很想很想K下去。

  元老头说:“仙子,这次你太乱来了。”刚出口,元就后悔了,这不废话吗?对仙子说这种话,更是绝对的废话。

  仙子又喝了一碗汤。(还是根本没听见啊)

  换个话题吧!元道:“仙子,你最后用的那一招是?”

  “师父,你也没看出来吗?”

  “说实话,没有。”直接至极。

  “其实我用的是我的绝技。”

  “什么?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一招。”

  “我自创的,秘密,以后说。”仙子调皮的眨了一下眼。

  “说啊!”淑灵对仙子伤口一抓,弄得仙子哇哇叫,她是能钓胃口的人吗?

  “其实是‘七神虚步’和‘七重结界身’的组合。”

  “什么?”一旁的幽紫一惊:是自创的招式。

  “利用‘七神虚步’的超快速和‘七重结界身’的超坚硬,就能打出无敌的一拳,这就是我的新绝招。”

  “什么名字?”“嗯……,还没想。”众人倒。

  元道:“反正记得带上‘七’字,说什么也是本门绝学改进而成。”“哦!”

  “仙子,你怎么想到把这两结合起来的。”幽紫道。

  “在我第一天学法术就想到了,所以我才单学这两招。”

  “好利害。”幽心头一颤。

  “好了”理树开了口:“再换一次药,让仙子休息吧!”

  “我怎能休息,我还要……。”

  当,元道:“闭嘴,你当然不能休息,我要惩你。”

  仙子使劲揉头:“赢了也要惩啊!”

  “那天的事不算啊。”(卖书的事。)

  于是画地为牢,要仙子静思一整天。

  ……

  “好饿哦。”

  仙子捂着肚了,虽说要静思,但也不至于中餐与晚餐都没得吃吧!

  元要仙子静思其实是一个偏方,不以罚他的名义留着他,仙子能停下来吗?不过元做事太马虎,连饭也没给仙子准备,作为上人平时倒没什么,可今天仙子是重伤伤员啊!于是便有了快饿死的感觉。

  数星星吧!不一会星星就成了仙子眼中的糖果,月亮成了大饼,造孽啊。本来想叫人的,仙子又自信挨得过去,于是——接着挨吧!

  吱——门开了条缝。

  “哦?”

  “嘘——是我啊!”淑灵提了个食品篮,灵巧的进了仙子的房间,地板上用粉笔画了个圈,仙子呆呆的坐在圈里面。

  “饿了吧!我带了点吃的来。”淑灵说着打开食品篮。

  仙子瞪大眼睛道:“真的假的。我好意外哦。”

  “爱吃就吃。”不理他,淑灵生气的坐到一边看窗外的夜色。

  “吃,当然吃。”仙子终于下定决心,相信味道应该是……。

  只是吃了一口,仙子泪流满面,这味道那真是相当的…………强大,你亲自做的我当然感动,不过下次还是买零售吧!

  当淑灵回头时,篮子已空空如也。

  “唔。”淑灵有些意外,很好吃吗?

  其实仙子是以飞快的速度放入手镯了。

  “味道怎么样?”淑灵想确认一下。

  仙子大咧咧的一笑道:“我一吃就知道是你做的。”

  “是幽姐姐做的啊!”

  “是,是吗?”仙子心头狂汗,还以为文静的人一定能烧一手好菜。

  一道人影闪入道:“其实很难吃吧!”是幽自己,手中还提了一煲汤。

  仙子终于饱餐一顿,因为汤是理树师傅做的。“吃好了,我要睡觉了。”说着仙子就躺在地板上,淑灵硬拉他起来:“吃饱了就睡会变猪的。”

  “我还没你胖啊”当,仙子倒下。

  “睡吧!”淑灵收起大锤。

  弄得幽紫呵呵一笑,接着关心的问道:“对了,仙子,你的伤怎么样?”

  仙子一摆手道:“明天就又是一条活龙。我会以十足的状态和你应战。”

  淑灵一气,叫道:“死人头,说什么?要让着幽姐姐啊!”

  “不。”声音清脆如铃,幽站起身来:“仙子,你不可以这样,这会辱没你的武者之血。让我们全力一战吧!”

  “哦,听口气你一直都是全力应战的。”

  “师父是这样教我,这是我的——信念。”幽准备离开。

  “不怕输吗?”仙子追问。

  幽停住脚:“只有想赢。”回头一笑:

  “再说,强就是强,我早就清楚自己不如你了,你——仙子,才是‘最强的武者’,而我是‘尽力的武者’,也许有一天我会超过你呢!还过不是现在。没关系,尽力就好。”潇洒的甩发出门。

  淑灵一叹气:“这是尽力吗?这完全是搏命啊!可惜无论无论如何还是一个输,幽姐姐太可怜。不过。师兄,你还是要让着幽啊!”

  回头看见舒舒服服睡下的仙子。

  淑灵甜甜的一笑:“我让你睡的更沉些。”

  一个大锤K下去,当。

  ……

  (第二天,大家都很少见到幽和仙子,元说他们一大清早就到深山修行去,淑灵坚信幽是修行去了,而仙子——洗澡吧!

  另外流水岚和章洞都提前召开了庆功大会,不过报纸上只有两名新秀同出一个神域的话题,专家认定少年有为。)

  ……

  半决赛仙子VS幽紫,准时开始,

  “请两方选手上场。”

  幽紫纵身上场,仙子慢吐吐的爬上了比武台。

  广播扯着嗓子喊:“今天的比赛选手都是来自神域三号的选手,平均年龄只有十一岁,其中的仙子选手是公认的最强,最有希望得冠的选手,有十四位专家认为他能得冠并打破‘最年轻的冠军’的纪录,不过他有伤在身,能否得冠还看今天和后天的表现,让我们拟目以待吧!”全场为仙子加油。

  仙子蹲在地板上,只觉得无聊。

  “比赛开始。”

  仙子摆出起手式。

  幽紫轻轻的闭上眼:在我比赛的时候,师父只是不断的叫我放弃,在仙子比赛的时候,即使仙子进入绝境师父也坚信他能赢,为什么?难道在师父眼中,我还不是一个合格的武者,比起仙子根本不值一提,天哪,我的汗水到底换来了什么?……不过,没关系。

  猛的睁开眼:“就算今天必败无疑,我也会坚持到此比赛结束。”冲身上去:

  “仙子,见识一下我的战意吧!”

  元、理树一惊。

  坚持到比赛结束?什么?

  仙子心中淡淡一笑,有如郁郁葱葱的深林中,圣精灵沐浴着穿过雾霭的晨光:

  其实————————外表文静的幽紫,才是我们之中最坚强的吧!

  …………

  鸟儿已开始歌唱,太阳也挥洒着金光。

  只是和仙子的睡相很不配。

  淑灵敲响了门:“阿仙,今天不用洗早澡吗?”

  呼,门开了,仙子揉揉眼:“算了,今天突然很想大睡一觉。”

  淑灵不屑:“人家都是赢了才睡得踏实,你呢?输了还能睡得像死猪一样。”

  “是吗?和死猪说话的人。”

  当,仙子继续睡了,淑灵留下洗脸的热水气气的去了。

  天气不错,华云都今天报纸销量超好,头版头条是:半决赛大爆冷门,最有希望选手一招败阵。

  ……

  昨天下午,章洞VS流水岚

  章洞用一套从未有人见过的怪功,在第十四招的时候打败了流水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