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才没有呢,我欺负我媳妇呢。”沈野逸把唐皖一把搂在怀里,用手指点了下唐皖的鼻尖,然后见唐皖听到自己说的话之后,脸红彤彤的小模样,心满意足的笑了下。

  唐皖咋一听沈野逸说‘我欺负我媳妇呢’的时候,还没有反应过来,等过了一会儿,沈野逸用手指点了下她的鼻尖,她这时才明白过了,原来沈野逸口中的媳妇指的是自己。立刻小脸蛋就热像刚煮熟的鸡蛋一样,烫的不行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去表达自己此时心里的想法,好几次张口却说不出话来。眼泪毫无预兆地从她的脸上滑落,滴在了沈野逸的手背上。沈野逸在感觉到唐皖落泪之后,轻柔的捧起唐皖的脸,用自己的吻去抹干她脸上的泪珠,每一个吻都很轻柔,虽然很短暂,但是却包含了他对唐皖全部的爱意,他爱她,爱得刻骨铭心。

  “沈,沈野逸。”唐皖在感觉到沈野逸在亲吻自己的时候,沈野逸已经在她的脸上落下好几个吻了。

  “怎么了?”沈野逸此时的声音有些低沉,带着浓浓地魅惑色彩。

  “你刚刚是在叫我媳妇?”唐皖不确定的问道,即使沈野逸刚刚还在亲吻自己的面颊,但是唐皖还是害怕这只是一场美梦,梦醒了一切就回到原地了。

  “是,是......”沈野逸不断地笑着说‘是’,然后把唐皖紧紧地搂在怀里,想要用自己的温暖去为唐皖带来新的一切,‘新的一切里不再出现曾经的一切,不会再让她受到一丝的伤害。’这是沈野逸还没有发觉自己喜欢上唐皖时,就对自己说过的一段话,但是此时此刻他很想用这句话作为他对唐皖的誓言,一辈子的誓言。可是他暂时不想去对唐皖说,他怕自己这份浓浓的爱,吓到唐皖。又担心太多太多的事情了。

  假期的时间总是那么的短暂,就像长了翅膀的白鸽一样,说飞,就飞走了。唐皖抬头看着从阁楼屋檐处展翅飞翔的白鸽,她感觉到新的一切就像是展翅飞翔在蔚蓝天空中的白鸽一样,正在渐渐地拉开理想的帷幕。

  “哒啦哒啦......”唐皖刚刚从洗手间里出来,就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她笑着快步走到床头柜的前面,拿起手机。看着来电号码显示的是沈野逸的号码,就笑得更加更加的开心了,自己终于有一天起床的时候,比沈野逸早了。

  “喂,切,是不是以为我还在赖床呢......哼,我都洗漱完了,就等着您老人家给我送早餐过来呢。嗯,我等你,快点哦,我都快饿死了,好,拜拜。”唐皖接通了电话之后,就扑到了床上,趴在床上一边和沈野逸打电话,一边摆弄放在床上的玩具熊。

  这只熊是沈野逸和她去公园玩套圈游戏,赢了的奖品,虽然它一点也不精致,也不和唐皖一贯的喜欢蕾丝小公主的小熊风格搭调,但是她就是特别的喜欢这只小熊,每天回到家里的时候,她总是喜欢抱着这只熊,然后给沈野逸打电话,一唠就是好几个小时,把电话捂得十分烫手的时候,才恋恋不舍得挂掉电话,去上床休息。

  “有好吃的早餐了。小熊你听到了吗?”唐皖挂了电话之后,抱起小熊不断地在床上翻滚,兴奋地和小熊分享这个让她激动不已的消息。其实子从沈野逸和唐皖说交往的那天起,沈野逸每天早上都会带早餐过来给唐皖吃。

  因为带早晨,不方便骑自行车的原因,沈野逸还特意定制了一辆经过特别改造的路虎。每天把那辆路虎当做爱心早餐车一样,开去唐皖家的楼下,然后把早餐逮到唐皖家里,和唐爸唐妈还有唐皖一起吃早餐。刚开始的时候,唐爸唐妈还在诧异沈野逸怎么会特意带早餐过来家里吃呢。过了几天之后,唐妈唐爸就发现了唐皖和沈野逸的关心有所变化的事情,虽然表面上没有说什么,唐妈唐爸却明里暗里的暗示了唐皖和沈野逸,她俩并不反对她俩的事情,但是不可以有越界行为。可惜这些话唐皖是没有听出来,只有精得不能再精的沈野逸听出来了,他总是一脸严肃的说,‘叔叔阿姨,你们放心吧。’

  最近几年里唐爸的公司越做越景气,居然名气大的可以在本地同行业里趋于首位了。因为昨天唐爸就搭飞机去M国开会了,而唐妈想要去M国逛街扫货,也就跟着去了,家里只剩下唐皖一个人,刚开始唐爸唐妈还比较担心,家里只剩下唐皖一个人,她能行不呢?但是一想到沈野逸会替自己照顾女儿,夫妻俩也就放心的双双搭飞机飞M国了。

  “怎么才来啊?都快饿死了我了。”唐皖听到走廊里有走路的声音,下意识的就感觉出这是沈野逸走路的声音,就急忙的替沈野逸打开了门,站在门口迎接刚上到一半楼梯的沈野逸。

  “怎么穿着睡衣就跑出来了啊,快点回去。乱开什么门啊。万一是什么大色狼,看你咋办。”沈野逸笑着瞪了眼唐皖,就推着唐皖赶快回到屋里。这小区里人来人往的,虽说这小区的保卫工作做的比较不错,但是万一冲出来个色狼,被唐皖倒霉碰上怎么办啊!这时的沈野逸不知不觉的就把具有极强的杀伤力的唐皖,归到了弱势群体里面了。他忘记了,有几个色狼是能打得过唐皖这么个,既会道术又会魔法的怪人的。

  “嘻嘻。因为知道是你啊,所以我就出来迎接你了嘛。”唐皖嬉皮笑脸的答道。然后接过沈野逸手中的一个小食盒,把食盒放在柜子上,再接过沈野逸手里的大食盒,吃力的也放在了柜子上。

  沈野逸看着唐皖殷切的样子,立刻就感觉这妮子今天肯定又想去逛街了,不然不能这么的殷勤。想到这里,沈野逸换好拖鞋之后,就果断的拿着大小食盒去了餐桌那边。不给唐皖开口的机会,可惜他却没有想到今天的唐皖不想去逛街,而是想去买房子。

  唐皖见沈野逸没有开口夸奖自己今天这么的乖帮他拿食盒的时候,也立刻想到了,沈野逸这货肯定是以为自己想要去逛街,然后想要他陪自己呢。唐皖奸诈的笑了下,然后也没有点破,乖乖的帮沈野逸摆放餐具。

  “吃饭吧。”唐皖从洗手间里洗完手之后,沈野逸对唐皖说道。

  “嗯。”唐皖坐在椅子上之后,看着满桌丰盛的菜肴之后,立刻就想到了自己昨晚看电视的时候,看到电视里报道的一则新闻。

  新闻说的是一个市的幼儿园午餐时间家长用手机摄像头偷拍下的视频。视频里大声辱骂人的幼儿园的老师,被骂者是一个小班幼儿。因为幼儿没有乖乖吃饭,(因为这名幼儿年龄较其他幼儿小,还不怎么会用汤匙吃饭。)把饭吃的一桌子都是,就摁着幼儿的头,去强迫幼儿用舌头去舔弄在餐桌上的饭粒。幼儿不肯吃,就哭闹的想要挣脱开幼儿园老师的束缚。

  唐皖当时看到这个镜头的时候,她很想冲进视频里,拎起那个老师的衣领,去问问她,她此时此刻的行为,到底是什么行为,她的专业素养去哪儿了?被狗吃了吗?怎么可以这么的对待幼儿。

  后来电视又具体解释了下,那名幼儿园老师的个人情况,那名幼儿园老师并没有教师资格证书,而是这家幼儿园园长的女儿,她高中念到高二的时候,就不愿意继续念了,就磨着家里人去学校办了退学手续,然后去帮家里开的幼儿园给幼儿教课。刚开始的时候她对幼儿的态度很好,总是会给小孩子讲一些有趣的有教育意义的小故事或者是带着孩子做一些益智的小游戏。因为毕竟她受过高等教育的嘛,至少懂一点怎么去教幼儿。但是时间久了她的耐心和素养,就被这些什么生活技能都不会的幼儿,给一点一点的磨光了。渐渐地她对待幼儿非打既骂,而那些被她非打即骂的幼儿,被她修理了之后,也不敢和家里人说,要不是那天一个幼儿的家长因为过于想念自己的孩子,偷偷的跑进幼儿园里去看自己的孩子,也不会恰巧用手机拍下这段视频,那么她对幼儿的非打即骂的行为,永远都不会得到法律的制裁。

  “怎么不吃了啊?”沈野逸见唐皖拿着筷子一直若有所思的样子,就伸手在唐皖的眼前晃了晃。

  “啊,吃,说谁我不吃了的。”说着,唐皖拿起放在碗上筷子,开始快速消灭起了早餐。

  沈野逸看着唐皖飞快的消灭早餐的动作,没有说自己今天打算带她去新公司参观的事情。而是像唐皖一样飞速的消灭起了早餐。

  沈野逸从今年开始就打算起在地球的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公司,并且把子公司开到全世界去,力求每个国家的城市里,都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而他的这个打算,从月初开始已经逐步的实现了,本地的公司今天就要正式开业了。沈野逸在本地的这家公司是一家十三层的超级大卖场,里面几乎涵盖了老百姓日常生活必需的所有商品。但是却有层沈野逸却一直让它空着,沈野逸不知道自己的这家超级大卖场里还缺少些什么,所以也就那么的一直空置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