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就跟我走吧
作者: 福寿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都说“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欧艺溜溜地就碰到了那么一回。

  四月份是欧艺喜欢的一个月份,南方的木棉花想红色的火焰一朵一朵在枝头燃烧,粉色紫色的紫荆花开满一树,然后又飘落下来,铺在地面。这样的季节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生机勃勃。欧艺的心也满满的是快乐。

  这么快乐的一大早,欧艺就看到手机上有短信,是班长大人群发的信息。他经常会用信息向大家汇报同学聚会的事,或者群发一些问候的、节日的短信。欧艺已经是习惯了,有空的时候会好好看看,没空的时候只是打开瞟一眼,甚至都不注意到里面说的是什么。

  欧艺也是漫不经心地打开这条短信,黑色的括号有点特别。“……沉痛送别李木华同学……”欧艺瞟到这样的字眼,“李木华”几个字擦过眼前……她是那么熟悉的字眼。再仔细一看,这个内容就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她放下手机,看着大家在开会,脑子却想着“沉痛送别”几个字,赶紧又打开手机,再看一遍,心里就咯噔跳了一下。她回短信:“什么意思,你能说清楚点吗?”她把手机放下,心焦得等不及回信。她拿起手机走到外面,拨通了班长的电话,问候的话都来不及,直直地问:“李木华是怎么回事呢?”班长说:“他昨天走了。是心肌梗死。”欧艺说:“你开玩笑吗?”班长说:“这事情,不能开玩笑的。他过量喝酒,在酒桌上就倒下了。”欧艺说:“为什么不抢救?”班长说:“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是后来的事情了。那个病,很快的。中午还有同学看到他和他打了招呼的,晚上就听说了,还不相信。直到打电话给他单位才敢确认。大家都不相信的。”欧艺对着电话,喃喃地说:“真是疯了,疯了……”她挂了电话,不知道怎么让自己相信,马上打给林玉:“林玉,他们说李木华心肌梗死走了。你听说了没?”林玉说:“不是吧?他们开玩笑。”欧艺说:“他们不会拿这个开玩笑的。”林玉说:“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个人,真是气人哪,怎么那么不懂事?我再问问其他人看他们知不知道。”欧艺知道,林玉和她一样,不是想证实,只想看看能不能找人推翻班长的说法而已。欧艺电话一挂,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泪水顺着脸往下滴落。好久好久,她才把眼泪擦了,走进办公室。

  一整天,欧艺都在一种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的怪异的心情里。伤心了半天后又恨李木华,那么不爱惜自己。这样的痛苦叫大家怎么承受呢?一天的忙忙碌碌使人麻木,中间歇下来的时候,仿佛知道自己有一个伤口在痛,却摸不着。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欧艺才能静下来哭了一场。眼泪泉涌一般,她拿了毛巾捂住了嘴。

  第二天,赵一山过来看她,,她没说起李木华的事情。赵一山看她眼肿肿的样子,也摸不着头脑。晚上,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欧艺又一次哭得一塌糊涂了。

  欧艺从来没和死亡那么的靠近过,她在后悔李木华最后一次叫她出去走走而自己都没见。她在想其实李木华一年多来在喝醉的时候经常打电话说些不着边际的话,是在和她道别。如果能认真且当一件重要的事来劝他少喝点酒,是不是就能把他劝住呢?他应该会听自己的话的……每每想到这些,就又掉眼泪。她现在确信人死了是什么都没有的了,要不他怎么会不托梦告诉自己要走了呢?一点预兆也没有。不是说人死后会再走他曾经走过的路,要把他的脚印收走的吗?那他有没有走到自己的心里把他留在心里的脚印也收走了呢?从此以后,这个世上再也没有李木华了。

  林玉不停地发信息给她,说好好活着就是对好朋友的最好的祝福,还说会陪欧艺白头到老再慢慢地讲年轻时的浪漫的故事……

  欧艺慢慢地平静下来的时候,心里一个念头也越来越清晰。人的生命是那么的短暂,钓名沽誉也好,风花雪月也好……都要好好珍惜。一个人生命是多么的宝贵啊。醉生梦死是对亲人、朋友还有所有爱自己的人的不负责任的行为。

  她突然厌倦了这种停不下来的工作了,她决定要离开S市,决定要寻找自己想要的生活,一种可以让自己的内心得到安静,精神世界的内涵更丰富的生活。她的这个想法没把赵一山设计到里面。她不是不想爱,她觉得自己可以放弃的东西,赵一山不一定能放弃。她觉得他应该知道自己怎么办的。

  欧艺去意已决,心里就轻松多了。她一边吩咐家人帮她在那边打理退出去后的自己要做的事情,自己还像从前一样上班和生活。她估计老家的那边的事情要安排好,最少需要三个月的时间。接下来的三个月她是这样安排的:一周培训下面的主管两次,是关于管理和经营的理论知识,目的是让她们在以后的路上能有用武之地。每个自己的客户都回访一次,把自己销售的产品用一个表格详细列出具体情况来,重要的地方做了标记,这样客户就一目了然……大家都没想到欧艺在做的工作意味着什么。以为她是在沉寂了之后的再次准备起飞。

  周末,她特地把赵一山约到家里。赵一山第一次能有时间好好地和欧艺待一起。欧艺弹奏一首古筝名曲《十面埋伏》,声音时而缓慢,时而急促,让人体会了战场瞬间变化的风云。虽然演奏的技艺不算高超,但自娱自乐也很不错。赵一山听完鼓掌,欧艺也像一个演员谢幕一样鞠个躬。晚上,欧艺下厨做了几道菜,一道清蒸鱼,一道菠萝鸡,一道蒜蓉炒通心菜。赵一山欢呼,说自己真是有口福了,是妈妈菜的味道。吃完饭后,欧艺又像平时自己静坐的时候一样,在阳台泡上一壶茶,把所有的灯关了,两人静静地享受难得的夜晚。

  赵一山说:“你不觉得你的这个习惯真的和我很相似吗?我也经常在天台上自己静坐。其实这样的时间才可以使人头脑清醒,心灵安静。”欧艺点点头,说:“这里的生活节奏太快了,快到你来不及思考什么。而活在这样的节奏下,人就变得功利和浮躁。像我这样,在人前固然风光,却存不下一点能滋养心灵的东西。我怕这样一直到老,两手空空什么都没有了。”赵一山拍拍她的膝盖,摇了一下,说:“不要那么的伤感,这是触景生情吗?不是吧?上一次看你伤心了好多天,是为了什么事情呢?”欧艺就说:“哦,是一个老同学离开我们了。”赵一山说:“青梅竹马吗?想不到表面风风火火的你还真重情的。该放下的时候要放下。”“是触动很大的。我觉得放不下了。”两人后来就一直无语。赵一山走的时候,欧艺一直把他送到楼下。这是从没有过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