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在梁山东南方向的郓城一个叫做武安镇的地方,在其中一个叫做陈村的地方,有一个陈秀才,他的名字就叫做陈梦鸥。

  说起这个陈秀才,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每个认识他的人都是对他树起大拇指,原因是他在这个陈村中是学问最高的,还有他十分的孝顺双亲。

  陈梦鸥,男,今年十九岁,未婚,虽是一个文弱书生,长相却是出众得很,端的是相貌堂堂,英气逼人。不过因为他读得书多,浑身都透着一股书生气,加上家境比较贫寒,几次进京赶考,只因流年不利,都是名落孙山,所以考取了秀才几年了,还是保持着秀才的身份。说得不好听一点,陈梦鸥就一个穷酸秀才。不过,这位陈梦鸥也有着铮铮傲骨,如同诗仙李太白一般不肯摧眉折腰事权贵。故此,他虽在大多数的才子当中有着不小的名声,却是在仕途上

  混得最差的一个。平时都是以千里马自命,总是暗叹遇不到伯乐来赏识自己。

  陈梦鸥的双亲还健在,他的父亲叫陈老四,母亲是孙大娘。今年已经近五十岁的人了。陈老四四十九,孙大娘四十八。两人都是务农的,对于有这么一个才高八斗的儿子,他们都开心得很,每当向别人提起陈梦鸥来都是带着浓浓的自豪感。他们对于儿子的未来那是充满了信心,在儿子落第的时候,这种信心都未曾动摇过。这也让陈梦鸥对于双亲更加孝顺了。

  陈梦鸥这两天除了和他的几个好友一同习读诗书外,就迷上了钓鱼。他之所以喜欢上钓鱼,一来,可以消磨掉他那无聊的时光,二来,如果能够钓上鱼的话,也可以让他家中减轻一些负担,有鱼吃,肉也可以少买一点。

  陈梦鸥的钓鱼地点就在陈村的白水潭边。这个白水潭是村中农业的重要水源,它连接着几条溪流,长年有活水,所以显得很是清澈。只是由于水中央比较深,在潭边也看不到潭底去。白水潭的面积也有几十平方米左右。其中就有着很多的鱼虾在此栖息,可以说,只要肯耐得住性子,在水潭边坐上一段时间,就有很大的机率钓上大鱼。

  陈梦鸥到白水潭边时已经是巳时,潭边早就有或老或少的几个常见的钓客在了,他与他们招手打过招呼之后就自行找一个有树荫的位置坐了下来,上了鱼饵,将背挺得笔直,静等鱼儿们来上钩了。

  不知是不是陈梦鸥的运气今天特别好,才下钓片刻,就钓上了一条两斤重的鱼,他重新上了鱼饵,再次将鱼钩抛下水去,这次,他似乎用力过头,鱼钩被抛得很远,很沉,他正想往回收线,却怎么样也收不回来,感觉上他钩住了什么东西,那条钓鱼用的线被绷得紧紧的,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要断开。

  陈梦鸥这个人就是非常固执的人,他见鱼钩被扯住了,不再可以动得分毫,那股倔劲就上来了,他加大了回拉的力度,和水下的那个什么东西较起劲来了。

  啪的一声,鱼线断开了,陈梦鸥毫不惋惜,却被水底下那弄得自己鱼线也断开的那个东西给勾起了兴趣,他从小就是在白水潭中玩水长大的,水性了得,这好奇心一上来,他也就再也忍不住了,当下,就脱下了身上的外衣,只留下了一条裤衩在,然后托坐在他旁边的一个乡亲帮他看一下从身上脱下的衣物,再让他们暂时收起钓鱼钩来,不然,他等一下在水里不就有可能被当成鱼来钩住了。

  那些一同在潭边钓鱼的乡亲看到陈梦鸥的这般表现,都是好奇的说道:“陈才子,你这是干什么啊,这么凉的天还要下水去游个泳啊。”

  陈梦鸥边脱衣服边回答,“我刚才感觉到水底有什么东西,所以要下去看个究竟。”

  村中的平静生活也太过无聊了,现在陈梦鸥发现了水下有东西的话一开口就将潭边很多人给吸引过来,围在他的身边,都顾不上什么钓鱼了。

  一个村里的小孩子大声叫道:“梦鸥大哥,是不是水下有什么宝贝啊,记住哦,到时是见者有份。”

  陈梦鸥斥道:“去,我找到好东西还会忘了大家吗?”

  “有会水的和梦鸥他一起下去啊,找到什么东西谁也不能独吞。”

  “这个当然。”陈梦鸥说完第一个跳进水里去了,在水里划了几下就下潜到了他刚才鱼钩被扯到的地方去。

  在陈梦鸥下水之后,也有几个水性比较好的村民跳了进去水潭当中。

  陈梦鸥闭住一口气,将自己的身体潜到了接近水底的位置,就发现在前方有一团模模糊糊的影子,好像是一个人被捆着定在那里的,看其身上的衣服,和身段,似乎是一个女孩子。

  她是脸朝下,因为在水底,也看不清楚其模样。只是感觉到她还在动。

  陈梦鸥的第一个感觉就是遇见水鬼了,产生的念头就是赶紧逃。但是他感到身后多了几条人影后,胆就壮大起来。

  一个加速,就游到了那个女孩子的身边。不管三七二十一,拉住对方的手,入手处还有点温度,这就让他消除了心中的疑虑了,这个绝对不是鬼,而是人。

  然后才感觉到他拉住的不是一个人的重量,而是至少两个人以上的。

  仔细一看,才看到在那个女孩的身上还绑着一块硬大石头。难怪她会在水底没有浮出水面了。

  后面跟来的几个乡亲看到陈梦鸥在水底拉出一个人来,都是很惊讶,不过也没有多问什么,想问,在水底也问不出口啊。

  很快,陈梦鸥在几个乡亲的帮助之下,把在水底的女孩,连同那块在她身上的大石头都一起弄上了岸去。

  在岸上,陈梦鸥才看清楚了他所救的女孩是什么模样了。

  她身上穿着绣花黄衫,脚上没有穿鞋,露出了两只玲珑的小脚,引人遐想,她身上的那块大石头已经被人合力给解下来了,放在一边。这块大石头,就是捆住一个彪形大汉也会立刻被沉入水底,更别说这么一个身体单薄的女孩了。

  这个女孩在被救出水底之后,就咳出了几口水,看样子在水底她是喝了不少水了。肚子都鼓得高高的。而且,在女孩的后脑处不时的渗出血丝来。看样子她被人沉入水底之前受过伤了。

  旁边在看热闹的一些小孩子看到这女孩鼓起的肚子,都有些激动:“是谁这么狠心,把一个怀孕的女子沉到水里去啊。”他们以为这个女子的肚子是怀孕所致呢。

  陈梦鸥为了救人,也顾不上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了,他在村子里也经常碰上失足落水的人,救护的方法早就熟悉了。当下将这个女孩倒提在手上,抖动了几下,那个女孩的口中就如同喷泉一般涌出了大量的水来,那个大肚子的模样也就消失不见了。

  待得陈梦鸥将那女孩放下,她已经能够均匀呼吸了。只是看样子她还是昏迷不醒啊。

  围庆陈梦鸥周围的乡亲刚才为了不影响他的救人行动,都没有开口打扰,这时,,见他已经放下了那个女孩,也就开始纷纷议论起来了。话题当然离不开这个被救的女孩子了。

  陈梦鸥这才穿上他自己的衣服,现在虽说还没有到严寒时节,但是阵阵秋风还是给人一种凉意,何况他刚从水下出来,刚才顾着救助这位女孩,还没有感觉到冷,现在一静下来,就开始打冷战了。

  和陈梦鸥一同到水下去的乡亲也都穿上各自的衣服,边穿边问陈梦鸥:“这个女孩没事了吧?”

  陈梦鸥对他们说道:“暂时是没有事了,如果我迟一步下去救出她来,她就要被淹死了。她肚子里的水都被我给抖出来了,只是她头上还有伤,看伤口应该还过不了多久的时间。”

  “梦鸥啊,看来,上天是注定要让你来救她啊,你不是还没有找到心仪的对象吗?我看这女孩样子还不错啊,你可要好好把握啊。”一个平时和陈梦鸥很熟的乡亲开起了他的玩笑。

  “青叔,您就别开玩笑了,求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可不是贪图对方什么的才伸出援手的。”

  “我看事情不简单啊,这么可人怜的女孩被捆上大石头沉入水底……”一个乡亲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看法来。最后他也不敢下结论,只是他的想法一提出来就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很多人都发出了附和声。

  “而且她的身上还有伤口,看来对她下手的是对她有仇的啊。”又一个乡亲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会不会是大户人家的小妾被正室夫人嫉妒,遣人对小妾下的手啊。”这一个的想象力看来很好,想到了情杀。

  “我看有这个可能,这么好看的女孩,我就下不了手啊。”

  “救了这个女孩,不知是运气还是晦气了。”也有的乡亲对陈梦鸥的未来开始担心了。

  “行了,大家别胡思乱想了,等到这个女孩醒过来,问一问她不就清楚了吗。大家还是帮梦鸥他把这女孩抬到他家中去吧。”

  于是,有人在白水潭附近的一户人家借了其门板,众人七手八脚的帮陈梦鸥将那个女孩放上门板,再帮他抬往他的家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