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电能
作者: 桃仙喂马
字体: 特大
颜色:          

  嘭咚!

  还没等李智整明白呢,又是一声震响。这次李智有了心理准备,倒没有出现满眼亮晶晶。

  外面到底咋回事呢?

  李智禁不住好奇心,轻轻的贴到门边,牢牢的抓住了扶手,猛的打开了房门。

  噗通!

  一个黑影贴在房门上,照着李智扑了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李智想也没想,脚一蹬,就远远的跳了开来。

  待站稳,李智这才注意到,扑进房间的那位居然是刘流。这小子脸上带着抓痕,头发上带着血丝,手里紧紧的抓着一块红砖头。而在门外,躺着两个人。他们两个满头满脸的血迹,一身练功服褶皱不堪,狼狈不已。

  而站着的却还有三位,孙强和他的一位蓝带同伴。两人满脸的愤怒,练功服破烂不堪,松松垮垮。另一个就是马一宗,只是这小子手里也抓着一块砖头。他的长发很是凌乱,神情焦躁中带着狂野。

  随着李智突然打开门,众人如同施了定身法,全部怔怔的站着。

  看到这复杂无比的现场,李智歪着头,捏着下巴纳闷了。这又是搞的哪一出啊,刘流和孙强不是一伙的吗?咋现在搞起了内讧,这太出人意料了,让人想不通啊。

  “李智?”

  就在李智妄想理清个头绪的时候,地上趴着的刘流伸了伸胳膊,挣扎了一下,叫了一声。

  “啥事啊,你们这是?”

  能站得几位都是自己的敌人,虽然不知道因为什么打起来了,李智还是保持出了绝对的警惕。现阶段,自己的敌人的敌人,可不一定是战友啊,还是多留个心眼比较好。

  “帮马一宗。”

  刘流看了看李智,说了一句,吐出来一口血,趴在地上没动静了。

  “嘶,玩得还挺大啊。我说,你们这是搞啥呢?”

  李智看着那有一摊鲜血,有些心惊。带着些微的胆怯,李智弱弱的问了一句。

  孙强两人没有搭理李智,更没有防范马一宗,却是把视线看向了房间内。房间内,林大成和孙哥,好像是死人一般,一躺一趴更加没有动静。

  脸皮抽搐了一下,孙强动了动嘴皮子,酝酿了好一会,才怯怯的说道:“李,李智,他,他们怎么了?”

  说着话,孙强慢慢的抬起手,指着房间内生死不知的林大成两人。

  听到这话,再看看孙强的表情,李智的脸上慢慢的浮现出淡淡的笑容。孙强该不会是被我的手段吓着了吧?若是那样,我倒是可以借点气势啊。先把孙强他们搞定,再说刘流他们的事情。

  打定了主意,李智笑容和煦,满面春风的向前走了一步,悄声对孙强说:“他们让我给你说……”

  说到最后,李智干脆的不发声了,只在那动嘴皮子。

  “什么?”

  带着莫名的疑惑,孙强上前走了一步靠近李智。孙强感觉事情太怪了,龙啸羽的两个保镖揍个人还不是轻而易举的,咋现在躺在房间内一动不动呢?他们到底和李智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诡异的让人摸不着头脑呢?现在,突然听到李智传话,孙强赶忙的附耳上去,生怕漏听了。

  “他们让我给你说,你是一个傻逼。”

  见孙强真的靠过来了,李智亲热的攀住他的脖子,手指不着痕迹的点在了他的肩井穴上,柔声细语的说道。

  “哦,嗯?”

  孙强听到李智所说后,轻轻的应了一声,一寻思不对劲,猛的瞪大了双眼,气恼的看着李智。

  李智轻轻的一推孙强,随意的说道:“倒吧。”

  孙强刚要站稳,可突然的发现两腿居然不听使唤了。他翻了翻白眼,带着疑惑不解的神情,噗通趴地上了。

  “你……?”

  孙强的另一位同伙,见孙强毫无征兆的倒地了,气愤难平的伸出了手臂,指向李智。

  “你是蠢货。”

  见对方居然无视自己的存在,马一宗抄着砖头,就拍在了这位蓝带的脑门上。

  “呃?”

  这位蓝带更加干脆,身子一软,连点豪言壮语都没有留下,直接昏了过去。

  见跆拳道馆的四位‘高手’都趴在地上了,李智稍稍的舒了一口气。剩下的刘流和马一宗,李智倒不担心。这两位的身上,还有自己遗留的电能呢。搞定他们,分分秒秒的事情。

  “马一宗,你们这是搞的哪一出啊,怎滴窝里反了?”

  李智说话时,脸色平静如波,语气丝毫不客气。

  马一宗扔下砖头,赶忙的凑到刘流的身边,查看起来这位异姓兄弟的伤势。见对方并无大碍后,他扭过头,脸色尴尬的看着李智说道:“我们不想跟龙啸羽混了,想换个东家。”

  一听这话,李智有些动容。

  东家?

  他们能够尾随到这里,并且不惜跟孙强他们撕破脸皮,唯一的可能就是为了我啊。他们怎么会想到我呢,又是什么让他们有了这种的转变呢?

  在脑海中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自己跟刘流他们接触的几个场景,李智猛的意识到一个问题。他们之所以会选择自己,就是因为生命能的神奇药性,和自己讲述的那虚无缥缈的点穴手法。这两样,无论任何一种都能颠覆普通人对武学的认知。而同样的,也能让他们产生强烈的好奇心和恐惧心理。

  定是这样了。

  在心中推测出结果后,李智脸上消失的笑容再次的回归。他看着马一宗,神态褚定的说道:“你们是觉得我没有背景,又有些许的能耐,比较容易忽悠才有这样的选择的吧?”

  闻听此言,马一宗的脸上顿时露出慌乱。虽然他极力的掩饰,但李智终究确定了,他们正是有这种让人反感的想法。

  “你们能有这种想法,无可厚非啊。并且,我对你们能有这种想法,还感到高兴呢。我至于能够得到某些人的认可了,虽然才两个人。”

  虽然心中很是失望,但李智还是摆了摆手,稍显郁闷的说道。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们想做出一点点改变。宁为鸡头,不做凤尾。我们相信你有那个能耐,只是暂时没有展现出来罢了。”

  看着李智不痛快的样子,马一宗收敛了慌乱神色,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

  “行啊,既然你们愿打,我也愿挨,就这么说定了吧。”

  李智想到自己单枪匹马,啥都没有,眼前的便宜小弟不要白不要,干脆的应了下来。

  “真的?”

  马一宗真是没有想到,李智居然如此干脆的就答应了。

  “当然。不过呢,这里还有几个人皮痒啊,你们是不是?”

  想要把一个人绑在自己的战车上,最好的方法,那就是有共同的敌人,李智不得不玩起了‘投名状’的策略。

  马一宗看了看李智,心中衡量了一下。随之,重重的点点头,眼中闪过阴狠,说道:“没问题,我喜欢李连杰的那个电影。”

  说完后,马一宗捡起砖头,径直的走进了‘跆拳道馆’。

  林大成刚刚坐直身子,正给腿部按摩着,就看到马一宗气势汹汹的杀了进来。

  “你他妈的干啥?”

  不等马一宗靠近,林大成伸着胳膊,眼露寒光的指责上了。

  “干你妈。”

  马一宗远远的就甩起了胳膊,把砖头块子扔了过去。

  “我草!”

  见马一宗根本不怯怕自己的声势,说动手就动手,林大成一拍地板,朝一侧翻了过去。砖头块子擦着林大成的衣襟,跑到了房间内的角落里。而这恰恰给了马一宗机会,他一弹跳,如武松打虎一般冲了上去。对着身形不稳的林大成,就是一顿海扁猛踹。

  可怜的林大成,在马一宗这种不入流的强势攻击下,迅速的变成了猪头,但却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解决了林大成,马一宗跨在孙兄的身上,一阵海扇。孙兄那长的个性的脸蛋,肿的成了皮球。本就不大的眼睛,更加小了,几乎找不到了。

  揍完了龙啸羽的两位保镖,马一宗捡回砖头,站到了孙强的跟前。

  “哥们,凡事留一线,事后好相见,别把事做的太绝了。”

  孙强扶着地面挪到墙根坐着,眼神躲闪着做着最后的挣扎。

  “好啊,我留一线。”

  马一宗说着话,砖头已经照着孙强的脑瓜子飞了过去。孙强的眉头上,顿时裂了道口子,鲜血长流。在不甘委屈的情绪中,孙强脑袋一歪,昏了过去。

  “我留你一条小命,够意思吧。”

  马一宗在走向刘流的时候,轻飘飘的撇下一句话。

  看着马一宗在那一阵的忙活,李智脸色如常的在那看着,心下也变得稳若磐石。马一宗玩这么一出,以后万万没有可能再背叛了,他一下子得罪的人太多了。

  在马一宗扶起刘流后,李智环视了一圈,率先的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十分钟后。

  龙凤呈祥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李智和刘流三人并成一排看着热闹的校园。刘流已经在卫生室包扎了伤口,并且清醒了过来,只是精神上有些颓废。按照他的话说,没有亲自揍人,感觉很不爽。

  “你们的路子该换换了,在学校内混下去实在是没有多少意思啊。去找个工作吧,安安分分的成家立业。”

  在一阵沉默后,李智率先打破了沉寂,满是关切的提醒道。

  “我们也不想混了,想到社会上去找点营生。而这么一次的行动,却是让我们的时间提前了。我们的大四生活也该结束了,很多的同学已经找到了心仪的工作。我和刘流原本商量着,跟你套点关系,说不得以后有大用。现在看来,咱们居然站在了一起,真是世事无常。”

  马一宗和刘流对视了一眼,自嘲的说道。

  “到社会上干什么,拿到毕业证了?”

  李智看着两位那浓浓的兄弟情,心中酸涩的好奇问道。

  “不用毕业证,我们去混社会。我们两个都喜欢那种热血的日子,何况我俩还有点文化,权当是有文化的流氓吧。”

  听了这话,刘流也不禁的笑了起来。即使牵动伤口,刘流也是极力的忍受着,露出笑脸。

  马一宗的这个决定,倒是让李智感到些许的意外。混社会?李智还真是不知道好与不好,他只知道那个活不好做,是拿着小命开玩笑。可自己现在也是前途未卜,不能给他们丝毫的建议。

  “注意安全,尽量的少受伤。”

  想了一阵,李智终于给出了这么一个提醒。

  “谢了,我们有心理准备。这三年,我们没少跟社会上的人接触,多少知道点。对了,我们下午就离开,趁着还有时间,给你说点龙啸羽他们三巨头的事情吧。”

  马一宗轻轻的点头,致谢,随之神情郑重的提到了龙啸羽。

  “哦,龙啸羽?说吧。”

  李智对龙啸羽他们三巨头的事情知之甚少,只是知道一个大概的身份。而现在,他们的追随者倒出来的东西,定是有不凡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