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圣皇路
作者: lee的笔记
字体: 特大
颜色:          

  眼看着云霄就要死在原始圣人的手上,云霄身上忽然涌起一道摄天的剑意,将云霄牢牢的护住。

  “通天!”

  原始看着云霄身上的剑意叫着自己师弟的名字,知道自己失算了。

  原始察觉到自己的弟子有难是因为姜尚魂归昆仑山求救自己。原始才惊觉自己有些大意了,只是注意防范通天而对于自己的的弟子太自信了。结果因为自己太过于宠爱弟子让他们实战经验不足,连连在骁勇善战截教弟子手中吃瘪,更是没有看护好姜子牙让封神之人丧命。一怒之下才投影冀州,相救自己的弟子,也是给截教中人一个教训。

  如果不是三霄一再冒犯圣颜,原始也不至于和几个小辈认真。

  而通天则是通过云霄算出自己的弟子有大难。云霄先前到金鳖岛请罪,早已惊动了通天圣人。还没等通天圣人召见云霄,云霄得到了自己的兄妹前往冀州城寻仇,连忙前来相助。

  碧游宫内的通天看着云霄离开的身影,嗟叹一声。随后在云霄不知情的情况下赐他一道剑意防身。

  原始牵制着通天,何尝不是通天在牵制原始。两人若是随意出手,只不过是撕破脸面而已。但是门下弟子就遭殃了。两人谁也不愿开启这个头。

  原始的投影压根就不能算出手,只是一丝神念拢聚了四周的灵力而已。只不过是三霄的心神被圣人威势所夺,落入圣人的算计中而已。

  真若是圣人投影出手,一眼就能将他们灭杀,何至于出手!

  既然原始没有真正出手,通天怎么能亲自出手?一道护身剑意就好了。

  任凭云霄怎么样驱使剑意,剑意只是护着她,不为云霄所用。更将她束在剑意中,带着她向金鳖岛飞去。

  原始也不想现在就和通天起正面冲突,不再理会云霄。一击将混元金斗击碎,身上越发模糊了。可以见的混元金斗的品级,就连圣人也不敢说轻松的毁掉它。

  混元金斗没有了云霄的坐镇,有被原始攻击,十二金仙应声而出。只不过成了身无法力的凡人,眼看着就要摔死在冀州城外,成为被摔死的金仙。一股轻柔之气将他们托起,轻轻的放在地上。

  原始圣人不满的看着自己的得意弟子,投影化作光芒散开。

  三天之后,阐教福仙云中子带着从太上圣人处得来的九转金丹来到冀州城。

  “这是你们的劫数,服用过金丹之后,意味着你们劫数已满。杀劫已过,去留由心!”

  云中子转述着圣人的原话。看着面前的金丹,广成子拿起金丹吞入口中。其他人也不甘落后从云中子手中拿走金丹。

  只有四人例外,文殊,普贤,慈航和玉鼎,拿金丹而不服用。

  三大士一向和燃灯法师走的近,脱困而出之后就求教燃灯法师。燃灯看着心中萧索的三大士,发现他们三人的心境十分符合佛教教义。便传授了给他们。给了他们另外一条通天之路。

  而玉鼎则是对于自己表现很失望。玉鼎教导杨戬一向是以实战为主,以战养道。而他自己却理论大于实践,实力发挥不出来。

  十二金仙也是分三个等级,第一等是广成子、玉鼎、太乙这三位为首的法力雄厚的大罗金仙圆满境界的人。第二等是三大士和清虚、道德等这样虽然法力稍逊,但是也是大罗金仙中的强者之人,第三等则是黄龙、赤精子这样的大罗金仙中实力垫底的人。杨戬等杰出弟子也步在这个阶段。

  一颗九转金丹让凡人立地成仙,就看到广成子等人实力不断飙升,人仙,天仙,金仙,大罗,瞬间实力尽复。也有一人实力没有恢复,太乙真人在恢复到天仙之时,就将金丹药力化为仙气,不断的冲击着三花和五气,想要恢复自己的实力。

  一颗金丹可以造就一名大罗金仙,但是确实向黄龙这样的大罗金仙。他们还有机会达到大罗圆满,却丧失了冲击准圣的机会。

  玉虚宫内,原始圣人看着自己的大弟子广成子,对他很是失望。如此绝佳的历练机会就被他放弃了。而太乙和玉鼎则让原始心中微喜,看着稳重而好谋的太乙,和决断果敢的玉鼎,心中想着太多。

  “以后的阐教有太乙,玉鼎和云中子三人,我可全心求大道乎!”

  原始连看也没看三大士一眼,他们不像燃灯道人那般法力深厚,如果圣人不专门注意查看燃灯道人,也不会知道燃灯修炼了佛教功法。而三大士现在身无法力,佛教功法在体内一览无遗。如何能欺瞒原始圣人的如炬法眼。

  “罢了,好歹我们师徒一场!为师最后再送你们一场造化吧!”

  广成子不知道天大的机缘从自己手中溜走,还有些自得。阐教三大高手中只有自己恢复了实力,也好自己加紧修炼不难将实力全部恢复。那是不管自己的两个师弟做着怎么样的打算,都无法动摇自己在阐教中的地位。

  圣人的现世让大商炸了营,大商军队一撤再撤。大周之人首次走出冀州城。

  姜尚在燃灯道人的帮助下顺利还阳,主持着军务向外开拔。

  太乙和玉鼎知道自己依然脱劫,便向广成子辞别,他们要回昆仑山去,不再参与封神之事。

  广成子听此大为高兴,三皇时期自己辅佐轩辕成皇,获得天地承认,得天地功德护身,成为阐教三大弟子之首。现在看到大周有胜机,便想再次辅佐姬发鼎立人皇,再得功德。自圣人出手,胜局已定。两位师弟的离开让他多了一份功德,心中如何不喜?

  三大士也想和广成子辞行,只不过燃灯必须留下保护姜尚师弟,他们还要向燃灯请教佛法,不便离开随军而行。

  送别了太乙、玉鼎、云中子,在姜尚的一声令下大军向着朝歌进发。此次一路上再无能人相阻。只有兵力的相拼,大商的妖军,修罗兵和大周的天兵、散修不断的交战,双方死伤无数。开辟出了一条通向大商的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