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芒
字体: 特大
颜色:          

  出租车在丰都城中左绕右绕,慢慢的驶进一处幽深的小巷,司机突然停车,他说前面的路车不好走,他只能送到这里了。

  异能二人组表示理解,付了车钱,就下车步行了。

  小巷子地面上都是有年头的黑砖,磨得油光发亮,小巷两旁是长着苔藓的古墙,两人慢慢的走着,终于这条巷子走完,来到了一个胡同口,胡同口就是几条巷子汇集的地方,有着一小片空地,空地边上,正好有着间杂货店,一个看起来六十多岁的老头,满头寸长稀稀拉拉的白发,带着一副黑边宽腿玻璃镜片,手里撑着半张报纸,坐在杂货店门口,悠闲的看着报纸。

  张强朝这边看了眼,跑到老头跟前,喊道:“大伯,给我来包烟”说着把一张崭新的十块钱纸币递了过去。

  老头借过钱,放下报纸,也不说话,回去拿了包烟,递给张强,随手又去拿那报纸,正要再坐下,张强却已经把烟撕开了,掏出两根,一根向老头递了过去,还从身上摸出一个打火机,殷勤的要给老头点烟。

  老头看这阵势,明白对方肯定有事求自己,也没说什么,把烟接了,用张强的火机点了烟,坐在小椅子上,笑着看向张强。

  张强笑道:“我想向您打听个人。”

  老头说:“打听谁呢?是你什么人啊?”

  张强把烟给自己点上,吸了一口,喷出个烟花:“子非鱼,平时喜欢下个围棋什么的,是我们老板的朋友。”

  “子非鱼?”老头眼中精光一闪,随即笑了:“你们老板找他什么事啊?”

  “也没什么事”张强出来的时候叶青也没说不是。

  “恩?”老头不乐意了“没事你找人干什么?”

  “其实还是有点事的”张强转口道。

  老头把报纸卷起来在椅子把上磕了磕,“有事就让他自己来吧”。

  这话一说,站在旁边的莱恩憋不住了,他走到老头面前,居高临下的说道:“你这个中国的老头,你又不是子非鱼,干嘛那么多事?”

  老头眼睛眯了一下,突然站了起来,他快如闪电的伸手点在莱恩身上,莱恩根本就没有防御,直接被点倒了。

  旁边的张强见状正要凝聚水球,老头却已经转身向他点来,张强急忙躲闪,哪想到这一下却正中张强胸口,张强顿时感到两眼发黑,直接晕了过去。

  突然叶青的声音从一条小巷中传来:“子非鱼,这么久过去了,没想到你战力依然不减啊。”

  老头眯着眼睛打量小巷子口,只见一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的青年带着与他年龄明显不符的沉稳走了出来。

  老头看到这个青年,也就是叶青,显示疑惑的打量了半天,然后才说出一句让叶青哭笑不得的话来:“你是叶青的儿子吧。”

  叶青其实在用神识看到老头的第一眼就认出了这个老头正是他寻找的子非鱼,于是立刻从修炼中停了下来,在身上施了个简单的隐身术,驾着古剑飞了过来,等靠的近了,就把古剑收起来,从巷子里走了过来,他一边走一边用神识观察着这边的情况,等到自己两个小弟都昏过去,于是他就登场了。

  不过叶青也没想到子非鱼竟然会把自己当自己儿子……

  所以叶青罕见的愣了一下,才笑着说道:“不是叶青儿子,我就是叶青本人。”

  子非鱼老头争辩道:“不可能的,叶青已经二十好几了,再加上失踪的十几年,现在最起码也三十多了吧,你看起来也就是十七八岁,还想蒙骗我这么个老头?”

  叶青说:“你用没有听说过,练功到了极致,就能够返老还童。”

  子非鱼:“天山童姥?”

  叶青一头黑线……

  不过最后两个人终于还是相认了,叶青前世的时候,除了龙组组长之外,还有着许多莫名其妙的身份,其中的一个身份就是黑榜第一杀手青天。

  而子非鱼,是黑榜第二杀手。

  黑榜是一个类似玄幻小说中杀手工会那样的存在,但又有着许多不同,黑榜说是一个组织,不如说是一个自由联合会。总之,黑榜,和小说中描写的那些杀手工会有着很大的不同,同样作为黑榜中的顶尖存在,子非鱼和叶青可以说是关系很好的朋友。

  这次叶青来找子非鱼,以来是叙旧,而来是看看黑榜有什么变化,毕竟在前世,黑榜是叶青注入精力较多的一个地方。

  黑榜就好像是杀手世界的联邦政府,因为叶青的缘故,黑榜总部从意大利迁来了丰都古城。

  两人见面后也没有多说话,很多东西,只靠一个眼神,就可以很清楚了。

  在巷子里走了一会,子非鱼带着叶青停在了一处大宅子门前,大宅子上面写了大大的两个字:“金府”。

  子非鱼过去敲了敲门,叶青看着大门旁边的两个石狮子,不由露出怀旧的微笑。

  这个时候门开了,里面出来一个穿着西装,带着墨镜,身高1米八,板寸头的壮实美国男子。

  他看着门外的两人,问到:“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

  “来给金老爷贺寿。”叶青,子非鱼笑着说道。

  板寸头听了这话,疑虑尽去,热情的把两人迎了进去,他们刚才说的,正是句黑话。

  进门之后,板寸头把门关上,然后就离开了。

  子非鱼带路,叶青也不陌生,两个人在院子里走了几分钟,来到了后院,一路上见到几个穿着西装的人,各个国家的都有,但无一列外的都热情的跟子非鱼打了声招呼,同时疑惑的盯着叶青看。

  后院正中间立着一扇屏风,屏风上雕着几个威猛的武将浮雕,要是凑近了看,就能发现,最前面的是荆轲,然后是项庄……最后面甚至还有一副小图,刻着残剑,飞雪,无名,长空。

  绕过屏风,就是一口很大的井,叶青和子非鱼互相对视一眼,然后毫不犹豫的向着巨井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