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两条线一般的身形,各散东西。洛笔生和陆文渊都是淡然地踏去。但是他们心中背负的,却是千斤重的思绪。“东方堡主,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东方烈阳望着洛笔生和陆文渊那两具离去的身影,眉头深锁,叹息道:“哎,这事还要从一年前说起……”

  一年前,陆文渊加入东方堡。东方烈阳见陆文渊气宇轩昂,一表人才,想必他不是一般人。于是调查了他的底细,才发现原来他是玉笔峰玉笔山庄的少庄主。东方烈阳也略闻当年陆家和洛家的仇怨:十年前陆家和洛家都以书法世家称之,除了两家世代酷爱书法,对武功也有很深厚的见解。两家于是边相互以文,武会友。而有一次,洛笔生的父亲和陆文渊的父亲以武会友之时,洛笔生的父亲无意中杀死了陆文渊的父亲。而其中证实是洛笔生父亲的武器中喂以剧毒,然他却不知其事。于是,原本和睦相处的两家人顿时兵戎相见,仇怨也因此结起。

  “当日文渊加入东方堡时,我和笔生都有充分的戒备……”东方烈阳继续向唐枫解说道。“但是接下来,我和笔生完全没有见到文渊有任何异动。和笔生都是君子之交,两人相交甚笃,不曾见他对笔生有任何非分之想。想必他是被笔生的才学折服了吧……”东方烈阳继续慨叹着:“这一切原本都很平静。但是,没想到他们却来了……”

  “对了,东方堡主,那两位前辈是什么人?……”唐枫问道。“留山羊胡的名叫陆元昌,是文渊的二叔父,留八字胡的名叫陆长兴,是文渊的三叔父。”东方烈阳叹声道:“当年笔生的父亲意外害死文渊的父亲后,一直明察暗访,想调查出是谁陷他于不义。但是笔生的父亲尚未调查出事件的半点头绪,却被陆元昌,陆长兴两位杀害。事件到此本应该结束,但是两位却心狠手辣,意欲斩草除根,连无辜的笔生也不愿意放过……”说到这里,东方烈阳的眉宇间凝结着点点怒火:“就算是笔生的父亲杀害文渊的父亲,一人做事一人当,事情到这里也应该结束了。然而文渊的两位叔父要斩草除根的行为,却让人不齿!”东方烈阳已经有点咬牙切齿。“玉笔山庄久不涉足江湖,这些年来两家也没有再起纷争,本以为这段恩怨也到此结束。结果现在,两家又起风波。可能是笔生加入东方堡后,名声大噪,又被觊觎了吧。这段恩怨,连笔生都已经放下成见了,然他们两位却依旧耿耿于怀,亏他们还是一代宗师!……”

  东方烈阳已经气得有些哆嗦了。原本就赤红的脸如今红得更为浓烈。“东方堡主,那如今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唐枫问道。“哎,文渊毕竟姓陆,于情于理,都是玉笔山庄的人。况且他的两位叔父老顽固,纵使举东方堡之力,攻上玉笔峰要人,也是于理不合……”“我们三兄弟结拜才不久,如今却要各散东西。天意何以如此弄人?!……”唐枫大啸一声,那怨毒的眼神凝视着天空,心中若有所思:当年白玉书和华如茵鹣鲽情深,真可谓只羡鸳鸯不羡仙。然造化弄人,两人最终只能在黄泉路上再续前缘;如今唐枫与洛笔生,陆文渊三兄弟情同手足,在舞文弄墨上又是知音好友。然天公不作美,又让情谊深厚的同伴各散西东……

  唐枫甚至在想:现在四处游历的我,能否寻找到史灵茵呢?天道如此不公……“唐少侠,接下来你欲何去何从?……”东方烈阳的话打断了唐枫的思绪。“呃,反正现在无事可做,回家探望一下父亲也好。”“嗯,既然顺道,走吧。顺便看看笔生……”东方烈阳语气很深沉。侧过头凝望洛笔生离去的方向,已经不见他的身影了。

  陆元昌,陆长兴两位既然下玉笔峰誓要解决洛笔生,洛笔生就知道他和陆文渊不能再结伴而行。亲情,是必须依存的。所以,洛笔生只有昂然地离去。尽管自己心中如何不舍,但是为了不让陆文渊难以抉择,唯有自己果断地选择。

  宁静的森林里惊起一群小鸟急促地飞离,两道鬼魅的身影浮现在平静的黯淡的森林中。“这就是蚀骨散,无色无味。只要中上蚀骨散之毒,纵使内功再深厚,也必死无疑。希望你能成功。”“嗯……”这两道身影,其中一道就是冷寂孤傲的李承影,另外一道,身披褐色长袍,面容沧桑。

  “这个人是谁?……”忽然间,森林里又有一道身影出现,但是他是躲在一旁,静观其变。那两道身影并没有发现他的行踪。来者正是南宫牧野。南宫牧野静静地偷听着他们的谈话,不过李承影和那神秘的褐袍中年人并没有多说什么。一瞬间,褐袍中年人的身影消逝在南宫牧野的视线。李承影也小心翼翼地怀着那瓶褐袍中年人赠予的蚀骨散,嘴角泛起阴森的涟漪渐渐离去……

  正午,烈日当空。牧野山庄的厨房内正炖着补药。趁着庄内婢女稍稍离开之际,李承影便走进厨房,要在汤药中下毒。“承影,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李承影顿时被吓了一跳,回眸一看,正是南宫牧野在厨房门外紧盯着他。整瓶蚀骨散因为手一个颤抖,倒在地上,地砖顿时迸裂。“庄主,我,我……”李承影不知所措地渐渐走向南宫牧野,突然眉峰一转,两眼投射出怨毒的光芒,手中的承影剑顿时宛如毒蛇刺向南宫牧野。

  南宫牧野摇头叹息,轻拂衣袖,一把拨开李承影的承影剑。李承影气急败坏,又连刺数剑攻向南宫牧野。只是南宫牧野武功高强,纵使手无寸铁,再加上天罡正气功,三十回合下去,李承影依旧不能伤他分毫。

  天罡正气是运用内劲在修炼者本身外凝聚一层保护气劲,效果如同少林绝学金钟罩一般。只是修炼者内功必须非常深厚以及对内劲的把握非常有道,而且消耗内劲极大。当日李承影加入牧野山庄之时,南宫牧野已经练就此神功。南宫牧野运行天罡正气神之后,一丈之内,即使双目紧闭,也能通过天罡正气的内劲感受到一丈之内的异动,段冷凝的寒赤剑也是这个原理。正因为如此,李承影无法刺杀南宫牧野,唯有下毒。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李承影此时心中泛起这个念头。于是运足内劲于双腿,逃逸而去。南宫牧野正要追击,恰逢叶星宇在外执行任务回来。“师父,怎么回事?……”叶星宇见南宫牧野神色慌张,关切地问道。南宫牧野粗略讲述了事件的始末之后,叶星宇大吃一惊,赶忙和南宫牧野兵分两路追击李承影。

  郊外,青草被践踏的声音格外明亮。南宫牧野和叶星宇两道身影在郊外穿梭着。“李师弟,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追击的路上,叶星宇一直煞费思量。另一边,南宫牧野的眉头紧锁:“为什么承影会昊天的剑法?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

  牧野山庄外就是一片绿幽幽的郊野,地处幽静偏僻之处,正好为李承影的逃匿提供大大的帮助。气急败坏的李承影抹去额头上的汗水,慌忙地回顾后头,见没有人追来,正要稍稍放下心,眼前却树立起一个身穿绿衣的身影——

  “李师弟,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来着正是叶星宇。这让李承影稍稍松下心,大骂道:“当日南宫牧野害我大哥,又当如何算?!……”只见李承影大喝一声,手中的承影剑直指叶星宇:“念在一场同门,我不想伤你,识趣的就快点让开。”李承影轻狂地说道。“你大哥是谁?”叶星宇有些摸不着头脑,紧接着话一转,说道:“无论如何,我也要带你回牧野山庄复命。”

  说罢,叶星宇抽出清风剑,与李承影的承影剑交织在一起。论剑法,叶星宇自以为略胜李承影一筹,所以稍稍留力,只求生擒李承影。然李承影手中凝聚起强大的内劲,剑锋突然暴涨,面目也狰狞起来。只见他的剑法暴戾起来,招招杀招。叶星宇大吃一惊:李师弟的剑法进步何以如此神速?……这套剑法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叶星宇心不在焉,破绽大现。只见李承影突然剑锋一转,使出月华倾泻一式直斫叶星宇左臂而来。叶星宇慌忙扭转清风剑格挡攻势,然而左手却被削了一剑。“昊天十三式?!……李昊天李师兄是你大哥?!……”“不错!……”李承影大喝道。“你不是我的对手!不要自寻死路!……”叶星宇听到李承影嘶声力竭的呐喊,迟疑了一下,然后继续义正辞严地说道:“不行!我一定要带你回牧野山庄!……”“执迷不悟!……”李承影咆哮道,紧接着挥舞起承影剑削成一朵剑花般攻向叶星宇。

  叶星宇的剑法已经有些溃散,再加上左手的轻伤,剑法已经不成章法。只是三个回合,叶星宇的清风剑便被承影剑挑走。李承影念在叶星宇一场同门,也没有对她痛下杀手,只是一把在他胸前连环踢了三腿,便使轻功离去。

  “李师弟……咳咳……”负伤的叶星宇已经神志不清,紧接着眼前一黑,便不省人事。只是嘴上还是关切着念道着:“李师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