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沐宛初犹自推脱,皇帝送给他最宠的妃子博美人一笑的宝贝,今儿个要摆到我那里算什么回事?即使安汐若殷勤,皇帝能乐意?表面上不说啥,心里肯定恨她要死!再万一掉个叶儿断个枝儿啊,还活不活!“这个真不妥当,不妥当……花儿开得时候,我可以自己去赏……”

  “好了!安姐姐肯割爱你倒矫情起来——你不是怕会把花儿护理坏掉了吧?嗯,不过你笨手笨脚的模样,也极可能!你放心,花自有人打理!安姐姐既敢交由你,哪里能怪你!”沐宛初狠瞪昭儿一眼,她不怪我,我自个儿还有心理负担呢。“你怎的磨磨唧唧起来……”昭儿白她一眼,“你是怕二哥?你哪里知道二哥极宠安姐姐,其程度绝非我辈可比可知。此事既是安姐姐点头主张的,二哥必定乖乖听话。”安汐若嗔怪昭儿,微微地笑。

  昙花就这般板上钉钉送进了沐宛初的寝殿,洁白高雅的花儿低低垂下,如尚未睡醒的美人。沐宛初天天盯着这株昙花,夜夜想着这株昙花,唯恐它有一丝一毫的闪失。呜呜……多么甜美的惩罚!

  “南瓜,花儿还要几天才开啊!”沐宛初坐在一旁瞅着小厮撒特制的花肥,唯恐他不小心弄坏花儿!“奴才估计今天便会花朵次第开,最盛于后天晚酉时分。”沐宛初苦皱眉头长叹口气,还有三天多!怎么活啊,怎么活!

  “哟,后天最盛,大哥一定要来赏花啊!去年你可是白白错过!”昭儿神采奕奕看向轩辕凌,轩辕凌不置可否,笑握握沐宛初紧紧攥着的双手。

  月朗星稀,如果不是屋宇三千的深宫后院,该畅饮欢笑的吧。轩辕凌犹犹豫豫,该不该去偏殿陪她呢?她一个人一定会害怕……他缓缓踱步子,不知不觉来到沐宛初的寝殿外,没有进。“大哥?怎么不进呢?……”轩辕凌抿抿嘴角,刚想跨进去,却瞧见沐宛初的背影,她衣着简便神神秘秘地走出寝殿。

  昭儿吃惊地瞅着沐宛初走远,才反应过来要去追。轩辕凌摇摇头制止。等了很久,仍没见人回来。他与昭儿走进寝殿。寝殿冷冷清清,空无一人,只亮着几盏青灯。轩辕凌脸色越变越青,他冷冷扫过空空的床榻,及至瞧见榻前的鞋子,一丝疑惑不解一闪而过,却令人抓不住:“不要出事!”他在心中暗暗祈求。

  夜深人静,零星几朵昙花花筒缓缓翘起。

  轩辕凌又驻足片刻后,与昭儿走出寝殿,远远地冷冷凝望。秋露森森,他不惧!很久很久之后,始见沐宛初冠发不整地悄悄走回寝殿。轩辕凌隐于黑暗中,心却比夜还要黑还要空洞。为什么……心会冷,会痛如刀绞!为什么?他不懂。悄悄转身,颀长的影子孤寂萧索,或者可怜?再次转身,他踏进寝殿,怒气冲冲。

  沐宛初一手斜支在床沿上,衣冠整齐。“哎哟!”她歪着脑袋,一手捂住一侧脖颈子奇怪道:“疼死我了!”忽觉寒气扑面,她抬眼望望刚进来的轩辕凌,“你怎么来了?来赏昙——”目光触及昙花,声音戛然而止。“花儿还没开哦。”她急忙从床上跳下来,步子走得很奇怪,像是腿脚僵硬。

  一通自言自语自问自答过后,沐宛初终于察觉到轩辕凌异常冷漠,那种感觉似乎又像退回到初见的时刻。“怎么……”她小心翼翼地问。

  轩辕凌没有回答,一步步走到沐宛初跟前,目光冰冷如刀。他伸手握住她捂脖颈子的手。白皙的小手很冷,他冷笑。要不要拿下来看一看?他挣扎,他害怕,怕看到不想要的结果。大手微微松了松,又狠狠握住,猛地抬起。光洁白皙依旧!“哎哟!沐宛初瞧着轩辕凌抓住扬起的手,叫着:“干嘛啊,先放手,我肩膀头木得很!”然后又像是自语:“今儿晚上怎么了!明明会开的花没开,还招一个莫名跑来发疯,我却浑身冰冷、僵疼得要死!”轩辕凌疑惑,默默放下手。沐宛初总觉古怪,不解地撇撇嘴,微微活动转着肩膀轴,又不时拍拍依旧外脑露出的白净颈子,一颠一颠地走回床边坐着。

  小丫头低头端来热茶。沐宛初瞧她两眼:“我竟睡过去了!你难不成也睡着了,所以没叫我赏花?”小丫头忙跪下请罪:“夫人恕罪。奴婢瞧着夫人这些天难得睡得快而且安稳,生怕惊扰您,便自作主张散了众丫头回去睡觉。”沐宛初微微摆手让她出去。

  轩辕凌瞧着丫头背影,目光深邃,也跟着出去,不一会儿领一位太医折回。

  “回王爷,夫人并无大碍。”老太医迅速大着胆子瞟瞟床榻的铺设,面露疑惑不解,吞吞吐吐道,“瞧着症状,定是夫人整夜睡姿不当,而至落枕,以及全身麻木;可这半身僵冷,从症状上看是所卧床榻过于冰冷,可这……可这……恕微臣斗胆,夫人的床榻不像是……”

  轩辕凌冷然盯着他,像在说:不说实话叫你死的很难看。“再没其他?”

  “没有。夫人脉象平和,不过像扔在什么冰冷的地方不翻不动过了一夜而……”刚说完这话,才知失言,忙跪下:“不是不是,夫人怎么会……微臣该死,微臣该死……”老太医只顾磕头如捣蒜,轩辕凌冷着一张脸,紧锁眉头,心思显然不在此处。沐宛初不忍:“行了行了……婆婆妈妈,没完没了了还……”太医顿时停住,用袖子拭拭汗,立起身,连连作揖。“微臣以性命担保,夫人绝无大碍,只需开一剂温热的汤药驱驱寒气……”

  沐宛初忙忍笑命人送他下去。人刚走,她整个人就笑成一团,呵呵呵……“你从哪里找来这么一个人才!……”空荡的屋子中,只剩他二人。轩辕凌徐徐走近,眼中的冰冷,疑惑,一一消失,他望着缩成一团哑着声音笑的她,忽然心变得很轻,也随之扬扬嘴角。他捧起她依旧在笑的脸,嗅过去,轻轻吻上,一手揽她的小蛮腰,一手利落轻挑开她的衣带。“唔……我现在浑身僵硬,冷的厉害……”他恍若未闻,鼻息贪婪拂在她寸寸敏感的肌肤上,他只想确定这里有他的味道!唯一的他的味道!很淡?他不许!又一次狠狠留下他的味道。大手霸道地在她胴体上游走,她的背,她的腰,她的……她娇喘着,冰肌玉骨向他靠拢。几声轻哄,几分低笑,罗帐飘然而下。有些事,他不愿再忍,不想再等!绝不能!(嗷嗷嗷,有些人终于得偿所愿啦。。。)

  夜深人静,昙花花筒接二连三缓缓翘起。蓦然间,其中一朵绛紫色的外衣徐徐开启,花瓣洁白如雪,微微颤动,惹人怜惜不已。一刹那,几十朵纷纷争相斗奇,楚艳冠绝,芳香四溢!美,很美,美得惊心动魄!

  她伏在他怀中,小手很不安分。他搂她的胳膊又紧了两分,其实已经不能再紧。“要跟我回去吗?”她在他脖间轻咬一口:“好!反正我不喜欢这里!一点也不喜欢!”

  “哟哟哟……谁说答应送昭儿出嫁的!”

  沐宛初在他怀里胡乱扭动:“谁说的?我肯定没说过。”轩辕凌赶紧摁住她,在她腰间捏一把,低吼:“不许乱动!听到没有!听话——”沐宛初赶紧乖乖像猫儿一般安详。“宛儿?”“嗯?”“等我好吗?”“等你什么呀?”“我懂你顾虑,你的害怕同样是我所怕。”他的目光很深邃,让人看不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