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隐在黑暗中的血鸢突然一动,身形向上,挡下了那一记冲着万青山而去的剑招。

  清脆的刀剑相撞的声音响起,血鸢被反冲力冲得向后退了好几步,内脏一阵翻滚,明显是引起了在洞中受的伤的发作。

  而另一边的人也不好受,他本就是孤注一掷,这灌注了他全身内力的剑招被血鸢挡下,反噬力冲得他“哇”地喷出一口鲜血。

  “李公公!”宁福泽睁开眼睛,焦急地看向那吐血之人。

  被称为李公公的人苦涩地冲着座上之人福了一礼,道:“皇上,还请恕小的无法抛下您逃走,就让小的帮您清掉这些乱臣贼子罢!”

  话一说完,那老态龙钟的身影突然直起身,脸也变得红润起来,霎时迸发了强大的气势。

  万青山在上面看得分明,脸色一变,出声提醒道:“小心!他服了能增长功力的药物!”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血鸢还没看清,就已经被眼前一道影子给撞飞了出去,斗篷散开,一口鲜血吐在空中,就像是一支开在夜色中的红玫瑰。

  血鸢像断线的风筝一般,无力地倒落在地,肋骨断了三根,内脏也受到巨大的冲击,剧痛让她清醒着,却起身不得。

  李公公没有恋战,换了个方向朝着万青山冲去。

  万青山手一抓,将欲逃走的宁福泽一把抓到手上,挡在自己面前。

  李公公见状脸色一变,急急收回手,在半空中划了半个圆,再次朝着万青山出手,谁知万青山眼疾手快,几次都在紧要关头将宁福泽挡在了自己面前,结果每次都硬生生收回手的李公公被逼得又吐了一口血。

  见李公公的药效快要过去,宁福泽有些焦急,瞟到万青山一直紧紧盯着李公公的动作,没有注意到他,心下一横,伸出隐在袖中的短剑,用足了十分的力气刺了过去。

  万青山闷哼一声,被腹上传来的刺痛刺激,一掌劈过去,宁福泽顿时撞到一根柱子上,晕倒在地,不知死活。

  李公公见状,目眦俱裂,大吼一声扑向万青山。

  万青山身中一剑,行动慢了一拍,被李公公一掌劈住,向后猛地一撞,脑中一片金星旋转,而腹中的剑被剧烈的冲击力撞了出来,血哗哗地向外流着。

  万青山一手捂住腹上的伤口,一手抹去嘴角的血丝,看着药效已过重又变得老态龙钟的李公公,冷哼一声,快速飞下,将血鸢扛在肩头,向外奔去。

  晚仙见自家楼主那么狼狈的跑出来,心下一惊,忙过去想要接过血鸢,却被万青山一把拒绝,听到万青山虚弱地命令道:“撤!”,忙回头高声喊道:“撤!”

  完全处于下风的众人毫不恋战,转身就跑,边跑边问道:“晚护法!我们是回望雪楼吗?”

  晚仙一呆,看向万青山,万青山眼中闪过一丝不忍,轻轻道:“让他们自寻出路罢。”

  晚仙心中一震,脱口道:“楼主······”

  万青山摇摇头,示意他发话下去。

  晚仙哑着嗓子对着这群身上无不挂了彩的同伴道:“楼主叫你们······自寻出路罢。”

  那些人闻言无不张大了嘴,瞪圆了眼睛,有人焦急地说道:“楼主!我们先回望雪楼罢!等休整好了再来!不要放弃我们兄弟们啊!”

  万青山顿了顿,慢慢说道:“望雪楼现在肯定已经被无情谷或者忘忧堂占领了,你们出去后隐了身份,养好伤后再改名换姓重新做人罢。我在西北方那片林子里埋了钱财,作了标记,等下你们出去后就去那里拿了钱走罢。”

  说完看也不再看那些人一眼,示意晚仙扶着他快速地向前逃去。

  众人见万青山心意已决,只好不再多言,跟着向前奔去。

  宫殿中,两眼凹陷、白发苍苍,就像一具行尸走肉般的李公公跌跌撞撞地跑到宁福泽身边,一摸,见还有微弱的脉搏,稍稍放下心来,见那群人已走,制止住了武士们的追击,招手叫一人去报信,剩下的人护卫着他和宁福泽向太医院奔去。

  **************************************************************************

  血鸢察觉出了万青山的吃力,示意他将自己交给晚仙,但见他紧咬着牙关不点头,只好随着他硬撑下去。

  出得城门,大部分人选择了奔向西北方,只有几个人坚决要跟着万青山三人走,晚仙本想拒绝,但万青山看了他们一眼,点了点头,示意他们跟上,晚仙便只好把拒绝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见万青山往越来越荒芜的地方走,晚仙开口提醒他血鸢和他身上的伤都要治,拖久了就麻烦了。潜台词就是您老往这么偏远的地方跑,别人是找不到您了,但是您身上的伤也没人治了啊!

  万青山没说话,只是虚弱地抬起头向前方点了点。

  晚仙顺着他的眼光向前看,一群气势汹汹的队伍正朝着他们冲来,心下一凛,戒备地盯着那群人。

  万青山缓缓将血鸢放下,一手揽住她的腰,血鸢的力气还没有恢复,只好软趴趴地靠在他的身上。

  来人近了,晚仙才发现那群人最前面的那个是萧蒙,顿时放松了下来,难怪他没看到萧蒙,原来是被楼主分配了其他任务了啊。

  萧蒙本以为自己迎来的将是个好消息,但看到万青山那半边染红的衣裳时心里顿时一紧,快步向前行去,。

  等到得更近了,看到被万青山揽着的看不清面容的黑衣人,心下一沉,血鸢大人怎么会伤成这个样子?!

  快步奔到万青山面前,还未行礼,万青山就已经开口了,“免礼了,后面再和你说,现在先将我们带回去,血鸢伤得太重······”话刚说完,他便晕了过去,带着血鸢向前扑去。

  还好萧蒙和晚仙及时出手,一人抱住一个,这才使得他们两人没有摔成个狗吃屎。

  不敢再耽搁,萧蒙命下面的人在前面带路,他和晚仙一人抱住一个在中间,众人飞速向前行去。

  萧蒙抱住的是血鸢,他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偷偷地掀了血鸢盖在脸上的帽子一角,还没来得及仔细看,突然对上一双带着凌厉杀意的眼神,将他吓得差点就要将血鸢甩了出去。

  帽子已经盖好,他的心跳剧烈地跳动着,刚刚被吓住的余韵还在,但是心中却有些雀跃,终于看到了他日思夜想的血鸢大人!而且血鸢大人是女的!虽然没看清,但是绝对是个绝世大美女!而且血鸢大人现在就被他抱在手上!

  萧蒙越想越兴奋,不由得加重了抱住血鸢的力度。

  血鸢被勒得闷哼了声,丢了几记眼刀过去,虽然这些眼刀尽数被盖住她的黑帽子挡住。

  听到血鸢的闷哼声,萧蒙忙松了松手,心脏跳得更快了,开心地想着:还是重伤的血鸢大人比较好接近······要不要趁机废了她的武功呢······

  转头瞥到万青山紧皱着的眉头,萧蒙打了个寒颤,还是算了吧······他一定会死得很难看······不管是在血鸢大人手下,还是在楼主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