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整整一晚,蔄青梦都在消化秋月不经意间给出的一句话,“王爷生于康熙十七年”……当计算出胤禛已经33岁“高龄”时就差一口鲜血配合的吐出了,放到现代或许她会接受比她大十岁的男朋友,可现在的年锦萍才十五岁啊,这属于什么?“乱伦?”被自己吓的不轻,“这到底是古代开放,还是现代开放啊。看来年龄在古代真不是问题啊。”

  说到年锦萍的年龄,醒来已经两天多了,她却一直不敢看镜子,这具身体倒只是比以前的蔄青梦略显消瘦,皮肤白了不少,可能是深闺小姐不常出行吧,在现代就算是宅女也比之不足。容貌,不知会是怎样。

  清晨天刚亮,蔄青梦就被秋月唤醒了,“小姐,今日王爷怕是就到了,夫人命我们来伺候小姐梳洗打扮。”

  “你们?”注意到秋月用词的不同,轻轻转动脖子才发现,秋月后边还跟着三个丫鬟,各自端着些洗漱和梳妆用具,“看来这次,不得不面对了。”叹了一声,青梦缓缓起身,坐到梳妆台前,“是否从此以后“蔄青梦”就会逐渐消失呢?”一股苦涩涌上心头,对自己的留恋、对过去的留恋一股脑儿填满了心绪,以后怕是再也见不到父母了,也不会见到明筱白和宋婷这两个死党了,还有李尘,那个相恋两年虽然不爱说话但稳重体贴的大男孩。

  面对铜镜,蔄青梦犹豫着睁开眼,一张熟悉的面容在铜镜里略显模糊,“我十五岁时原来是这幅模样啊”,微微一笑,蔄青梦终于有些释然,容貌还是不变的好,否则她真的无法接受灵魂被困在一副陌生躯壳里的日子。“青梦”,口中喃喃低呼自己的名字,日后再也不会有人如此呼唤自己了,苦笑着摇摇头。

  “小姐,不要动,这头发还没弄好呢。”秋月正在给青梦梳头,听到她轻声说了两个字之后就摇头,更弄乱了丫鬟们的梳头位置,不禁出声提醒。

  经过这几日的相处,青梦也了解了秋月的脾性,善良、小活泼,看来与年锦萍相处的极为不错,偶尔还会装腔作势的“教训”一下神游太虚的她。

  “秋月,你大名叫什么?”觉得无聊,当然,还有心中那份小小的期待,若不是本来就对四爷喜欢有加,恐怕年老爷费劲心机无非得到一具尸体而已,让她嫁给不喜之人,再文静也会爆发出烈女的潜质,这也是跟着明筱白这等奇才共住了五年的收获。

  “父姓刘,没有名字,进府之后夫人给取的。小姐,你出阁之后恐怕也得称呼为年氏了”,看到青梦那瞬间黯淡了大半的神色,吓得秋月连忙改口,“不对不对,该是侧福晋,秋月笨死了,怎么能用寻常规矩去想小姐呢,小姐这次可是进了王府。”

  秋月当然不知道胤禛十年之后并没有做什么贤王,而是,登基为帝。

  “小姐,老爷说王爷已经到了,让小姐去前厅觐见。”门外一个小厮火急火燎的跑来催促,听那语气,年老爷也是极为重视这位王爷,毕竟,后者是位皇子,而且是颇为得宠的皇子之一。这种人,伺候好了可以飞黄腾达,伺候不好,呵呵,恐怕谁也不想。

  “好的,马上就去。”青梦站起身,深吸一口气,缓缓的呼出,如此反复几次终于把心绪暂时稳定了下来,虽然她的灵魂是二十三岁,可胤禛此时毕竟已经三十三岁了,对付她,恐怕在他十几岁时便是易如反掌了,这等人物,如果一个刺激,估计明筱白打开百度就会出现“年氏早逝”的词条了。

  【年府前厅】

  暗色调的太师椅上一身天青色长袍、静静品茶的男子有一种淡然的气质,眸子中淡淡的眼神也只是盯着杯中的茶,他身旁恭敬而立的男子一脸肃穆,虽然穿着官服,但依旧掩不住身上的英气。年老爷头上的虚汗暴漏了他的紧张,康熙本准他在京城养老,不想年锦萍被康熙指给王爷后竟然跑去了四川找她二哥帮忙,这才一路追来,不想刚到不久锦萍便大病一场,病好后还没哄到她同意,接着就坠马了,这在王爷看来拖延婚期的嫌疑无疑最大,接二连三的出事,天下的巧事都让你年家碰上了不成?

  胤禛越是不说话,他就越心虚,头上的冷汗也就越多,只能不停地擦拭。

  “小姐到了。”外面小厮的一句传话,让年遐龄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儿,“但愿能看上,但愿能看上”心里不停的祈祷王爷能对萍儿一见钟情,抹掉这段嫌隙。

  胤禛第一次把视线转移出茶杯之外,看向门外,他到想看看这个三番四次出状况推延婚期的女子有什么不同之处。

  蔄青梦用临阵磨枪的速度学了点礼仪的皮毛,这会儿正心虚的很,来自现代,她意识里到没有动不动就丢命的自觉,但,她有丢人的自觉。

  看青梦走路不知道哪儿不协调的样子,心里想到,又是装的?胤禛脸上未加掩饰的丢出一记不屑的冷笑。

  年遐龄和年羹尧看到这种情况,一下就跪了下去,“四爷息怒,是奴才带萍儿出去骑马,才导致她坠马昏迷,前天刚醒,怕是伤到了骨头走路才会这般,还请四爷息怒。”不等年遐龄解释,年羹尧立刻把胤禛的怒气一肩承担,他想如果胤禛真拿他撒一通气,说不定对年家的态度反而会好转,被年锦萍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脱确实令胤禛不满。

  从小在家里备受宠爱从未受过这等闲气的蔄青梦经胤禛这么一笑有些愣神,这是什么意思?堂堂大清雍正皇帝就这度量?

  年妃是吧,我记得没被打入冷宫,也没被虐待,转了转眼珠,在心中略微肯定了下年锦萍在历史上的遭遇之后,蔄青梦信心大涨,这气,姐还回去就是。说做就做,抬起头,对上胤禛的眼神,确定了他在看自己之后,一个大大的白眼以慢镜头回放的形式丢了出去。

  如果明筱白在这里会是什么样子呢?相信她一定能让胤禛这小子气的吐血,我这已经算是够淑女了,就在蔄青梦觉得自己已经慈悲为怀时,年羹尧已经重重的磕了一连串的响头,年遐龄的样子也甚是难看,蔄青梦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已经心梗发作了。

  “王爷,请息怒。萍儿,还不跪下!”看到蔄青梦站在那里困惑的看着他们,那表情似乎在看一出闹剧一样,年羹尧已经没有发怒的本能,害怕才是他唯一的反应。

  蔄青梦对死亡倒是不惧怕,因为她的意识里死亡就是穿回去,她还乐得回去呢,这里一没电脑,二没手机,一个朋友都没有,偶像雍正长的倒是不错,可是那性格从刚才的表现来看,很配的起性情不定的“雍正皇帝”这几个字。

  看到眼前的场景,纵使胤禛也觉得有些脱离控制,“你是不是摔傻了?”紧皱着眉头,语气间稍有讥讽,怒气却不甚明显。

  依然亭亭玉立于大厅中央的蔄青梦不加思考的就回了句“是。”

  这下四周寂静了,年遐龄的嘴角轻轻抽动,年羹尧也在仓促间无言以对,胤禛倒是这里最镇定的一个,他慢慢的放下茶杯,“年羹尧,令妹很是不同啊,难怪会将婚期拖延几年之久,不过皇阿玛的旨意不得有所违背,不管是傻瓜,还是疯子,都是会成为雍亲王府的侧福晋。”看也不看蔄青梦,对着跪地的年是父子露出一丝看不出情绪的微笑,“我还有事要办,明日你们便护送侧福晋去京城吧,我办完差在雍亲王府等你们。”

  “臣遵命。”年氏父子条件反射般的磕头、回话。

  胤禛起身,绕过跪在他身前的年羹尧,优雅的出门而去。

  “恭送王爷。”

  路过年锦萍身旁时,胤禛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这个女人为何眼神中有着一丝戏谑,她到底在想什么?一直拖延婚期是不想嫁给我,而现在我把她强行掳走之后她反而并未绝望或害怕,那斯戏谑反而像是追捕猎物时猎人的眼神,表面风平浪静,心里却已有芥蒂的胤禛若有所思的回望了一眼渐渐远去的年府。

  看到雍亲王的马车和侍卫已经远去,年遐龄顿时瘫坐到了地上,年羹尧也是踉跄了好几步后被手下搀住才勉强站定。不管年锦萍是怎么想的,她这样绝对是在拖全家下水,那没来得及发作的怒气也是渐渐冒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