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缕的仙三生活
作者: 卿圆
字体: 特大
颜色:          

  重楼与飞蓬正打得痛快,神界却派人来抓飞蓬,飞蓬因擅离职守与魔尊私斗,被贬至凡间,经受轮回之苦。重楼尽兴而去,败兴而归,回到魔界就察觉到繁缕的气息,闪身出现在魔殿,只见一袭纯白流仙裙的繁缕安静的坐在那里,如绸缎般的紫发垂至腰间,手上泡茶的动作行云流水,美的让人窒息,重楼烦躁气闷的心慢慢沉静下来,眼角的柔和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繁缕放下手中的茶具,回头便看见重楼来不及收起的微笑,仿佛蛊惑了心神一般,就这样呆呆地两两相望,重楼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清咳一声拉回了入迷的繁缕,“哦,你回来了”刚进殿的溪风听到这话暗叹繁缕的直白,这话真暧昧,收敛心神,静候魔尊的吩咐“什么事?”,“秉尊上,神将飞蓬转世为姜国太子龙阳”,“恩”,溪风退下。繁缕端起一杯茶莲步轻移到重楼身边,“喝杯茶吧,魔界一日,人界一年,过几天飞蓬就可以与你再战了”,重楼看着眼前的女子,实在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以后他会知道这种感觉叫心动,重楼接过茶一口喝下,他从来不吃东西也不喝茶,对于这种苦涩中有甜的滋味不了解,只是皱皱眉,看着繁缕微笑的神情,还是咽下了“哼,即使再过百年龙阳也终不似飞蓬,如何能与我痛快一战?”,繁缕奇怪的看着重楼,挺明白的人啊怎么还会找景天比武,不想却对上重楼兴致勃勃的眼睛,繁缕心里突的一跳,完了,他又要和我打,“重楼,你看我的对战经验明显不足,肯定打不过你的”,重楼站起身又恢复了那种傲视天下的自信,“哼,堂堂元界至尊比武还要推脱”,繁缕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哼,哼什么哼,本宫第一次出元界就碰上你,第一次打架就栽在你手里,怎么可能打得过你?有本事你先指点指点我,待我有了进步,定与你痛快一战,不坠我元界威名”,重楼皱眉想了想,上一次打得确实不够痛快,“好,本座依你”,“等等,若本宫赢了,你得答应本宫一件事”,“什么事?”,繁缕故作深沉地一笑,“到时候再说”,重楼虽然不屑于算计,但看繁缕刚才的那个笑容,心下也有了主意“如果你输了,也要答应本座一件事”,繁缕不可置信地看着重楼“什么事?不会是要我天天陪你打架吧?”重楼心念一动觉得这个主意确实不错,只是嘴上却说“到时候再说”,转身帅气地出了魔殿。

  为了不天天陪重楼打架,繁缕拼了命地学习,好在重楼确是个好老师,就在繁缕与重楼切磋勾引的日子里,魔皇蚩尤在魔界禁地笑的见牙不见眼,“哈哈哈,没想到元界至尊看上了重楼那小子,这下本皇不必担心了,气死伏羲那个老不死的,哈哈哈”天帝听到蚩尤的狂笑声,急急忙忙到了神魔之井,蚩尤的狂笑声也由远及近,见到天帝,上前一拍天帝的肩膀“哈哈哈,伏羲你个老东西,这下元界至尊成了我魔界的媳妇,以后元界本皇罩着,你别不长眼的去招惹啊”魔界千万年了,终于要压神界一次,蚩尤想到这里就觉得浑身舒畅啊,与伏羲斗了这么多年终于能出口恶气啊,蚩尤自动忽略了繁缕那句不关两界的话,觉得繁缕要是嫁给重楼,那就是他们魔界的媳妇,元界自然就是嫁妆了,其实蚩尤并没有吞并元界和神界的意思,毕竟不受因果的只出了商陆那么一个怪胎,六界安稳,互相制衡,这种平衡才是上策,蚩尤只是想看伏羲吃瘪而已。伏羲气得只能尽力保持风度,神魔之争由来已久,如今再加上元界,这哪里还有神界立足之地啊,“哼,别高兴的太早,魔尊重楼可是绝情绝爱之人,你觉得元宸宫主会嫁给一个不爱她的人?”“额”蚩尤一听这话也噎住了,是啊,元界至尊,那么骄傲的人怎么可能嫁给不爱自己的人,不行,一定要让重楼那小子开窍,当下也顾不上挖苦天帝了,撕裂空间闪身消失,去开展教育重楼的大业了。而天帝回到凌霄殿也在考虑该让自己哪个儿子去勾引繁缕。

  其实对于重楼这种不知情爱的人,电视剧中紫萱的直接勾引确实是最快速有效的,而繁缕除了勾引之外还时不时地跟重楼唱反调,并且亲自下厨做饭逼重楼吃,经过这段日子的努力,重楼从刚开始的瞪眼冷哼变成皱眉,再到如今的老实接受,繁缕便知自己的追夫大业快成了,繁缕可不知道,魔皇蚩尤研究了多少爱情故事,做了多少总结,旁敲侧击,潜移默化地才让重楼开了点儿窍,再加上溪风不动声色的提示,重楼越来越离不开繁缕了,指点的时候有时不经意间抱着繁缕柔软的腰肢就有点儿心猿意马,尤其是看见天帝的九太子英俊潇洒地纠缠繁缕时,冲上去就开打,发展到后来是见面二话不说就打架,连龙阳太子都忘了,等到繁缕提醒的时候,龙阳已经殉国了。九太子本是奉父命要拿下繁缕,不想第一次见面就心神沦落,与重楼越打越痛快,尽管每次都被揍得有点儿惨,也无法影响他的好心情,九太子是天帝伏羲十子中最俊美的,而且生性磊落,这些日子也看出繁缕对自己无意,但看重楼这么不开窍又郁闷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