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龙盗凤
作者: 金镶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冷非鱼慢悠悠地喝了一口碗里的汤,擦了擦嘴,对众人说道:“我吃饱了,你们慢用。”

  说完,也不等君无瑕有所反应,带着花秋先朝楼上走去。

  君不诈好笑地看着一脸无奈的君无瑕,取笑道:“怎么了,又闹别扭了?”

  君无瑕莫名其妙地摇了摇头,一脸的无辜。

  赔着小心跟着回了卧室,君无瑕厚脸皮地凑了过去,“鱼鱼,怎么了?”

  冷非鱼摇头。

  君无瑕转着眼珠子想了想,讨好地说道:“明天我没什么事,要不,我们出去转转,从岛上回来我还没好好陪陪你呢。”

  “随便吧。”冷非鱼意兴阑珊地侧过身子,背对着君无瑕。

  君无瑕见状,还想再说点什么,莫曹必恭必敬地站在了门外。

  “鱼鱼,我到书房处理点事,很快就回来。”

  看着君无瑕离开的背影,冷非鱼哀怨地叹了口气。

  已经好几天了,她困在君家别墅哪里都不能去。申亦那边虽然有飞鸟守着,可不知道事情进展地怎样,有什么眉目没有,还有端木家的老宅,她得找个机会和飞鸟回去看看,还有“双子门”那边,大当家究竟和这件事有没有关系。

  越想越烦躁,越想越郁闷,冷非鱼在卧室里来回绕着圈。

  花秋的目光挂在她身上,几个回合之后,终于忍不住问道:“鱼鱼,你是在烦恼?”

  “你觉得我的模样看上去很欢乐吗?”冷非鱼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

  花秋好脾气地笑道:“实在不行,还是用安眠药吧。”

  “不行,”冷非鱼果断摇头,“恐怕他已经怀疑我们了,不能再用这个方法。”

  “那怎么办?”花秋不高兴了,黑着一张脸看着冷非鱼,没好气地嘟囔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想闹哪样?”

  冷非鱼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慢悠悠地朝君不诈的书房走去。

  虽然书房是男人们的地盘,可君不诈并没有限制冷非鱼的进出,相反,当他看到冷非鱼站在门外时,嘴角挂着满意的微笑。

  “鱼鱼,有事?”

  君不诈边说边将冷非鱼迎进了房间,朝沙发边带去,在君无瑕灼灼发亮的眼神中,小心眼地让她坐在了自己身边。睨眼看了一眼正对自己磨牙的君无瑕,轻飘飘地哼了一声。

  冷非鱼奇怪地看着这对父子的互动,想了想,她对君不诈说道:“爸,今晚我想回家一趟。”

  “怎么这么急,是不是妈有事,我陪你一起。”

  冷非鱼的话还没说完,君无瑕就放炮似的说了一大堆。

  迎上君不诈轻蔑的眼神,他尴尬地挠了挠头,小声解释道:“我是担心‘千手佛’有事。”

  冷非鱼摇头,“没什么,就是很久没回去了,突然想回去看看。”

  “要不,我明天陪你回去,或者,等会晚点的时候?”

  “不了,”冷非鱼拒绝了君无瑕的提议,“我想今天先自己回去,你明天来吧。”

  见她坚持,君无瑕也不强求,心里虽然有些莫名其妙和不乐意,却还是让莫曹将她和花秋送了过去。两家本来就在一条街上,又有姜光梓和姜羽艳跟着,他到也放心。

  当冷非鱼领着一行人浩浩荡荡走进冷家别墅的时候,苗佛苓先是愣了一下,随后雷厉风行地招呼下人准备。

  走到冷非鱼面前,苗佛苓先是把审视的目光直勾勾地戳在她脸上,就在冷非鱼快沉不住气的时候,突然问道:“怎么回来了,是不是君无瑕那小子让你受委屈了?”

  “他不敢。”冷非鱼笑着摇头,牵着苗佛苓的手走到沙发边,自己坐在了她与冷辰旭的中间,撒娇地说道,“很久没回来睡睡自己的床了,怪想念的。”

  “你这孩子。”苗佛苓亲昵地捏了捏她的鼻子,“今儿时间不早了,妈明天再和你好好聊聊,早点上去休息。”

  说完,她回头吩咐了几句,将冷非鱼带到了楼道口。

  冷非鱼心里一惊,按理说,苗佛苓和冷辰旭见到她应该很高兴才对,怎么和她预期的差了那么多。没有细想,她很快就释然了,这样也好,她本来就是打着幌子回来转一圈,晚上要翻出去的。

  站在二楼走廊,她鬼使神差地朝楼下扫了一眼,领着花秋回到卧室。

  “苓苓,你怎么看,一死一失踪,当年难道还有活口?”冷辰旭敛神,脸上的神情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苗佛苓叹了口气,“十三年了,是到了该还债的时候了。”

  “可是当年我们将……翻了个底儿朝天,不是连个活口都没找到吗,那山崖下的两具小尸体……”

  “没有DNA做比照,你能肯定那两个小的是他的后人?他是何等聪明的一个人,把自己和家人的DNA用一把火烧烬,我们怎么查。更何况……”苗佛苓埋着头,眼神黯了黯,“我们连他的尸体都没找到。”

  冷辰旭思忖了片刻,对苗佛苓说道:“我已经派门里的人去查了,希望……能找到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