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清晨,一缕阳光洒在大地上,银光闪闪给大地披上了一件美丽的银沙,一向被水雾覆盖的水月峰,今天的天气算是格外的晴朗,非常适宜修炼,运动。在水月峰的中心处已经布满了慢慢的修真者了,他们有的是刚刚被录取的新人,有的是已经在这呆了几年的老人,密密麻麻的舞动声,使得这一向不怎么吵闹的水月峰变得格外的生机勃**来。

  水月峰的中间部分是供弟子们修炼的场所,在西边则是一些师尊们所居住的房间,还有就是排放一些重要东西的地方,在南边则是靠近罗森林,一些想要获得材料的弟子就会进入罗森林搜索一些自己想用的材料。东边就是四大主峰所连接用的通道,再过去就是四大主峰的中间部分了。最后的一个方向就是水月峰弟子的居住地。

  阳光洒在大地的同时,也有一缕射入那一间简陋的房间里,照射在房间里盘膝而坐的青年身上。

  落在青年的俊逸的脸上,这张脸的主人赫然就是修炼了一个晚上的羽墨。

  羽墨的身上有金黄色的灵气盘旋着,一道道的灵气从天地中出现,然后被羽墨吸收,不知道过了多久,羽墨的双眼猛的睁开,两道精光从羽墨眼中射出,瞬间而逝,羽墨吐了口浊气,化在空气中消散了。

  感觉自己变得有些轻盈的身体,羽墨不由的一笑,布阵修炼也不失为一项不错的修炼方法嘛。

  现在的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的变化,比起昨天的自己,有过之而无不及。

  “小子,精神看起来挺不错的嘛。”一声充满磁性的声音传入羽墨耳中,羽墨抬头,只见天瑕子脸带了些怪异的笑容大量着自己。

  羽墨一愣,望了下自己的身体,或许是这几天所在罗森林一向都吃一些兽肉,兽肉是挺不错的,不过那兽肉里面却含有不少的杂质,昨天一修炼,羽墨的身体里的杂质就一次性被清光,所以羽墨的身上已经被那浊物所覆盖,呼吸着有些恶臭的味道,感觉着粘稠的身体,羽墨顿时皱了下眉。其实进入了金丹后吃饭已经成为了习惯,所以他大可选择不吃,不过由于在开始的时候要隐藏实力,所以他也就吃了些,没想到这些食物隐藏的杂质居然这么多。

  见到羽墨情况,天瑕子含笑道:“看来你这几天的伙食不大行,先去清洗下吧,等下我有事要跟你说说。”

  羽墨疑惑的撇了天瑕子一眼,下了床施了个礼,就出了门。

  天瑕子微微一笑,抚了抚手中的拂子。

  由于独罗宗里,一向是吃一些天地所生的植物,一般身体里都不会出现杂质这类的东西,就算是有也非常的稀少,在独罗宗里几乎就没有设置洗澡用的东西,一般想要洗澡的人,都会去河里直接搞定,一般的新人可不知道这回事,所以都会闹笑话,而看羽墨的样子,仿佛已经知道了似的。如果然他知道,羽墨洗澡时一向都是在河中洗的话,恐怕他就不会这么想了。

  “这小子的观察能力还行,不过他身体里的金丹的位置怎么这么古怪?”天瑕子皱了皱眉。

  剑修由于修炼的是剑,所以一般他们的所结的金丹都会处在双手,这里容易用金丹来控制飞剑,体修则是处在心脏部位,这样可以适时的促进和保护人的心脏,增强自己的体质,而昨晚他乘羽墨修炼时用灵力探索了下羽墨的身体内部,他惊讶的发现,那羽墨的金丹居然是处在丹田里,这是怎么回事?他可从来没有遇见过把金丹修在丹田里的心法。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修炼心法的。

  “等他回来一定要好好询问询问。”天瑕子的手摸了摸下巴喃喃道。

  过了不久,羽墨终于回来了,不过这身上已经干了,一点也不像洗过澡的样子,这或许就是灵力的作用吧。

  见到羽墨回来,天暇子对着羽墨挥了挥手,示意羽墨坐下。

  羽墨找了张石椅,做了下来,突然天瑕子的手一握拳,快速的向羽墨轰来。

  羽墨一愣,仿佛明白什么,手一动截住了天瑕子的攻击。

  天瑕子一笑,另一手如同灵蛇一般向羽墨钻去。

  手一转,羽墨正想如同上次一般打开天瑕子的手,可天瑕子的手不知道为何,瞬间变成两只,羽墨一愣神,天瑕子的手已经出现在羽墨的脖子上了。

  短短的交手,天瑕子和羽墨两人都没有动用灵力,而是单单的比试技巧。

  “你的修为还算不错,不过你的实战经验和近身功法不大行。”天瑕子收回手含笑的道。

  羽墨回味的刚才的比试,的确,自己一向是在山洞中修为,几乎就只有自己一个人,修炼修炼,修为提升的倒挺快,但实战经验可不是一个人就能炼出来的,修为高,而没有实战经验,那他就跟一个拥有一个神器,而不知道怎么使用的人一样,如果遇到跟自己同样修为,而实战经验比自己强的,毫无疑问,自己是必败!

  没想到天瑕子居然能一瞬间比说出自己的不足,羽墨顿时心里有了些明悟,如果现在要提高自己的实力,恐怕要自己实战经验里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