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黑暗中又没了声音。

  沉默了良久,沈洛天突然说了句:“燕归来一切安好!”

  “?”

  “他既然愿意应你之托护送明珠,与你的交情必定不浅,他若出事你……必不好过。”沈洛天缓缓地道出了心里话。

  花亦飞语气冰冷依旧道:“那是以前,以前他是我的朋友。”

  沈洛天道:“可出生无法选择,他也是无辜的,你不必迁怒于他,来伤自己的心。”

  花亦飞冷笑一声,语声都有些颤抖了,激动道:“难道我与我母亲就活该受苦么?”

  沈洛天闻言,心底一痛,一把将她揽在怀里,慌乱的安抚道:“不要再想那些痛苦的过往了好么?不要想…”

  花亦飞还欲再说些什么,但终究没说出口,他同自己一样痛苦,痛苦着她的痛苦。他只想她好。她明白。

  于是她深深吸了口气,转开话题道:“晟来信了,他安好!”

  沈洛天的手臂瞬间一松复又将她楼的更紧了,似乎生怕一松手她便不见了,可他又比谁都清楚,这不过是一时的任性罢了,过了这一刻,也许他们又已是陌路了,所以才倍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放纵。

  她明白他的感受,他真的想跟她在一起,她感同身受,所以任由他这样肆意的搂她在怀里,哪怕一刻也好,这一刻对于她们来说都很奢侈。

  她感觉到了他微小的动作,知道他已放下了心便继续接道:“他虽应了雄霸天的诺,却不想我因此心怀愧疚,他造的杀戮却是我在承受罪孽,所以他乘机制造了这一起灭门惨案,以假象来迷惑雄霸天,他担心我为此劳心便给我来了密信,所以还是不能松懈对慕容世家灭门事件的追查!”

  沈路天的脸埋在她的云发里,微微颔首,道:“谢谢你!”

  花亦飞身子一僵,他已道:“他是为了让你安心,你却是为了让我安心。”

  花亦飞不自然的将他推开,淡淡地道:“他让我告诉你的,他当你是朋友,我只当你是旧识。”

  沈洛天黯然一叹,花亦飞已走了开去。

  只闻得“砉”的一声轻响,一块石壁移了开去,一道强光迸射进来,直刺的双目生疼,再仔细看时花亦飞已走了出去,他纵身跃出,紧跟两步,赶上去想自她脸上找到些真实的情感,但什么也没有,唯有冰到极致的冷漠。

  他轻比闭双目,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意,凄苦的令人心疼,而花亦飞自始至终都未瞧她一眼。他就这样站着,直到一滴冰凉打落在脸上方才将他浸醒过来。

  天空飘起了蒙蒙细雨,老天总能窥透人的心情,适时而泣。他深深吸了口气朝山下走去。

  待他行至鱼思渊的新坟前,细雨已湿遍了满覆落叶的竹林,亦沾湿了他的衣裳,他却全然无觉,静静望着那块冰冷的石碑已经有些痴了。

  直到鱼思渊入土他都没有再看她一眼,那倒不是因为恨,只是鱼思渊做了那么多违背良心的事就是为了自己因恨而无法忘记她,若让她知道自己在她道出那一句话时已经无法恨她,她必会死不瞑目吧!给不了她想要的就如她所愿,这样想着就连最后一个不舍的眼神都未曾留给她,也许有些残忍,但却是他唯一能为她做的。

  天空黯了下来,不知过了多久又明亮起来,然后燕归来来了,带了两坛上好的陈年佳酿,浓烈香醇,两个人就就借着这酒将愁添了又添。

  燕归来告诉他叶明珠醒了,也知道了真相,又因自己被曲流觞糟蹋而伤心的昏了过去。

  于是他又要离开这里了,他有着太多的牵挂,他不能多作停留。天空已放晴,湛蓝湛蓝的,白云悠悠,一只苍鹰傲然在空中飞掠着。满上杜鹃经过细雨洗礼更显艳治,一阵春风拂过,纷纷飞散在空中划出道道艳影。

  行至山脚一声惊呼划破清晨竹林的宁静,心中一紧,低呼一声:‘明珠!“人已朝发声处飞掠而去。待他赶至,叶明珠已昏迷倒地,而两丈外的花亦飞正将一条白练收回袖中,当下疾呼道:“亦飞!不要!”

  花亦飞转首望他,冷冷一瞥,提笛便朝叶明珠胸口捣去。沈洛天大惊之下忙举剑架住花亦飞的冰笛,惊道:“你要做什么?”

  花亦飞撤笛再攻,口中冷道:“她既然是雄霸天女儿便留他不得!”

  沈洛天为了护住叶明珠唯有出手应接花亦飞的攻势,面上露出了无可奈何的悲伤道:“那是上一代的恩怨就让它止于雄霸天吧!”

  花亦飞目中冷光陡寒,咬牙恨声道:“不可能!你若再拦着我,那你我自此便恩断义绝!”

  沈洛天心下一颤,唯有收剑住手,目中闪过一丝沉痛之色,几近哀求的唤了声:“亦飞!”

  花亦飞冷哼一声,瞧也不瞧他,提笛拔剑便朝昏迷倒地的叶明珠刺去,手中冰魄剑没有丝毫的迟疑,那神色也是沈洛天从未见过冷酷决绝,风驰电掣般留下一道绚丽的剑华,刺的沈洛天双目一花,不及多想,飞身挡在叶明珠身前。

  剑毫不留情的刺入他的体内,他忍痛回首望想花亦飞,心疼道:“她跟你一样无辜,你要将她变成另一个你么?”

  花亦飞眼见沈洛天百般阻挠,又气又恼,愤怒之下一把抽出冰剑翻身越过沈洛天又朝叶明珠刺去。

  沈洛天又欲以身相护却见一股巨大的掌风席卷而来,只将花亦飞逼退两丈,紧接着一声暴喝:“敢伤本座的女儿,找死!”

  暴喝声中人已如巨隼般飞扑而来,双掌齐发,掌风呼呼,只将杜鹃震的一阵乱颤,无数花瓣被掌风卷落,无力的翻飞针扎着。掌风过出花瓣尽落,呈现出一片凄凉景象。

  眼见这无法阻挡的双掌便要落在花亦飞身上,眼见这如花般的女子顷刻间便要如这艳治的杜鹃一样夭折,一条黑影一闪已挡住了这掌势。

  双掌对碰,沈洛天中剑在先,仓促应掌,又怎敌得过雄霸天万钧掌力?“蹬蹬蹬”倒退几步,才强定下身形,嘴角已有鲜血溢出,回首望去花亦飞已蒙上了面纱,不由松了口气。

  “沈洛天!别忘了明珠才是你的妻子!”一声怒斥,含着无限愤恨。

  沈洛天强撑身躯冷视他道:“明珠如今所承受的正是你当年所造的孽,你够了!”

  “你…”雄霸天恼道:“我今天就要她死!”

  沈洛天勉强提起一口气,冷冷地道:“我看你当务之急还是先管明珠吧!”

  雄霸天还欲再出手,但见沈洛天一副誓死守护花亦飞的那份决心,再看一眼已不醒人事的叶明珠,回首狠狠的瞪着花亦飞恨道:“本座迟早会了了你这条命!”广袖一挥,揽起叶明珠疾掠而去。

  瞧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沈洛天终于松了口气,转目望去,花亦飞神情冷漠,冷冷地瞟了他一眼道:“我怎么忘了你如今是他的乘龙快婿呢?看来我今天的话太多了!”话毕毅然转身而去,而他心中一痛,便没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