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逢单双更之第二更。。。求收藏、票票)

  用了近半月的时间赶回宫,筱白一见到久违的床,大呼一声,倒头就睡。十阿哥进宫觐见完了康熙顺路过来看她,看到的却是间儿尴尬的脸色,再看连鞋都没脱的筱白,无语的走了。

  胤誐前脚刚踏出门,就胤禩与胤祯走了个照面儿,“别进去,惨不忍睹。”

  胤禩与胤祯面面相觑,不知胤誐何意。

  “这筱白绝对是孙猴子转世,看不得啊。”胤誐高呼,殊不知一只小魔爪正在朝看靠近,连胤祯的眼色都没有看到,自顾自的感叹着。

  “十哥,你说谁不是人呢?”小魔爪终于落到了胤誐肩上,旋即一抓,就看到了胤誐呲牙利嘴的模样。

  “八哥,救我。”胤誐想跑,可筱白手劲长了不少,一时还真挪不动了。

  见胤禩抬脚就要走过来,筱白气势恢宏的丢给他三个字,“不许动”。

  看到胤禩还真就站在那里笑看着自己,胤誐没了办法,只好求饶认错,“我错了,筱白,请您高台贵手啊。”

  “本大圣大人有大量,这次便饶了你,若有下次定打不赦。”筱白临松手还又扭了一下。

  “哪里有这么可爱的小猴子啊”,十五阿哥不知何时站到了胤禩他们身后,身旁还站着大阿哥胤褆。

  筱白赶忙行礼,大阿哥倒是不拘小节的人,“十五弟总是唠叨着你,这不刚回来就要来看看筱白好不好,呵呵。”

  大阿哥明显是给十五阿哥助阵的,他看到胤禩等人在这里也稍感惊讶,似乎筱白与胤禩以前并不要好啊,怎么最近走的有些近了呢。

  “筱白,皇阿玛命我过些日子去江南督查官盐,你可曾有兴趣一起?”十五阿哥必是觉得以筱白爱玩的性格也许会欣然应允,可惜,当着人家正派男友的面子这么说,呃,明显是找死的行为。

  胤誐幸灾乐祸的躲在一旁揉着肩膀,看着筱白想发作又使劲忍着的样子,觉得特别好笑,他知道,如果不是大阿哥也在,这胤禑说不定会被筱白直接送客。

  胤禩的表情如常,看不出任何痕迹,筱白微笑,“十五哥,筱白赶路乏了身子,这才打算去给德妃娘娘请了安歇息呢。”

  好大的一个闭门羹,胤禑略显尴尬,筱白绕个弯直接没把自己当根葱啊,当下自嘲的笑笑,“那我先回去了”。

  胤禑先行离开,胤褆却没走,他若有所思的看着胤禩,“八弟,你果然是该出手时就出手的人啊。”

  胤禩微笑,“大哥,胤禩出手向来有分寸,您不必费心。”

  “小心驶得万年船~”边走边留下这句话,胤褆转过拐角不见了。

  筱白甚少与胤褆接触,不知道他平时就这般说话,还是失态已经白热化,几个阿哥已经不仅暗地里较劲了。

  可不管怎样,还让胤禩小心点,他那什么巫术诅咒这种事都能被挖出来,明显更不谨慎、更不靠谱啊。最后胤禩也有部分原因是被他给害的,所以,筱白对他仅有的点点好感也消逝殆尽。

  “以后与大阿哥疏远些吧,我不喜欢他。”筱白走进胤禩,给他整整衣服。

  “嗯”,胤禩还是带着春天般温暖的笑容,看不出什么心思。

  “我也还没有去给母亲请安,一块去吧。”胤祯原来也没来得去给德妃请安,正好与筱白一起过去。

  “去吧,请了安好回来休息,这两天都瘦了。”胤禩轻轻抚摸筱白瘦削了的脸颊。

  “我喜欢瘦,这叫骨感美。”

  告别了胤禩与胤誐,筱白拉着胤祯飞快的往长春宫赶去。

  “快给我来杯水,我要渴死了。”一进门胤祯就要水喝,样子极度夸张。

  “哎呀,这是怎么了,怎么渴成这个样子?”德妃一看是胤祯就心疼的不得了。

  胤祯狡黠的一笑,“母亲,儿子逗您呢,筱白这丫头不知道为什么,拉着我一路跑来的。”

  知道原来是这么一出,德妃点了一下胤祯的额头,“还是做哥哥的,每次都这么欺负筱白。”

  筱白决定无视胤祯,人家亲娘在身边,自己表示无能为力,不去找麻烦了,还是请完安回去睡觉的要紧。

  筱白正无精打采的看胤祯与德妃表演母子情深,无意间转头却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伫立门帘后面,正是胤禛。

  胤禛面带些许落魄,筱白明白,看着自己的母亲与弟弟暖意融融的相见场面,自己却如一个外人般隐身于五米之外,任谁都会接受不了,何况他真的没有做错什么啊。

  胤禛的面容渐渐由落魄变得阴郁,心里的不满也在慢慢积聚。

  筱白赶快上前搭话,免得让德妃与胤祯看到,“四哥,什么时候喝你的喜酒啊?”筱白的心里竟然还惦记着喜糖,她是真混淆了年代了。

  看到筱白过来,胤禛的嘴角才泛起丝丝弧度,“就在最近了,你消停点,我可不想我大婚那天被通知你被皇阿玛关了禁闭。”

  “哪有啊,皇阿玛才不舍得关我呢,以前都是四哥关的禁闭。”不满,幽怨,嘟嘴,吐槽,筱白的小模样儿把胤禛逗得直笑。

  看胤禛笑了,筱白也笑了,“四哥高兴不,筱白是不是很有牺牲精神。”

  看着尾巴翘上天的小丫头,胤禛表示无可奈何。

  德妃留三人吃饭,席间德妃、胤禛、胤祯轮着往筱白碗里夹菜,尤其是胤禛与胤祯,那样子就像在比赛,筱白碗里的菜顷刻间就堆成了小山,颜色各异,形状百般,看的筱白额头冒汗,又不敢开口,心里直叫冤:夺嫡大戏终于拿到一个配角,可惜是个悲催的配角。

  德妃看着两人在饭桌上就怄上了气,心里不悦,“都好好吃饭,没看筱白都没法吃了吗”

  充满感激的望一眼德妃,筱白咽下未来得及喷涌而出的泪水,拿起那个极度超载的碗,毅然决然的扒进了嘴里,颇有些壮士赴死的感觉。

  这顿晚饭吃的别扭异常,德妃也并未再说什么,些许是因为两兄弟的矛盾已经有些不可调和的意味,就算再不喜欢胤禛,恐怕也不希望看到他们兄弟相残。

  内宫不准久留,德妃留胤祯说些话,就让胤禛送筱白回去。走在路上,筱白与胤禛沉默不语,心情都格外沉重。

  筱白沉重是因为她察觉到诸子夺嫡的惨烈即将上演,太平日子几近结束,而自己最在乎的两个人却是死对头,面对爱情与亲情的抉择,她有些手足无措。

  胤禛不语,是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孤单,对那个位置的渴望越来与强烈,也许坐到了那里,一切才会变得不同。想到太子的骄纵,一种取而代之的想法也越来越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