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唐枫接受东方皓委派的任务,准备去拜访冷月山庄,求证天都峰冷月镖的事。然而去西川冷月山庄的途中,这艰险难行的蜀道,不禁让唐枫慨叹起来。但是尽管艰险难行,唐枫还是如预定时间到达了冷月山庄。

  冷月山庄被一片森林围绕着,越往内越是寂静。来到冷月山庄大门前时,更是寂寥无声,连鸟儿飞翔振翅的声音都听不到。冷月山庄的大门并不像东方堡,牧野山庄一般,门前并没有人把守。而这股宁静,正是冷月山庄的“冷”做奠基……

  唐枫越往冷月山庄大门前走一步,心中就更是谨慎一分。而最后也证明到,唐枫的谨慎,并不是多余的——“咻!咻!……”两枚划过风,凌厉地向唐枫飞来的飞镖是那么地如饥似渴。唐枫顿时蹲了下来,躲开飞镖。唐枫往背后看了看,那两枚飞镖上都有月牙形的标志,正是冷月镖。“之前拜访牧野山庄和东方堡,总是要被两名守门弟子喝住‘你们是什么人?!’就已经够憋气的了,现在来冷月山庄更好,话都懒得说,直接飞镖侍候……”唐枫见到冷月山庄如此待客之道,心里甚是憋屈,只是差点没吼出来而已。

  “你是什么人?!”此时,只见两名身穿黑色纱衣,蒙着面,分外妖娆而又冷峻的女子跳了出来,抽出长剑指着唐枫问道。“哎……这守门弟子的专用语录呢……”唐枫碎碎念道,然后恭敬地说:“在下逍遥谷唐枫,有事求见西门庄主……”其中一名弟子狐疑地打量了一下唐枫,然后说道:“师妹,我现在进去通报庄主,你在这里看着。”“嗯……”唐枫虽然对冷月山庄弟子的冷峻表示无奈,但是也感觉合情合理:如果像东方堡,牧野山庄一样派两名弟子站在大门口,随随便便就被入侵者干掉……像东瀛浪人入侵东方堡,牧野山庄,什么时候不是两名守门弟子第一个成为炮灰?……

  不一会,刚刚进去的那名女蒙面人和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出来了,说道:“唐少侠,里面请……”顿时,清风掠过,那两名蒙面女弟子又回归到自己的岗位。“请……”那名身穿黑衣的男子不忘再次向唐枫施礼。“呃,噢!请……”唐枫这才回过神,和那黑衣男子一起往大殿走去。

  “逍遥谷唐枫拜见西门庄主……”冷月山庄还真够“冷”的。除了那阵阵凉风掠过来的冷意,还有那并不宁静的冷清,弟子们的冷峻……冷月山庄的大殿内,是那么地昏暗,几盏呈月牙形的烛台不尽余力地要散发自己的光芒照亮这大殿。一块很大的黑帘布后,一位女子正妖娆地坐着,旁边还有两名弟子在服侍,看来就是西门冷月了。“逍遥谷的人?为何事而来?”西门冷月问道。“师父曾修书一封,庄主看后就明白了……”唐枫从怀中掏出信恭敬地做呈信状。

  尔后西门冷月派人把信拿给她。虽然隔着幕帘看不到西门冷月的样子,但是也能看到她顿了顿,然后说道:“嗯,这件事我知道了,我会派人调查清楚的。飞星,送客!”“是!……”“冷月山庄真够冷的,环境冷,弟子冷,庄主更是首当其冲的冷……”唐枫暗忖道:“原来这人教飞星啊……”“飞星兄,素闻冷月山庄不收男弟子,你怎么会在冷月山庄呢?……”只见飞星顿时一愣,看了看唐枫,眼中貌似藏在千言万语,然而却冷冷地回答道一句:“在下就送到这里了,请!……”说完,飞星还不忘冷酷地回头离去,留下唐枫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

  “额,冷月山庄……”唐枫碎碎念道。然后一阵寒风掠过,不禁让唐枫搂着双臂打个冷颤,思忖道:“名不虚传!风都比别出要冷!……”

  只见唐枫一边折道而返,一边悲叹道:“千里迢迢从逍遥谷赶来西蜀,我跋山涉水,翻山越岭地来到,却换来这么冷冰冰的话……”唐枫悲叹之余还不忘苦笑一声。

  “呼!……”凌厉的风打破了森林里的宁静。而这股宁静,正是围绕冷月山庄的森林才独特的宁静。“什么人?!”唐枫顿时立起霸王枪,一把横扫千军往背后扫去。顿时只见霸王枪扫出来的气功波犹如一股利刃直袭而去,而与此同时两道黑影顿时躲过那利刃般的气功波,跳了出来:“唐少侠机敏过人,小女子佩服……”

  唐枫顿时定睛一看,虽然两位黑衣女子蒙着面,但那水灵的眼睛却是非常熟悉。再加上那宛如风铃般的动人声音,唐枫顿时明白到:“原来是残梦,月影姑娘,失敬失敬……”唐枫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挠了挠头。不过这很明显,不能怪唐枫——若非冷月山庄的待客之道如此“有礼”,唐枫自然也不会窝火……

  残梦貌似也看出了唐枫的憋气,语气也顿时没有如此之重:“我和师妹奉庄主之命,随唐少侠调查冷月镖一事……”“啊?!”唐枫惊叹道,然后叹道:“哦!……”

  一路上,唐枫感到十分尴尬……不过残梦,月影倒是没有这么见外,除了一起赶路,连饭都不曾共桌而食。偶尔唐枫萌起怜香惜玉之心,想为她们打打水,都被冷漠拒绝:“我们自己会去打水……”“啊!……好冷!……”唐枫慨叹……

  好不容易唐枫等人终于和莫晓峰,丁晨汇合了,唐枫顿时舒心地叹了一口气。客栈天字一号房内,唐枫等五人正谈论着天都峰的事件。“师弟,你们调查得如何?”莫晓峰顿时说道:“天王和紧那罗看起来都是毙命于……幽冥神功……”“幽冥神功?!……”在旁冷傲地坐着的残梦,月影惊叹道。“嗯,是幽冥神功……”莫晓峰冷静地说道。见唐枫那不解的表情,莫晓峰解释道:“幽冥神功,失传已久,曾经是冷月山庄的不传秘功。威力绝对可以和十年前柳泽一郎的吸功大法媲美……”莫晓峰接着喝了一口茶,对唐枫那惊讶的表情不再解释什么:“三年前,冷月山庄西门庄主机缘巧合之下获得幽冥神功的秘籍。然而当秘籍带回冷月山庄的当天,幽冥神功的秘籍顿时凭空消失,犹如人间蒸发……”

  “唔,看来这件事的确和冷月山庄有关……”残梦和月影思忖道。“残梦姑娘,能否给在下一枚冷月镖对比一下?”莫晓峰问道。“呃,拿去……”莫晓峰正要起身走向残梦,只见残梦顿时掏出冷月镖飞向莫晓峰,那冷月镖孤傲,深刻地扎在那张八仙桌上。“……”莫晓峰和丁晨见到残梦的举动,那惊讶的双眼瞪得是那么地大。唐枫看到他们的表情,只是苦笑一声,没有多说些什么。

  “嗯,就从外观看来,的确没有什么区别……”莫晓峰顿时回过神来,从怀中掏出当日在天都峰所见的冷月镖,和残梦投过来的冷月镖对比了一下,接着说道:“有点不同的是,当日在天都峰,乾达婆中标的伤口可是泛紫,应该是冷月镖有慢性毒药才是,怎么这枚飞镖没有涂毒……”“冷月镖镖口自然是有涂毒。只是如果打中的是非生命体,那些毒药就会散去。你们用膳的时候记住别让八仙桌的那点木刺伤到了,不然中毒了可别怪我……”残梦不愧是冷月山庄的大弟子,绝对有“冷”月山庄的风范。

  “……”唐枫三人顿时无语,接着丁晨问道:“冷月镖上的毒是不是由蝎子粉,曼陀罗炼制而成?”“是的……”残梦说道。“呃,这件事和冷月山庄的关联很大,会不会是……”莫晓峰猜测道。“是什么?”但这提问的并不是残梦和月影,而是唐枫。“或者冷月山庄有内奸……”丁晨慢慢地吐露道。“不会吧?!……”唐枫惊叹道。“唔……”反观残梦和月影,倒是非常淡定,看来她们也有想过这个问题。其实自少年英雄大会的时候,崆峒派弟子遭冷月镖杀害,西门冷月就暗自委派过残梦和月影调查这件事。然而当时调查出来却一直没有头绪。知道这次天都峰事件,西门冷月可以确定此事并不是冷月山庄所为——至少冷月山庄上下,哪怕是庄主西门冷月,也没有这个功夫能够以一敌三那昔日鼎盛的天龙教三大护法。只是尽管如此,还是不能排除冷月山庄的嫌疑——毕竟那冷月镖,并无错漏的镖毒……是那神秘人潜入冷月山庄偷取冷月镖的人挑拨?这不是不可能。虽然天王三人已经年迈,但是能够打倒他们的人绝对不是泛泛之辈。以这样的武功而言,潜入冷月山庄的话也并不是不可能……

  “接下来我和师妹去调查冷月镖事件,你们调查东瀛浪人的巢穴……”残梦刚刚说完,她就和月影迅雷不及掩耳般离去。留下的,只有一股掠过唐枫三人的强风和大门被打开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