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U盘坏了,大家先凑合着看着点,我等会儿把下面的发上来!)

  “八哥小时候?”十三阿哥对筱白的问题感到很奇怪,可看她样子那么认真,不像是玩闹的样子。自从筱白落水之后他就感到她有了些变化,虽然还是爱玩爱闹,可那些玩闹明显不再是小孩子过家家似的了,不是圈套,就是陷阱,不像是一个自小养在深宫的格格能想出来的,偶有几次谈到人生或治国方略时更是让他惊奇,有些观点连他都自叹不如,难道,真的与她的那个梦有关吗?

  筱白没有打断十三阿哥的思考,就这么任由马儿慢慢走着,边走边吃,闲庭信步的样子,反正时间还有,侍卫虽远也尽职尽责的警戒着周围。

  “八哥的母妃地位低微,小时候得不到皇阿玛的重视,那时兄弟们倒是兄友弟恭,可是大臣们私下里有营私结党的现象,他们看中的当然是太子,但四哥的自幼由佟佳贵妃抚养,佟佳贵妃又是**之主,自然在皇阿玛与众大臣眼里也算位地位尊崇的皇子,大阿哥则有叔祖明珠支持,又是长子,地位自然不低。八哥便经常被冷落,甚至有些大臣更是不放在眼里,出言不逊。可八哥性子要强,事事都上心,待人也亲切随和,与十弟、十四弟他们甚为投缘,也就成了今天这番景象。”十三阿哥看着筱白,她脸上仍然挂着不甚满意的匾额,不禁觉得奇怪,她到底要知道些什么呢。

  “八哥自小由惠妃抚养,为何上次中秋夜宴上惠妃会对八福晋紧紧相逼,大福晋更是出言不逊,这又是为何?”筱白自然是做了些功课才来的,胤禩母亲的身份她大体知道,想来他小时候也不好过,只不过没想到连大臣都可以欺负他。而此时惠妃与胤禩的关系才是问题的中心,本应很好的关系怎会截然相反的呈现呢?

  “你想知道的是这个啊,呵呵。八哥确实由惠妃抚养,幼时关系也算和睦,自从前些年八哥实力大涨之后,不知不觉就这般了,可能是觉得威胁到大阿哥的势力了吧。不过,八哥与大哥的关系还是不错的。”

  果然从十三阿哥这里了解到的情报很有用,都是些以前不知道的事情,这次惠妃随驾,十五阿哥的事说不定与她也有些关系,看来要搅进这些关系里还真不容易。

  “十三哥,你答应过不告诉四哥的哦,其他人也不要告诉哦!”一扫刚见面时的犹豫,这时又是那个精灵古怪的筱白了。

  “筱白,”十三阿哥却少见的严肃起来,“我对那个位置无意,只对兄弟亲情牵念,希望你不要陷得太深,四哥也不想的。”

  “你怎么知道我要做什么?”难道是表情出卖了自己?连无意争位的十三阿哥都能见微知著的看穿自己的想法,何况是精于世故的胤禩呢,看来,这条路真的很长,自己有没有命走到尽头都是未知数。

  “昨晚四哥单独跟你聊了些话吧,今日你问八哥的事,十五弟又恰巧赶到,联系起来,想你也是要趟他们这浑水了。”十三阿哥的眸子黑的像黑曜石一般,看的筱白心虚。

  “十三哥,我只是不想嫁给自己不爱的人而已,无他。对四哥与八哥,也不是你想的那般,他们都是我的兄长。”对着这般黑曜石说谎实在是件很难的事,那么只说一部分事情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十三阿哥笑了,看不清笑容里是悲是喜,“走吧,回去,驾!”

  十三阿哥刚走没多久,就看到十四阿哥骑马跑了过来,看样子筱白是暂时走不了了。

  “筱白,我找你有事。”胤祯其实与“自己”年纪相仿,又是率真的性格,与他说话筱白倒是没什么心理负担。

  “十五弟今天早晨也到了,如今又是惠妃随驾,今后你要多加小心,万一出事,即刻找人来通知我,我与八哥会帮你周旋的。”

  看胤祯的表情不像做戏,以往与自己的关系也很是要好,看来得先弄清是谁把十五阿哥招来的才是,否则这局都看不清楚。

  “十五阿哥并不随驾啊,难道是奉旨前来?”

  “是惠妃。这些你不用管,如果不喜欢他,就离他远点。我还有事,先走了。”

  十四阿哥是特意跑来报信的,说完就骑马走了,剩下筱白一个人默默的回想刚刚得到的信息,以往都是自顾自的玩儿,脑子早就不在这条轨道上了,现在从新启动是有些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