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待闹声稍定,李大嘴忍不住叹道:“在下今日终于见识到了慕姑娘的奇巧之处了,这本该是仙界神音,而今我这凡夫俗子竟有幸闻得,真不知是几世休来的福气,可真谓朝闻到,夕死而无憾矣!”

  慕娉婷忍不住笑道:“李老板谬赞了,这不过是一种小小的口技罢了,您若喜欢,我可以教你呀!”李大嘴连连摇头苦笑道:“姑娘玩笑了!这仙音哪是我等凡夫俗子学得来的?我还是恪守本份,卖我的酒菜为好,免得亵渎这绝世妙音惨遭雷劈。”

  此言出口,直逗的慕娉婷笑的花枝乱颤,半晌才止住笑道:“李老板,你可真逗,我看你干脆改行说书得了,专说笑话,保准比你开酒楼赚钱!”此言一出,直惹的哄堂大笑。李大嘴待那笑声初歇,正色道:“此归玩笑,在下还有事请教。”

  慕娉婷道:“请教不敢,李老板有话但讲无妨。”李大嘴点头道:“巧姑娘方才所说的恶人榜是怎么一回事?而姑娘又怎知天行侠下一个一定会找上飞天豹呢?”

  慕娉婷道:“原来是这个呀!李老板并非江湖中人,对江湖人事知之甚微,也难怪不知这恶人榜一事了!”她微微一笑,缓声道:“这江湖恶人榜是铁面判官洪镇涛修订的一份专列江湖恶人恶迹的榜单,他根据这些恶徒的所行之恶的性质,程度及影响给他们做了一个公平公正的排名。天天行侠这一年来所除恶人不仅个个榜上有名,而且还是按照排名依次往榜首挑的,而这飞天豹的排名在恶人榜上就正列在太行五霸之前,您说这下一个下黄泉的除了他还能有谁呀?”此言一出众人方才恍然大悟,纷纷点头赞同。

  然就在此时,人堆里突然传来一声冷笑道:“什么侠客,剑仙,老子就不信他有三头六臂!他若敢惹爷爷我,管教他顷刻化为齑粉!”众人闻听,纷纷侧首朝发声处瞧去!但见那人浓眉大眼,狮鼻阔口,身材魁梧,神情剽悍,目中尽是不屑之色,冷冷扫视在场之人,皮笑肉不笑地道:“怎么?在场有哪位不服要与老子较量的?”

  慕娉婷咯咯一笑道:“飞天豹,你还愁天行侠找不着你么?放心,你这一露面,不出三天,他准会找上你的,我看你还是乘现在腿脚还灵便赶快回家交待一下后事吧!”众人闻说这人便是飞天豹无不骇然,几欲离席而去却又不敢妄动,只听那飞天豹嘿嘿冷笑道:“我看要交待后事的是你吧!”

  慕娉婷轻叹口气道:“我本是为你好,你却偏偏不信,奈何,奈何!”她无可奈何的摇摇头,突又道:“这样吧!咱俩打个赌,若三日之内天行侠没找上你,你就来找我报这妖言惑众之仇如何?”飞天豹沉吟片刻,突一拍桌道:“好!有性格,我喜欢!看在你的面子上,今儿我就不砸场子。就此别过,不过我想我们很快就会再见的。”话毕长笑一声,自人群中拔身而起,从窗口掠了出去。

  众人这才松了口气,李大嘴忙掏出手绢擦擦额上的大滴汗珠,喘着大气道:“还好没打起来!”慕娉婷嘻嘻一笑道:“老板,我是来帮你赚银子的,不是来砸场子的!”李大嘴连连称是,脸上又堆起了一脸笑意。

  明月初升,夜凉如水,飞天豹骑着高头大马,洋洋自得的行走在青石板铺就的街道上,心中盘算着待自己打败天行侠,轰动武林之后再如何对付那个古灵精怪的奇巧嘴。

  蓦地一声尖啸划破长空,打断了飞天豹的邪念,心下一惊,便见一抹刺目的冷光疾射而来。仓促间身子微倾,双足在马鞍上一蹬,已斜飞而出,堪堪避过一击,同时拔刀回身相迎。他既能名列江湖恶人榜,劳动天行侠出手,自非泛泛之辈。一刀挥出大有雷霆万钧之势,如同狂海怒涛般朝着来人袭卷而去。拦路截杀之人丝毫不为之所动,但见手臂疾抖,一连划出数道剑光,挟着足以与之刀劲抗衡的剑气迎了上来。

  胆敢独挑飞天豹,自然也非庸手。刀剑之气相撞,反涌开来剑客纹丝不动,飞天豹蹭蹭蹭倒退三步。一招见高低,飞天豹脸上傲气顿时凝结,直直盯着剑客。只可惜剑客戴着面罩,他瞧不见他的真容。“你是天行侠?”怔怔望着剑客,他忍不住问道。剑客不语,挑了挑剑尖,复攻而上,一连刺出七剑,剑招奇快,剑芒吞吐间如同万条青蛇在剑尖流动无定,只欲择人而噬,只晃的飞天豹眼花缭乱。飞天豹惊急之下不及反攻,唯将一把宝刀舞的密不透风,互住周身死穴,只求自保。刀光朦胧,剑气纵横,天地间弥漫着慑人的杀气…七十九招上,飞天豹宝刀脱手,剑客的青锋剑顶住了他的咽喉,却没有送进去。

  飞天豹双目圆瞪道:“你不是天行剑!”剑客微微昂头,“哦?”飞天豹恨恨地道:“天行侠的必杀技是一剑穿心,而你…”他眼皮垂下,瞟了一眼喉头的青锋剑,顿了顿问道:“你是什么人?”

  剑客淡淡的道:“救你的人!”语声虽淡却透着一股难言的犀利。“救我?”飞天豹愣住了。剑客冷然一笑,带着刺耳的讥嘲“你连我都打不过,还妄想能够打败天行侠?”飞天豹面如死灰,不置信地道:“难道天行侠的武功还在你之上?”

  剑客收起长剑道:“如果你今晚遇到的是他,那么你最多能出六十招!”这无异于承认了天行侠的武功在他之上。飞天豹面色更青了,但终究还是沉住了气,讷讷地道:“那你…”

  剑客接道:“我要借你之口传我之言,而你则可拿此言当作救命符。”飞天豹怔了半晌,恍然了悟,道:“你想借我的手找到他!”剑客微一颔首道:“你附耳过来!”飞天豹依言将耳朵凑了过去,剑客在他耳畔低语一阵,然后拍拍他的肩膀,转身离去。而他脸上虽还是将信将疑的表情,但目中却已泛起了得意的诡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