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第十章助纣为虐

  春天的风优雅地吹遍中原大地的每个角落,绿树黄莺也随之交相辉映给中原大地带来一片生机。然而东方堡内,尽管树木如何争先恐后地为之衬托美丽,东方堡依旧是一片死寂——东方烨的离去,带走了东方堡往日的生机。

  “少主,你在哪……”清风拂面,只是掠走了赵依风脸上的泪痕。赵依风呆呆地坐在房里,愁眉不展的脸庞映衬在镜子里很是不协调。“师姐,师姐!不好了!”此时有位东方堡的弟子跑进赵依风房间叫道。“怎么回事?”赵依风舒展开她的愁眉,紧皱眉头道。“有敌人攻打东方堡!”“什么?!”说罢,赵依风随着那名东方堡弟子夺门而出。

  赵依风正思绪到底是谁不自量力要来东方堡撒野呢,没想到站在他眼前的正是脑海中掠过成千上万次,而万万没想到的人——东方烨。只见三名蒙面人和东方烨整整齐齐地一字排开映入她的眼帘,他们背后还有密密麻麻穿着东瀛服饰的黑影。此时东方烈阳和李凝霜也被东方堡弟子汇报前来,见到东方烨,惊问道:“烨儿,你这是干嘛?!”“哼!今天我就要手刃杀父仇人!”东方烨仇视着东方烈阳说道。

  “烨儿,真的是你,为什么是你!……”李凝霜之前听弟子汇报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然而事实却让她心碎。“少主,你为什么要助纣为虐?!”“……”东方烨没有再说什么,沉默着。伊贺说道:“东方烈阳,今天我们就要让东方堡绝迹江湖!”说罢,伊贺挥了挥手,打了个手势,顿时背后密密麻麻的黑影抽出腰间的刀,一阵阵刀光掠过东方堡弟子的双眼……

  顿时穿着红衣的东方堡弟子和穿着黑衣的东瀛浪人交织在一起,东方烨也和三名蒙面人施发的暴雨梨花针一般凌厉地攻向了东方烈阳等人。李凝霜见暴雨梨花针凌厉地攻了过来,自己也从袖中发出几枚柳叶飞刀击落了暴雨梨花针。然而李凝霜的柳叶飞刀阻挡了暴雨梨花针的凌厉,却没有阻截到东方烨的迅猛。只见东方烨一下冲到东方烈阳跟前,运足内劲于掌心击向东方烈阳。东方烈阳也心如刀绞地运起掌劲和东方烨抗击。顿时两人的交锋的内劲形成一股强大的气流,李凝霜和赵依风顿时被两股纯阳功的内劲吹开一边。

  东方烈阳不想和东方烨纠缠,顿时添上一股内劲于掌心,一把推开了东方烨。东方烨顿时被弹走,随之三名蒙面人也赶了上来,先是几枚暴雨梨花针,然后从袖中抽出短匕。只见东方烈阳灵活跳了起来,躲开了几枚暴雨梨花针。三名蒙面人见到东方烈阳一跃而起,自己也停下冲刺的脚步,一跃和东方烈阳在空中交战起来。只见伊贺挥舞着匕首直斫东方烈阳,东方烈阳也没躲避,只是运足内劲用烈阳掌和他的匕首抗衡起来。正是两人在比拼内劲——伊贺的匕首如同饿虎扑食般一直要向东方烈阳斫去,然而东方烈阳的烈阳掌却以深厚的内劲硬是推开了伊贺匕首的血盆大口。山藏和藤武见此,立刻在伊贺左右两肩为他输进内劲支援。李凝霜也不甘落后,在东方烈阳背上为他输进内劲。

  此时两方的内劲比拼形成了比方才东方烈阳和东方烨比拼烈阳掌更雄厚而强大的气流,在他们身旁交战的东方堡弟子和东瀛浪人顿时被猛烈地吹开。双方一直僵持不下,东方烨和赵依风也开始行动了——只见两人冒着强烈的气流,分别为三名蒙面人和东方烈阳施与支援。但是,毕竟赵依风的内功和东方烨相比悬殊,在他们两人为比拼内劲的两方支援时,东方烈阳的那方顿时劣势大现,伊贺的匕首已经让东方烈阳的手掌心冒出一丝血光。东方烈阳见此,立刻卸功,凌空一个翻身,并换了一掌直拍向伊贺。伊贺猝不及防,虽然用双手临时格挡着,但是也难免东方烈阳的一掌——伊贺顿时被打飞几丈开外。

  东方烈阳一掌打飞伊贺后,顿时感到那被伊贺匕首划伤的右臂一阵疼痛。东方烈阳看看自己的右手掌,只见掌心泛黑,被匕首所伤的血光也呈黑色。东方烈阳顿时用左手封住了右臂的肩井穴。“哈哈哈哈……”只见伊贺扬起一阵奸诈的笑容,然后对山藏藤武说道:“东方烈阳已经受伤中毒了,我们可以一举歼灭东方堡了!”说罢,伊贺再次凌厉地冲了上来,正准备给东方烈阳致命的一击……

  然而东方烈阳正要使尽浑身解数,运足内劲于左掌,要和伊贺做殊死抗争时,从他们头顶上方传来一阵非常强大的内劲,压迫得伊贺顿时停下脚步,往后退了几步,往头顶望了望。

  原来正是牧野山庄的大弟子——贺雨扬使出开山拳一拳打向地面。只见伊贺灵活地避开贺雨扬的攻击后,随之传来的就是一股很强烈的,宛如爆炸的声音。在东方堡内交锋的东方堡和东瀛浪人们也感到地上一股震动。伊贺见此,不禁为自己捏了把冷汗:“要是刚刚闪慢一点,真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怎么之前和他交锋的时候也没感觉他有这么凌厉的攻击……”

  “东方堡的兄弟们,我们来支援你们了!”此时东方堡围墙下,站着一队穿着绿色衣服的弟子——正是牧野山庄的弟子们。围墙上还站着一名英姿飒爽的持剑弟子——正是叶星宇。方才还因为东方烈阳中毒而泄气的东方堡弟子们顿时因为牧野山庄的增援而士气大增,东瀛浪人顿时节节败退。伊贺见势不好,顿时下令撤退。东方烨愤愤不平,但是也明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道理,也随着伊贺等人的撤退而离去了。临走前还很不服气地打上了几名拦截住他的弟子。

  “东方堡主,你没事吧……”贺雨扬关心地问东方烈阳道。东方烈阳痛苦地盘起腿打坐着,念道:“多谢关心,没事……”东方烈阳的脸从重枣红的颜色泛成黑色,身体也因为中毒的缘故战战发抖,冷汗不停地冒出。李凝霜见此,心中甚是担忧,吩咐东方堡的弟子立刻抬东方烈阳回房休息。李凝霜也略懂医术,为东方烈阳诊脉,大惊失色道:“夫君怎么中了如此深厚的毒?!”李凝霜心中甚是担忧,至少凭自己的医术根本就不能诊断出东方烈阳中了什么毒。

  贺雨扬建议道:“东方夫人,不如让在下前往逍遥谷寻访沈神医为东方堡主解毒?”李凝霜叹息道:“逍遥谷离东方堡起码两日路程。往返四日,恐怕夫君支撑不了这么久啊……”叶星宇顿时说道:“夫人莫急。依在下所知,逍遥谷沈神医的得意弟子,也就是前任武林盟主,人称赛华佗的东方未明归隐于杭州,让在下前往杭州寻访东方未明为东方堡主诊治……”李凝霜听到叶星宇的建议后,愁眉稍稍舒展,感谢道:“那就有劳叶少侠了……”

  叶星宇顿时骑着东方堡的追风驹前往杭州寻访东方未明。由于过惯悠闲日子的东方未明,已经比当年发福了不少,叶星宇若非唐伯虎的介绍,真不敢想象那位发福的中年人是当初叱咤武林的武林盟主……

  东方未明听到叶星宇诚诚恳恳真真切切的言论之后,自己也同意随着叶星宇往东方堡跑一趟。还好虽然东方未明武功已经荒废多年,但是隐居杭州的多年也施医赠药,不曾荒废医术。虽然东方烈阳所中之毒甚是棘手,但是也难不倒人称赛华佗的东方未明。

  “东方夫人请放心,如今东方堡主已无大碍,只需好生休息半个月便可以痊愈。”“多谢东方先生……”说罢,李凝霜向东方未明拜谢道。“东方夫人请起,在下受不起如此大礼……”“还请东方先生在东方堡逗留数日,让在下一尽地主之谊。”东方未明想了想,打了个哈欠道:“好吧,说着说了也累了……”“快带东方先生去客房休息……”

  李凝霜接着招呼贺雨扬,叶星宇来到大堂,问道:“贺少侠,叶少侠,请问你们怎么会知道东方堡有难前来支援?”贺雨扬说道:“之前我们牧野山庄有留书,说东方堡会有劫难,希望我们牧野山庄能够支援……”贺雨扬喝了口茶,接着说道:“南宫庄主唯恐此时有诈,是东瀛浪人的调虎离山之计,于是只派了我们俩前往救援。没想到,东方堡果然遭受劫难……”“且慢……”李凝霜打断了懂贺雨扬的话:“贺少侠,那留书之人是谁?我要好好感谢他……”“那留书并没有留下姓名……”“呃……”李凝霜沉思着,贺雨扬和叶星宇也沉思着:为什么那人要匿名留书?他到底是什么人……“算了算了,天色已晚,两位少侠和牧野山庄的众位弟子就在寒舍留宿,让我们一尽地主之谊吧!”“那就有劳东方夫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