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呵呵,大表嫂,还是那么的爱开玩笑啊。咳咳,今天弟弟我可是来求嫂子帮忙的。嫂子你可不许不帮啊。”张淼峰清咳下了就岔开了话题。“哟,弟弟你这么说话可就客套了,有什么是嫂子能帮的,只要说出来,就算是天上的星星,嫂子也考虑去搭个宇宙飞船给你摘回来不是?”女子巧笑的说道。“额,嫂子,其实不有那么难的事情啦,就是拜托嫂子你帮玲玲,还有这个小丫头设计下形象就成了。”张淼峰在女子面前总有一种愧疚的感觉,或许是当初自己并没有娶她,而是帮了娶她大表哥原因吧,其实在很多年之前女子,曾经和张淼峰表白希望张淼峰娶她为妻,可是没有想到她等到最后的却是自己和张淼峰大表哥的婚期。

  “这个小丫头?”女子见张淼峰并没有说出唐皖的身份,就试探性的问了下。

  “她是我的闺蜜。”张淼玲再得到自家哥哥暗示的眼神后,就替自家哥哥回答道。可是聪颖的女子却一眼就看出了唐皖和张淼玲的关系,并不是闺蜜的那种亲密程度。反而张淼峰和唐皖的关系就显得有些说不清道不明了。

  “哦,茱蒂,安琦,过来带着两位小姐先去三楼选下礼服。”女子不动声色的叫了两名助理带着唐皖和张淼玲去选礼服。

  “请跟我来。”

  “请跟我来。”茱蒂和安琦是两个长相甜美的助理,她俩带着唐皖和张淼玲来到三楼之后,告诉了唐皖和张淼玲礼服的分类是按照风格分类的之后,就退到两人的身后,任由唐皖和张淼玲去选择礼服了。

  张淼玲向着风格奢靡性感的礼服分类区走去了,而唐皖则向着高雅淑女的礼服分类区走去。唐皖看着满目琳琅的礼服,一时间不知道选择什么样的礼服好了。在礼服分类区里走了一圈,唐皖终于基本敲点了要穿什么了,她左手拿着条浅绿色的吊带丝质短裙,而右手拿着条米色的高领肩部挖凹的高开叉长裙,但是却在犹豫不决到底穿哪个,因为她感觉哪条都比较适合她。

  “您好,需要帮忙吗?”这时,一直站在唐皖身后的安琦及时的问道。

  “嗯,你好,我不知道选哪件好了。”唐皖拿着那两条裙子对着穿衣镜来回的比试,就是不知道该选择哪条好。

  “嗯......这条浅绿色吊带丝质短裙如果作为您的礼服来说,可以很大程度上的显示出您的青春活力和纯净感,并且绿色代表着宁静腼腆专注,比较适合您的自身气质。而这件米色的高领肩部挖凹的高开叉长裙呢,就会显得您比较含蓄优雅,这两条裙子都比较适合您。”安琦看着唐皖手中的两条裙子,细细的分析了下,就对唐皖解析道。

  “额,那我还是选择.......”唐皖刚想说自己要穿那条米色的高领肩部挖凹的高开叉长裙的时候,突然一个垂散着如丝绸般细腻的长发的女孩就拽着支撑那条裙子的衣架,说道。“这条裙子我买了。”

  “优雯小姐,对不起,这条裙子,这位小姐已经先选择下来了。”助理安琦满脸歉意的对白优雯小姐说道。

  “她选了。呵,我白优雯看上的东西,可没有得不到的。”白优雯娇蛮不屑的语气说道。

  “哎,优雯姐。”张淼玲正在更衣室换礼服,听到了貌似白优雯的声音就急忙的换上礼服,从更衣室里走了出来。张淼玲选中的是一条V领、领口的装饰着大大小小的珍珠,低腰、线条简洁的浅粉色晚礼服,但是这件礼服显得张淼玲原本就不怎么丰满的身材,更加的对不起观众了。

  “玲玲?你也怎么在这啊。”白优雯在看见张淼玲的时候,原本的娇蛮样子就立刻摇身一变,成了高雅的贵淑女了。

  “哥哥带我和我朋友来选择晚上出席公司酒会的礼服。优雯姐,你也是为了晚上我家的酒会来选礼服的?”张淼玲托起裙摆向白优雯走去。

  “是啊,可是遇到个不开眼的丫头,抢了我看中的礼服呢。”白优雯瞥了一眼唐皖手中的米色礼服,那件米色礼服是她上个星期就看中的礼服,可惜当时家里给她的零用钱已经被她用的超额透支了,好不容易等到发零用钱了,她看中的礼服却被一个低贱的丫头拿着,这可气煞她了。

  “这件?”张淼玲见唐皖手里拿着两条礼服,以白优雯的风格,她看中的应该这条米色的吧?

  “是啊。就是这条裙子。”白优雯越看那条米色礼服就越喜欢,这就使白优雯越发的想要得到那条裙子。

  “皖,我看这条裙子由优雯姐穿着才显得高贵,你穿不过是东施效颦罢了。”张淼玲从唐皖的手里直接的就拿走了裙子,递给了白优雯。

  “东施效颦?”唐皖听到张淼玲的这句话之后,感觉心里特别的不是滋味,张淼玲怎么可以这么的说自己,自己可是她的朋友,她怎么可以因为她的什么优雯姐喜欢这条裙子,就这样的贬低自己啊。

  “呵呵,玲玲,你的形容还真是恰当啊。先不说了,我去试试礼服,等会化妆室见。”白优雯拿着裙子对着唐皖嘲讽的的笑了下,然后踩着她八厘米的细高跟鞋下楼去了。

  “玲?你刚刚......”唐皖看着此时的张淼玲感觉到特别的陌生,那种感觉貌似回到自己重生的那天,那个喜欢用骄傲藐视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张淼玲貌似又回来了?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张淼玲要怎么的对待自己?

  “我刚刚?我刚刚怎么了?我只是说了一些实话而已啊。你的确不陪那件礼服啊。”张淼玲好似她刚刚说了一件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事情一样,说完就也下楼去了。只留下唐皖和安琦站在三楼的礼服分类区的试衣镜前。唐皖对着镜子看了很久,努力地使镜子中的自己笑出来,可是却收效甚微。直到最后安琦递给了唐皖一块大白兔奶糖的时候,她才笑了出来。因为那块奶糖让唐皖想到了江妮娜,那个让自己冷落许久的丫头。

  “谢谢,我去换礼服,你等我下吧。”唐皖拿着手中的那条浅绿色的裙子,走进了更衣室。三下五除二的就换好了礼服,她对着镜子看着镜子中那个穿着绿色轻柔似精灵的短裙少女感觉到很是欣喜,原来这都是‘佛要金装,人要衣装’啊。

  唐皖是最后一个到化妆室的,张淼玲和白优雯看见换上绿色丝质吊带短裙的唐皖,都有一种惊艳的感觉,那种艳不是妖娆的艳,而是纯净的清新质感。

  化妆师用各种化妆用具在唐皖的脸上轻柔的画着妆,淡淡的象牙色粉显得唐皖的皮肤越发的细腻,玫粉色的唇彩也显得唐皖的嘴唇像诱人的蜜桃般,让人有亲吻的冲动。而唐皖长长的黑秀发,被发型师用发带高高的束起,梳出了一个可爱的公主花苞头。从整体看来唐皖和刚刚就犹如焕然一新的感觉,唐皖欣喜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感觉到特别的激动,没有想到自己原来这么的美丽啊。

  坐在一边的白优雯看着唐皖画完妆的样子,气的牙直痒痒。她没有想到一个穿着古板校服、打扮普通的女生,在换了身衣服,化了妆之后就会显得这么的清新脱俗,甚至有盖过她的风采的气势。而正在由造型师带耳钉的张淼玲看到镜子中的唐皖之后,也感觉到气的牙直痒痒的。但是她的气却是出自女生之间的妒忌心。

  化好妆的三人各揣着不同的心思,从二楼自发地一个个的走下了二楼。先下来的是白优雯,她刚下到一楼拐角处就看见了正在喝咖啡的张淼峰。在白优雯的心里张淼峰可是她夫婿的不二人选,高富帅,他三点都占了。她在走到张淼峰的面前的时候,故意放慢的脚步,她停在张淼峰的面前的时候,轻咳了一下。张淼峰在听到轻咳声音的时候,抬了下头,在看见面前的人是白家的白优雯的时候,只是礼貌性的微笑了下,并没有搭理白优雯。

  第二个走下楼的是张淼玲,张淼玲选的裙子裙摆太长了,而且张淼玲并不太喜欢穿着高跟鞋,所以在下楼梯的时候,她就差点踩到她自己的裙摆,狼狈的从楼梯上滚下来了。

  最后一个走下楼的是唐皖,很可爱的清新脱俗的装扮一下子,吸引住了张淼峰的视线,连站在一旁的妖娆女子也被她吸引住了视线,唐皖穿的是一双松糕底的米色公主鞋,不仅增加了唐皖的整体的甜美度,也补偿了唐皖身高上的不足。

  “哥哥,你觉得我今天的打扮好看吗??”张淼玲见自家哥哥的目光都被唐皖吸引去了,就托着裙摆走到自家哥哥的面前,挡住了自家哥哥的视线,逼着自家哥哥去评价她的裙子。张淼峰在看见自家妹妹选择的裙子之后,气的恨不得立刻脱下自己的西装,披在妹妹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