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轩辕凌昨晚半夜未归,天将将亮时才回来,用过早饭后又陪沐宛初去湖边‘溜达’一圈儿。这会儿午时刚过,中午的太阳格外好,毒辣辣的,晒得人也昏昏欲睡。轩辕凌用过饭后便死活拉着沐宛初小憩。沐宛初瞧着他,不理解他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清闲,能整日整日地待在这罕有人至的地方看着她。最近的轩辕凌益发无法令人捉摸,行事越来越像个孩子,喜欢同她拌嘴,乐于捉弄、嘲笑、调戏她。沐宛初撇撇嘴,静静待他熟睡,后蹑手蹑脚走出屋子。

  坐骑斩风正在吃草,瞧见偷跑出的沐宛初,目光炯炯,像极轩辕凌第二。骏马喷出一个响鼻,刨刨蹄子,瞪着她,像在笑。沐宛初瞅瞅骏马,又瞅瞅宁静的屋子,一步一步挪到马儿面前,轻轻抚摸它的脖子,讨好道:“好马儿,不要叫,好不好?你肯定也是不乐意这么天天被拴着,被吊着,对吧?要不,我给你解开缰绳?”马儿果然不叫,沐宛初十分高兴兼得意,手脚麻利地替马儿解开绳索,又自怜自伤:“你是不是也可怜我,带我一起跑吧,好不好?”马儿当然不会回答,即使说也是她听不懂的马语,它眼睛如一汪清泉。沐宛初笑靥如花,飞身上马,马儿却昂起前蹄,想摔下她来。“好马儿,别闹!”马向她龇龇牙,嘶叫一声,沐宛初惊吓不已,不过还好,轩辕凌老半天没甚动静。沐宛初暗暗忖度,想必轩辕凌昨日忙公务太累,又赶半夜的路……哼,活该,谁稀罕他巴巴赶回来!她扬手轻拍马屁股,马儿便达达奔出去了。

  嘿嘿,谁说她不会骑马?骑得还挺好呢!她坐在马背上,春风得意。她没有想好去哪里,虽然她冥冥之中总觉得该去一个地方!那个许士悠不也说了吗,等!等天时,等地利,等人和!马儿跑啊跑啊,从日头正中一直跑到黄昏,穿过山林树海,越过荆棘水塘,不知要将她带去什么地方,好吧,跟着马儿走!坐得累了,沐宛初翻身下马,掬口凉水大喝,再撩起一把到白净的脸上,长呼一口气!正如每一个美貌女子出门都会遇见登徒子,正如每一道美景处都会有点儿不应景的东西出现……比如豺狼虎豹,比如毒蛇,再比如百足虫之类。“啊——”沐宛初惊声大叫,跳起来,而此时的马儿正自悠悠地走向回头路……

  “喂!等等我!等等——”沐宛初跳着追过去。斜阳昏黄,十分柔和,马儿在一片空旷地上随意迈着优雅的步子,在这片空旷的原野闲荡十数圈,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沐宛初面朝太阳抱膝而坐,此刻她对这匹马是既爱又恨!难不成这匹马通灵到如此境界,会耍我?“连他的一匹马也要跟我过不去!”她轻轻叹息着,又抬眼望望那匹肯定得意洋洋的臭马,念叨着轩辕凌的坏,“果然是又其主必有其马!”

  太阳红彤彤的,像极红透的苹果。即使没有温度挂在那里也好呀,至少天不会黑。哀叹!她像只受伤的猫儿将头深深埋在手臂间,等待黑夜之神。谁会知道荒山野岭见的黑夜里,会不会突然蹿出什么虎狼貂犳之类的野家伙?不是每一次都很幸运遇见像山中水一样的好人……

  黑影正一步步向她袭来,她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头颅依旧深深埋在手臂间,很想哭。“为什么总注定了凄凄惨惨戚戚的结局?苍天何时会垂怜她这个小女子一次?太阳为什么一定要落下,黑夜为什么一定要来到……”噙泪抬头,期望再见那隐阻日光的群山,却瞧见眼前就是一座山,巍巍峰棱像要耸入云霄,不得不令人抻脖仰视!柔和的阳光为眼前的他镶上一道金边,趁着他的身躯柔和若水,轻柔如风。“山中水?——”她差点儿叫出声,可眼前的男子没有戴面具,面容是她熟悉的!“呜呜——”一阵长长的对视之后,她忽然低头呜呜咽咽抹泪:“轩辕凌,你每次都掐着时间来的么?这会儿太阳将将下山,呜呜……”她猛地扑进轩辕凌的怀抱,抽抽搭搭地哭……倾心一抱,是偶然抓住的一根救命稻草,还是积聚已久的情义迸发?

  最后一丝残阳隐进群山,最后一只鸟儿扑进小巢,青烟袅袅,清风徐徐,黑色一寸寸吞噬着天地之间,吞噬着山坡上两个渺小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