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叮叮……”两声清脆的声音响起,正是金针钉入木板的声音。史灵茵听见怒喝声,顿时侧过柔软的身躯躲开那两枚暴雨梨花针。只是史灵茵正反应过来躲开暴雨梨花针,扎稳马步做警戒姿态之时,一把冰冷的匕首已经架在她细滑的脖子上。眼见冰冷的紫黑色匕首就要被鲜血暖化,东方烨大喝一声:“住手!……”

  山藏此时凝望东方烨,放下架在史灵茵脖子上的匕首,但是依旧警惕地盯着史灵茵。史灵茵呆呆地站着,没有说话。是山藏的杀气震慑了她。“烨弟,绝不能让别人知道我们的藏身之处,她非死不可。”山藏叱道。“不行,她是我朋友。放她走。”东方烨冷傲地说道。山藏见到东方烨的眼神如此坚定,愤然撒手道:“哎!……”紧接着山藏对史灵茵喝道:“如果你把我们的藏身之处泄露出去,我绝对会让你生不如死。”

  史灵茵唯唯诺诺地离开了房间,东方未明扫视了史灵茵一眼,然后看了看怒发冲冠的山藏,摇头叹息,不说话。一路上,山藏已经告诉东方未明东方烨是因为服食了火龙丹引致武功全失。东方未明听后已经猜测到其伤势缘由,给东方烨把脉后,果然不出所料:“这位小兄弟的脉门紊乱,是气息不顺所致……”东方未明说完后,看了看紧张的山藏,紧接着说道:“不妨试试用针灸稳住几处大穴,然后用真气疏通经络,尝试能否打通他的经脉……”

  说罢,东方未明在东方烨的几处大穴上施针,然后让山藏在其后为他输真气打通经脉。床上,东方烨盘腿而坐,山藏在他背后伸出双掌贴在他的背后为他输入真气。只是山藏刚输没多少真气,顿时感到东方烨体内有股强大的反弹力攻向自己,一瞬间,山藏狼狈地翻下床,东方烨不明所以地往背后看看,问道:“怎么回事?……”东方未明看了看东方烨,他的表情很从容,很惊讶,但是丝毫没有感到痛苦。紧接着判定道:“呃,看来,只有这个办法了……”东方未明说罢,摇摇头叹息……

  东方未明不敢卖关子,特别是在东方烨和山藏这两个没有耐性的人面前:“师父临终前传授我一套血清法,就是利用血灌入他人体内,以助于清除人体内的毒素,以及打通经脉。只是人的血型有很多种,要找到相匹配的血型恐非易事,其次,这种方法要抽取大量施血者的血液,会对他的身体造成一定影响……”“楼下一堆客人,我就不信找不到相匹配的血型!……”山藏说完,目露凶光,杀气腾腾。“不行!我绝对不允许你滥杀无辜!……”东方未明叱骂道,语气非常坚定:“好了,先试试咱们的血型是否匹配……”紧接着东方未明的语气平静下来,他不是贪生怕死,怕惹怒山藏杀了他,而是他想留下性命治好东方烨。

  茶杯里,东方烨的血和山藏的血同时滴入。山藏仇视着东方未明,东方未明凝视着茶杯。不一会,两滴血如膝似胶地交织在一起。

  “太好了!……”首先为之高兴的是非亲非故的东方未明,东方烨和山藏实在不了解为什么当事人都这么大反响,一个事不关己的大夫激动什么……东方未明清晰地看到东方烨和山藏那讶异的表情,但是东方未明很淡定地笑了笑,然后开始为东方烨疗伤……

  只见东方未明用牛皮筋插入东方烨的血管,然后抽取了山藏一碗血通入东方烨体内,紧接着便是在他身上的几处大穴施针,确保血液能够有效地疏通经脉,最后东方未明在东方烨的指尖施针,一缕缕黑血从他的指尖流淌下来……

  “呼……”东方烨尝试着调整气息,虽然还是感觉气门受堵,不过感觉比之前有些改善,于是称赞道:“东方神医果然名不虚传!现在我已经感到有所改善了……”“嗯嗯……”东方未明点点头,说道:“接下来只需继续几个疗程,你就可以完全康复了,只是委屈了……”说罢,东方未明侧过头来看了看山藏那苍白而冷峻的脸,他的脸上泛着笑容,给予东方烨坚定。

  呼啸的风吹打得宁静的东方堡开始不宁静,洛笔生等人已经从天都峰折返回来。他们的脸色并不自然,死气沉沉的。东方堡大厅内,清脆茶杯破碎声很快地被刮走了,紧接着的哭泣声却根深蒂固地回响着:“烈阳,烈阳!……”柔情似水的哭泣声,正是来自李凝霜。洛笔生从天都峰带回来了东方烈阳的尸体,他满脸血污,根本看不清楚模样。只是华丽而衣衫褴褛的长袍,腰间那熟悉的玉佩,让李凝霜清楚地知道他的身份。

  哭泣声在东方堡的大厅内荡漾了很久很久,整整一炷香时间。一炷香过后,忧伤的哭泣声停了下来,狂风肆意讥笑的声音刺耳地传来。洛笔生定睛一看,是李凝霜忧伤过度哭晕了过去,顿时让丫鬟扶李凝霜回房休息,并找大夫为其诊治。

  通过东方未明几日的细心疗养,东方烨的身子已经好了很多,虽然还是有点气闷,但是已经能够较好地调理气息了。“烨弟,大哥今日有些事要离开一下,如果他敢有什么异动,立刻杀了他。”云来客栈内,东方未明还悉心照料着东方烨,山藏却毫不避讳地对东方未明说道。他的双唇惨白地舞动着冷傲地语言。东方未明语言,神情没有任何异样,依旧如故,神态自若。山藏白了东方未明一眼,然后静默地离去。

  “……”东方烨沉默着,尔后才向东方未明问道:“东方大夫,你为什么要救我?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我知道,你是东方烨,东方堡的少主。”“!!!……”东方烨听后非常震惊,顿时目光如炬,一股杀气如流星般划过,然后又消逝:“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就应该知道我杀人如麻,六亲不认,为什么还要替我疗伤?……”“东方少侠不用激动……”东方未明安抚着东方烨的情绪道:“尽管外界怎么传言你的冷酷无情,但是我始终相信你的心是善良的,不仅是你,就连你的大哥……虽然他总是冷酷无情的样子,但是他的心里,应该是很孤僻的吧?用残暴的杀戮,掩饰心灵的脆弱,捍卫着自己的安全感……我坚信,人之初,性本善,这也就是我医者无类的原因。”“呃……”东方烨无言以对。

  春风拂过衡阳城每一个角落,史灵茵随着唐枫和丁晨准备离开衡阳城,顿时,温柔拂面的春风变成萧杀,而这股萧杀的风只有史灵茵一人感受得到。一股凌烈的杀气顿时让她毛骨悚然,只见她侧过头一看,却见山藏目露凶光地瞪着他,双手紧紧地攥着几枚金针——正是之前差点让史灵茵命丧九泉的暴雨梨花针!虽然山藏的杀气越来越浓烈,但是紧攥的暴雨梨花针并没有乘着风投射出去。毕竟自己为了治疗东方烨的伤,抽了很多的血。形单影只的他自问不是唐枫和丁晨的对手,更何况现在虚弱地的他。

  仇恨和惊恐的两对目光渐渐远离,人群之中依旧是那熙熙攘攘的平静。唐枫和丁晨没有见到过山藏的真面目,所以两人依旧平静地赶着路……

  云来客栈内,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津津有味地品着茶,等待着一个人回来。只见那人冷峻清秀的面容上,熟悉的刀疤深深地烙在额头上,正是伊贺。山藏和伊贺同台而坐,山藏直问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为什么要救东方烨?……”伊贺没有回答山藏的问题,倒是反问起他来。“因为他是我挚友。”山藏冷冷地回答道。“你会后悔的。”伊贺不再多说什么,冰冷地说道。“对了,关于东方烈阳……”

  “大家有没有收到消息,东方堡堡主东方烈阳已经逝世……”云来客栈内,一堆江湖中人讨论起江湖最近发生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