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靠在风扬起的地方
字体: 特大
颜色:          

  随着流言的扩散,静每天变得神经兮兮,总觉得有人在她背后指手划脚的。

  这次,静跟轩在一起工作旁边还有晓叶,轩跟晓叶借了手机在听歌。轩说:“你们知道这首歌叫什么吗?”两个人都没答他。轩又问:“你们怎么都不说话啊?”静是因为害怕那些闲言闲语了。而晓叶说:“你没看那新来的管工吗?那么凶,咱们说话让她听到还得了?”“哦,我知道。”轩说。可静还是很安静。轩跟晓叶说了几句话。晓叶拿了一根棒棒糖给轩,自然没有静的份。轩把晓叶给他的棒棒糖给静,静摇了摇头,表示不要。静认为别人给你的东西再给别人是不好的。而且她不喜欢吃糖。

  轩走开了一下,没想到晓叶居然问静:“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他啊?”静说:“怎么这么问啊?”晓叶说:“他们那些人都这么说的。”什么?静心想:不都说他喜欢我吗?怎么成我喜欢他了。静淡淡的说了句:“没有。”脸成灰色了。晓叶又问:“是不是因为他比你小?”静说:“不是。”心里却充满了忧伤。一张灰色的脸谁一看都知道她心情低落极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他,可却被人这么说了,觉得特别没有面子。

  轩回来了看到静脸色不太好,跟她说话,她也没理。就问:“你怎么了?”静很难过的说了句:“你可不可以不要跟我说话啊?”静差点就想哭了。轩说:“你怎么这样啊?”静说:“你都不知道别人怎么说我!”轩说:“说你什么了?”静灰着脸没有回答。轩看着静说:“你要开心点知道吗?”他说了三遍,静都没理他。可是静看到他那么关心她,心里很感动。没想到他还继续跟静说话,只说工作上的事,静就应他了。轩不知静怎么了,也很不开心。他还帮着静拿东西,静看着他搬那么重的东西很心疼他。静也不想他难过。可是此时的静已不知怎么办才好。轩搬好东西回到静旁边,静帮忙拿,轩突然握住了静的手,静装不在意地把手伸回来。刚好轩被管工叫走了······

  下午,晓叶笑轩说:“早上怎么了?她不理你啦?”轩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晓叶学着说:“你不要这样啊!呜呜,人家好难过。”晓叶分明就是听到了他们的话。轩生气地说:“你可不可以不要跟我说话。”晓叶很高兴地说:“哈哈,你不可以这样,我偏要跟你说!”晓叶又跟轩说:“不要生气啦,最多我帮你跟她说些好话就是了!”静刚好拿着很重的东西,走过他们两人旁边,没想到晓叶跟轩说:“机会来啦!还不快去帮她!”静听到了说了晓叶一句:“多管闲事!”静真的很不喜欢这个女孩。轩也没过来帮忙。静提着东西觉得重死啦!这时要是有人来帮她该多好,可偏偏没有。

  轩开始少跟静说话了,静心里很是落寞。看着轩跟微微越走越近,静工作也越来越不顺心。这里来了个母夜叉当管工日子是越来越不好过了。这个凶巴巴的女人也就跟静一样大,还不是靠关系进来的,那么嚣张!她说静还有几个人做事慢什么的,静在流水线上头晕得很还被她那么大声嚷嚷,心里很是不爽再加上心情本来就不好就干脆罢工了。静走到微微旁边跟她说话。微微问起,她才说心情不好下班了。可听到扬正和微微说:“早上帮你的轩买早餐啊?怎么不帮我也买?”微微说:“什么?我的轩?”扬说:“难道不是吗?谁都知道你跟他好。”扬一直笑。可静心里却不好受,走了,找领导评理去了。

  领导见静平时工作挺认真的,就跟她说:“我去说说她,让她说话态度好点,你回去上班。”静说:“我都打卡下班了!”“那你下午再来上班吧!”这领导对静是不错的。好几次静快要迟到,他都叫她一起乘电梯。本来规定员工是不能随便搭电梯的,因为电梯主要是运送货物用的。静回到宿舍心里很委屈。

  下午静继续上班,微微跟静说过几天是她的生日,她不来上班了。静很羡慕她那么自由。

  到了微微生日那天,微微果然没来上班。轩刚好边做事边在静旁边唱歌,静主动跟他说:“你知道微微今天怎么没来吗?”轩说:“不知道。她没来关我什么事!”“今天是她生日,她没告诉你吗?”静就是故意问的。轩说:“我哪里知道!又不关我事,她有没请你啊?”静说:“没有,我跟她又不熟。你不是跟她熟吗?还跟她聊天怎么会不知道?”轩说:“我也跟她不熟。”

  晚上,静加班。刚好跟轩和扬呆在一起,轩正用小音响听着歌,嘻嘻哈哈的说:“听我的歌要收钱。快!每人拿钱来!”静说:“难听死了还收钱,我们又没说要听。”轩说:“可你们已经听了,钱来!”“你要多少啊?来拿。”静说。轩没再说了。

  静穿着厚外套,为了工作方便把外套脱掉,旁边一个姐姐看到了静的外套很好看就问:“你这外套买多少钱啊?穿上身很漂亮。一定很贵吧?”静说:“还可以,一百多。”轩突然插话了:“一百多都要我上几天班了。”静瞪了他一眼,心想:又没让你买,小气鬼!

  天气变冷了,轩却没什么衣服好穿,经常穿的很单薄。不过他经常干粗重活是比较热的,自然不用穿那么多。再说他可能也是懒得洗衣服,所以才穿那么少。今天,居然还穿着短袖,还好他比较壮。可静穿得多,一热就开窗了,轩冷的直发抖,让静关窗,静故意不关,说:“上次让你关你不也不关?”旁边的姐姐笑着说:“小妹,你的漂亮外套就给他穿得了。”静说:“给他穿他也穿不下。”那个姐姐又说:“这么漂亮的外套小妹你是舍不得吧?”静说:“才不是呢!他要就拿去穿呗!穿得下再说。”轩说:“真倒霉。”然后就走开去拿衣服了,回来时静看他也不过加了件薄薄的外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