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我……”叶明珠张了张口,终究无话可说。

  扬子龙见此,转开话题问道:“但你又怎知其中详情呢?”

  慕娉婷道:“是妙回春告诉我的!她本来就疑惑叶明珠怎会寻得百年难得的冰雪连,直到去年重阳前夕,亦飞姐姐被扬大哥所伤,她给亦飞姐姐疗伤之时发现亦飞姐姐身中冰雪连所含的特殊毒素,方才推断出来这一秘密,也就在那时,她明白了慕容庄主带亦飞姐姐来襄阳的目的。”

  苍松动容道:“莫非是为求雄霸天的冰蟾?”

  慕娉婷点头道:“正是!她语声微顿,怒瞪叶明珠,恨声道:“但当慕容庄主求得冰蟾使得亦飞姐姐得以重生之时,沈大哥却选择了你!”

  叶明珠猛退两步道:“我……我……我没有办法!我太喜欢沈洛天,我担心我一旦道出千金便是亦飞的事实,他便又不要我了,再说我见她自己都未曾言明,我又何苦多此一举?但我若知这其中曲折,是决计不会隐瞒他的,我…”

  她语声越来越颤抖,到此时已不能言语,唯有任清泪肆无忌惮的横流,而云姽婳更是忍不住抽泣失声,一张脸已如梨花带雨,走到叶明珠身边于劝慰,但用尽力气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慕娉婷悠悠地吁了口气,冷笑道:“如此说来,你早知千金便是亦飞姐姐!”

  叶明珠满面凄楚地点点头,仰起脸来却正碰上沈洛天空洞的目光,不禁失声道:“沈洛天?”

  几人闻言瞧去,只见沈洛天木然立于门外。

  扬子龙讷讷地道:“沈…沈兄…”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云姽婳诧异的望着他颤声道:“公子?你何时回庄的?”

  沈洛天面色沉静,良久,良久。几人惶然望着他,却无一人敢吱声,不知他得知其中详情会作何反应。

  沈洛天痴痴地呆立半晌,沉痛的低呼一声:亦飞!“人已如鬼魅消失在众人眼前,众人惊异之下慌忙跟了上去。

  沈洛天方入花亦飞所在的蓬莱居便瞧见一条白影一闪,越墙而出,沈洛天心中一惊,低唤道:“亦飞!”人已凌空轻掠而去。

  花亦飞的身影骤然消失,留下沈洛天怅然孤立。

  良久,他终于回过神来,仰天而嘘,嘴角泛起一丝苦笑,折身返回。

  方步入庄中便见苍松痛心疾首的注视着自己,目中还有些那以置信的神色,哀恸道:“洛天,你对花亦飞的感情我们大家都看在眼里,她所遭受的冤屈,她所承受的痛苦我们也感同身受,相信你方才也听曲竹道出了其中曲折,他既无害人之心又已尽力调查此事,你为何就不能释怀呢?况且世事多变故,造成今天这种局面也非他的本意,你一向宅心仁厚,为何偏偏对这件事耿耿于怀呢?”

  沈洛天讶道:“大叔何出此言?”

  苍松一双老眼已泛出了泪花,悲愤道:“我何出此言?我兄弟三人敬重你的为人,对你委以重任,不想你今日竟作出这等事来,如今我兄弟三人虽唯余老夫一人,但也绝不容你为非作歹!”

  沈洛天一时不知所云,讷讷地道:“我……”

  苍松那张老脸已因悲愤而变得惨白,怆然涕下,道:“可怜我那二弟英雄一世,竟就这么去了……”不待他说完沈洛天已失声道:“什么?二叔他……”他霍然回首望着扬子龙,目中尽是疑惑之色。

  扬子龙面色颇为沉重,黯然道:“我也不愿相信,但事实摆在眼前……”

  叶明珠亦是满面凄楚,泪流道:“若非我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你竟然为了她丧失理智,你……”

  此言一出,沈洛天更是震惊不已,转眼望向云姽婳,她垂首不语已是珠泪滚滚,再瞧慕娉婷那不可思议的眼神便再明白不过了,定是有人又易容成了自己的模样在众目睽睽之下杀害了曲竹,而方才的影子只不过是一个调虎离山之计,而他们都误以为自己得知花亦飞遭受的冤屈,悲痛之下失去了理智,所以出手杀了曲竹。

  自知没有证据一时解释不清,再想到花亦飞的安危,不由心下一凛,失声道:“亦飞!”人已朝蓬莱居奔去。

  苍松身形微动,人已掠至他身前挡住他的去路,冷喝道:“你想找个借口这样一走了之么?”

  沈洛天正欲辩解,慕娉婷瞧着他目中已有同情不忍之色,叹了口气道:“亦飞姐姐不在房中!”

  沈洛天心中一紧,暗道:“你是不告而别还是出了什么事?”思绪间苍松面现怒容,沉声道:“你还有何话要说?”

  “我…..”沈洛天神色黯淡,仰天一叹,道:“给我半个月的时间,我会相大家澄清此事非我所为的。”

  苍松沉吟不语,扬子龙已道:“沈兄行事向来光明磊落,其实亲眼看见的事也未必是真的,既已有花亦飞的前车之鉴,前辈又何妨给沈兄一个机会呢?”

  慕娉婷亦点头赞同道:“扬大哥言之有理,我看此事必有蹊跷,真相难明,是非难分,前辈若不给沈大哥一个机会,要他日后如何自处?”

  苍松捋须沉吟道:“话虽如此,但……”

  叶明珠截口道:“大叔就给他一个机会吧!此事若非他所为,我们冤枉了他岂不要真凶看笑话么?”

  不待苍松表态云姽婳已道:“更何况明珠现在已离不开公子了!”

  苍松手捋长髯,又自沉吟半晌沉声道:“老夫也不愿相信你会做出这种事,如此便给你半月之期,半月之后你若仍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就休怪老夫无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