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亚特斯的蓝色蔷薇
作者: 应宓
字体: 特大
颜色:          

  “……对,黑狼——已经被一网打尽。”是阿格拉叔叔的声音。

  “这——怎么可能!”基斯的声音有些惊讶,又似乎有些难以置信,“查威他竟然……怎么可能!我们之前部署的那些,难道都只是徒劳吗!”

  我想——我听不太懂。

  “还有,基斯,你在教堂跟小蕾订婚了吧?”

  “……嗯。”

  “马上跟她讲清楚,然后解除婚约,如果不想她有事的话!这是你之前应承过我的,基斯!”

  “父亲!”

  阿格拉叔叔根本不容他有再讲话的机会:“还有,小蕾快要被选为机械组副组长了,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基斯沉默了好久:“知道了……父亲,我看见小蕾了。”

  “那好,你只需要按照我吩咐的去做。”阿格拉叔叔挂了电话。看来,阿格拉叔叔和基斯都没有发现我正在用探测仪偷听他们的对话。

  只是——他们在商量着什么?

  “小蕾。”基斯从车上下来,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浅笑,朝我走来。

  我吸了两口气,慢慢摘下镜片,摆出一副苦恼的样子:“基斯,我的戒指掉了,订婚戒指!我怎么也找不到……”

  基斯愣了一愣。他虽然如我所料的没有生气,但我明显看出来了,有一两缕痛楚从他墨绿偏褐色的眸子里漏出来。但最后,他只是温柔地笑笑:“现在晚了,明天再找吧,我送你回家。”说着,牵起我的手,把我拉上了车。

  一路上,我思绪如风翻转,不解与怀疑一点点涌上来。基斯和阿格拉叔叔说的是什么?哥哥不是说“黑狼”抓获这件事极其机密,叫我不要外泄吗,为什么阿格拉叔叔知道?而基斯听到“黑狼”被一网打尽的时候,为什么要那么不可置信?他们之前部署的——是什么?

  我想了半天,换上一副兴奋的表情:“基斯,今天有一个超级好消息哦。那个雇佣英国人来此杀我的人被抓到了,是一个名叫‘黑狼’的恐怖团体里的成员。哥哥说这件事还未公布,基斯你知道了吗?”

  基斯摇了摇头:“不知道。”

  我坐直了身子,脊骨处一阵发凉。基斯在说谎,为什么?

  第二天,我向机械组请了假找了整整一天,丢失的戒指时怎样也找不回来了。而基斯,恰好在今天出了差。我给哥哥打了电话,哥哥什么都不肯说;我犹豫了一下,打给了远在东南亚的阿格拉叔叔,他用平和的语气告诉我,基斯在近几个月内都不能回多维亚特斯。

  而最为惊讶的是,当我再次回到机械组上班的时候,玛黎瑞亚像上一次一样像一个冲锋炮一样冲向了我,但是这次她说话的内容与上次是两个极端。她告诉我,副组长这个原本属于我的位置换给别人了。闻言,我工作包也来不及放下,立即往组长柯马尼亚·维克多的办公室跑去。

  当我气喘吁吁地站在办公室时,一脸肃容的组长柯马尼亚·维克多似乎早料到我的到来,开门见山地说:“米拉·蕾·多维亚特斯,根据新一轮的观察,我感觉你不能胜任副组长一职。”

  “为什么?”我喘定了气,直起了腰板。

  “其一,你的创新思维虽优却泛,基础不够扎实。”他慢条斯理地陈列出我的不合格之处,“其二,你缺少科学家应有的奉献精神,也就是说,米拉,你只能是一名科技人员,而不能成为一名科学家。”

  这和查理夫人说的简直重合!天啊,我真的重未想过我在骨子里竟是一个自私的人。

  但是——这两条理由,不是一直都在我的身上存在的吗,为什么当选的时候没被指出来,直到今天才被指出来呢?我想起了哥哥的话——很明显,如果我做了副组长,柯马尼亚的组长地位绝对会风雨飘摇——我一直都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

  突然的变动让我的心情瞬间跌入低谷。我坐在海滩上,随身包撇在一边,一个人吹着咸咸微热的海风。

  副组长的位置——我始终是失去了。

  心情郁闷,我习惯性地掏出手机,刚摁了几下,忽然想起了基斯在前天晚上跟阿格拉叔叔的对话,摁键的手指硬生生的停住了。就在这时,手机居然自己响了,是查理夫人。

  “小蕾,到我办公室一趟。”

  满园的蔷薇都随着夜风摇曳。也许是即将暴雨的原因,四周的空气都被压抑着,静静地韬光养晦,等待着蛰伏而出。

  比四周的空气更加压抑的,是庭院深处站着的我。

  我死死攥着正等待接听的手机,清晰地看见自己被蔷薇扎破的手暴起了根根青筋。呼叫声一下,一下,在沉寂的小空间格外的清晰尖锐。

  “小蕾。”电话接通了,基斯平静的声音从里面响起。

  我讽笑一声,“公爵大人知道机械组副组长换人的事吗?”

  基斯沉默着没有出声。

  “对了,公爵大人又怎么会不知道呢,以公爵大人的权力,只需吩咐一句话,别说是一个机械组组长,就算是查理夫人本尊,也会乖乖听话吧。”我感觉到自己的笑声尖锐起来,“那么请公爵大人告诉我好吗,解除婚约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你们‘之前部署的一切’又是为了什么?‘黑狼’的幕后人是谁,你,还是阿格拉·撒兰提亚?母亲大人死了,哥哥死了,我死了,你们撒兰提亚能从中得到什么?你回答我啊,你回答我啊!基斯·撒兰提亚,你回答我啊!”

  我的眼泪喷涌而出。我真的难以置信,我真的难以置信!撕心裂肺的哭喊中,我的耳畔似乎又响起了查里夫人令人震惊的话语——

  “小蕾,你的落选,是基斯吩咐的。他不希望你参与政事,因此你选上为副组长的几率为零。”

  “小蕾,埃萨尔陛下是在去撒兰提亚家的路上罹难的,还有查威和你的遇刺,撒兰提亚父子的行为十分可疑。”

  “小蕾,威尔侯爵可能是因为知道这件事,才迫你解除婚约的。基斯很爱你,不希望你因被卷入这件事而受牵连,于是极力阻止你参政。”

  “‘这件事’是什么?”

  “……暗杀查威。基斯为了保护你而不得不顺从了他的父亲。你在英国遇刺是阿格拉策划的,基斯不知道,因为事后基斯还跟他父亲吵了一顿。把你拉出局外,杀了查威,王位继承人都不在了,撒兰提亚一族,就平步青云了。”

  “小蕾,你别误会,我讲出来的只是我的猜想而已。我不希望你不分是非黑白就把罪名认定在侯爵父子身上。”

  那时,这时,在我脑海回旋荡舞的,还是那句——“查威他竟然……怎么可能!我们之前部署的那些,难道都是徒劳吗!”

  刺耳的惊讶之声!

  “小蕾。”沉默了许久,基斯低低叫了一声。

  “够了,够了,我不要听,我什么都不要听!”良久的沉默更是肯定了我八成的相信,我猛地把手机扔出去。手机在栅栏上狠狠撞了一下,无力掉落,闪亮的信号灯在大雨中呻吟着。我跌落在地。基斯,基斯,我那么爱的一个人,竟然是——我最要恨的人。

  杀害母亲大人,暗杀哥哥,拉下我……王位继承,平步青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