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该死!怎么会这个时候遇到他们……”伊贺在丛林里狠狠地敲着自己的大腿咒骂道。“哼!他们这些家伙算什么,让我去灭了他们!”“且慢!”伊贺紧紧地拽着东方烨,不让他胡乱行事。山藏也静静地对伊贺说:“如今牧野山庄抽调大部分实力救援东方堡,就算来了几个小子又何足为惧?!”“对对!……”很不安分的藤武也开始说话了:“就这几个小子怕什么!我们上!”说罢,顿时丛林中的黑影全部窜了出来。“哎……”伊贺一阵叹息,然后也很不情愿地投射两枚暴雨梨花针,跳了出来。

  只见此时两名牧野山庄弟子怒目圆睁着突如其来的黑影,正要喝问道:“你们是什么人?!”然而,尽管他们的双目瞪得是那么大,但是喉咙连一点嘶哑的声音都发不出来——又是一针封喉!伊贺那纯熟老练的暗器功夫让两名牧野山庄的弟子没有半点喘息的机会。

  此时唐枫五人正要前往大厅拜见南宫牧野,突然此时唐枫停下脚步,莫晓峰和丁晨也停了下来。孤风和飘雪问道:“怎么了?”顿时,一股浓烈的杀气从他们背后传来。孤风和飘雪也顿时反应过来,正要转身,却见几枚凌厉的暴雨梨花针如同饿虎扑食般扑过来。眼见孤风和飘雪来不及格挡,想到要命丧暴雨梨花针下时,几枚飞蝗石救了他们一命——正是莫晓峰和丁晨先知先觉使出飞蝗石击落了几枚暴雨梨花针,唐枫也挺起霸王枪一式霸王卸甲打在地面,一股强烈的气功波直斫向东瀛部队们。

  伊贺山藏正要抽出匕首格挡住这股凌厉的气功波,然而东方烨身先士卒地走在他们前面,只是一掌,便接下了这股凌厉的气功波,并一把弹到一旁去。“砰!”这是一棵百年老树受到攻击倒地的声音。正是方才的气功波让这棵百年老树不能再屹立起来。牧野山庄的弟子们听到大门外一声巨响,也是纷纷警觉起来,齐聚大门方。

  牧野山庄庄主南宫牧野来到大门一看,只见东瀛浪人清一色黑漆漆地林立在大门外面,为首的是东方烨,和三名熟悉的蒙面人。南宫牧野叹气一声,闭上双眼,思绪一下,然后怒目一睁,指挥道:“牧野山庄一众弟子听令!将这群东瀛浪人逐出中原!”“啊!冲啊!……”随后,便是牧野山庄一众弟子亢奋的叫声。

  “唐枫,今日我就要证明你的少年英雄是浪得虚名!”只见东方烨扬起刚收的烈阳掌,再次运足内劲,冲向唐枫。随着东方烨的冲刺,背后林立的黑影东瀛浪人们也行动起来。唐枫见东方烨凌厉地冲了过来,也没顾忌昔日惺惺相惜的情分,一式翻江倒海凌空翻了一圈,一枪狠狠地朝东方烨劈去。

  东方烨完完全全可以回避如此粗暴,并不快捷的攻击,然而他并没有这样做——只见东方烨使出火云盖顶式硬是接住了唐枫的翻江倒海,从东方烨掌心涌现出来的阵阵炽热内劲,恰恰反映出他内心的火热。唐枫见翻江倒海式并不能伤及东方烨,正要抽起霸王枪使出魏武挥鞭式,却被东方烨紧紧地握住霸王枪。唐枫见势,立刻松开紧握霸王枪的右手,轻盈地舞起双手。顿时清风拂袖,袖中的内劲也如泉涌般顿时喷现出来——正是日月神功!

  “哼!你真的以为日月神功能够击败我吗?!”只见东方烨轻蔑道,握着霸王枪的左手依旧骄傲地握着霸王枪,东方烨只是用一掌和唐枫的日月神功比拼——日月神功和烈阳掌交辉的那一刻,以唐枫和东方烨为中心的一丈开外所有人和物体都被弹开,就连霸王枪,那被东方烨左手骄傲而又紧握的霸王枪,也被那股强烈的气流震开,犹如一支离弦的箭般凌厉地扎在牧野山庄的围墙上。

  “哈哈哈哈……感到吃力了吗?”东方烨轻蔑地看着那使劲使出日月神功的唐枫,额头暴露青筋,汗如雨下。可是东方烨并没有同情他,喝道:“去死吧!……”顿时,东方烨把左手也添进来,只见日月神功和烈阳掌交辉的那股气流更加强烈,唐枫顿时被弹开。东方烨顿时再添一掌,直击唐枫丹田。日月神功已经消耗唐枫很大内劲,现在的他根本无力反抗东方烨的任何一击。

  “砰!”是牧野山庄围墙被击破的声音。仔细一看,正是被东方烨一掌打飞的唐枫撞击到了牧野山庄的围墙。“唐少侠!……”南宫牧野见此不禁惊呼,正要赶过去救援,却被伊贺三人拦了下来:“别忘了,你的对手是我们……”

  莫晓峰和丁晨见唐枫被击败,大惊。立刻赶上前去求援——只见唐枫衣衫褴褛,脸上血色土灰交融,人也奄奄一息。“可恶啊!……”莫晓峰和丁晨见到伤痕累累的唐枫,目露凶光,直瞪东方烨。东方烨蔑视着他们俩,说道:“怎么?你们也想和唐枫落同一个下场?”“受死吧!”说罢,莫晓峰和丁晨向东方烨凌厉地投去飞蝗石。只见东方烨轻松地扭了扭脖子,闪开几枚飞蝗石,就一把抓住两人的拳头。

  南宫牧野和伊贺三人的交锋渐渐落入下风。是士气不足的原因吗?这仅仅是一部分,毕竟伊贺三人的武功也并不弱。眼见牧野山庄的弟子们一个个丧命于东瀛浪人的刀下,南宫牧野,一个年纪仅仅二十四岁的年轻人,四大家族之一的牧野山庄庄主,他没有选择沉默……

  “君临天下!……”只见南宫牧野一跃而起,太皇刀上那淡黄色的内劲,是那么地浓烈,普通凝聚的内劲是无色的!伊贺三人正要朝南宫牧野望去,准备应对他的攻击,然而那背后的烈日加上太皇刀凌厉的刀锋,使得伊贺三人睁不开眼睛跳起来和南宫牧野交锋。

  “快退!……”伊贺立刻喝道——只见南宫牧野那式君临天下的威力直压下来,伊贺完完全全感受到那招的威力。“砰!”顿时牧野山庄的地板裂开一个十字形——正是血战十式!这式刀法原是将军们用在战场上杀敌之用,有利于斩杀更多的敌人。如今面对东瀛忍者们的入侵,也是用得合理。藤武躲闪不及,被削去半截尾指,但是藤武也算幸运的了。其余的东瀛浪人们有的被削去一臂,而更多的是从天灵盖而下被劈开两半,鲜血四溅。

  南宫牧野的血战十式最后一式——君临天下顿时挽回了颓势,伊贺虽然不情愿,但是也不得不下达命令——撤退!……顿时剩下的黑衣人都随着伊贺退去。东方烨见到那躺在墙角奄奄一息的唐枫,冷傲地撇了一眼,然后就随着伊贺等人离去。“呵呵,总算走了……”南宫牧野的愁眉总算舒展开来,但是脸上的汗水,那急促的呼吸声,正说明着方才战斗之疲惫,那式君临天下所耗内力之强大。

  “大师兄!大师兄……”莫晓峰和丁晨见战斗已经结束,立刻回顾那奄奄一息躺在墙角边的唐枫。“快,送唐少侠进房……”南宫牧野说道。

  “大师兄,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莫晓峰和丁晨暗暗祈祷。房间内,只见唐枫虚弱地盘坐在床上,已经昏迷了,南宫牧野正盘坐在唐枫背后为他输入真气。渐渐地,南宫牧野的手掌越来越红:“是烈阳掌的缘故吗……”南宫牧野暗暗思忖。但是他并没有停下手,顶着唐枫体内那炽热的真气继续为他运功疗伤。

  一个时辰过去,南宫牧野从房间里出来,对莫晓峰和丁晨说道:“两位少侠不必担心,唐少侠已经有所好转,接下来就请大夫为他诊治吧……”“多谢南宫庄主……”说罢,莫晓峰、丁晨和孤风走进房间看望唐枫。飘雪感觉有点不妥,回头看了看离去的南宫牧野,正迈着虚浮的步伐离去——一步,两步,三步,噗……

  最后南宫牧野还是支撑不住,倒在地上了。飘雪见此立刻扶起南宫牧野并叫家丁扶南宫牧野回房间。

  南宫牧野睁开眼睛时,正躺在床上,床边还有一位肌肤胜雪,眼睛水灵的美女子端着药。南宫牧野顿时惊醒,问道:“飘雪姑娘,你为何……”“南宫庄主,当日若非你救了我,现在我已经命丧于暴雨梨花针之下……”当日牧野山庄遇袭,伊贺三人攻向南宫牧野的时候还投掷下暴雨梨花针。然而对敌的飘雪并没有察觉。若非南宫牧野用太皇刀挡住了那几枚攻向飘雪的暴雨梨花针,恐怕飘雪已经香消玉殒了。

  “且慢!……当日?我已经睡了多久?”“庄主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什么?……”南宫牧野甚是惊讶,顿时从床边取下衣服披在身上大步迈出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