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温茂搂着骆方肩膀,师徒二人边走边聊,沿着道路走向异能小镇。

  此时已近中午,头顶上一轮火热的烈日散发出滚滚热浪,暑气蒸人,骆方被温茂搂着已是满头大汗,而温茂却是浑然不觉得热,还不时发出几声爽朗大笑。

  “盟主说你是超级异能者,都有哪些异能?”温茂问。

  “我有疾风者、大力者和变形者三种异能。”骆方不得不撒谎。因为他已经知道,就算是超级异能者最多也只是同时拥有三种异能,而控物技能他才刚刚掌握,又不是很拿手,所以只报出了自己最熟练的三种。

  “嗯,不错,都是很实用的异能。”温茂道:“不像我,大力者、疾风者和发现者异能,前两种还说得过去,可发现者有什么屁用,用来找东西、找人还可以。哼!用来作战对敌却是毫无用处。”

  “那你知不知道都有哪几种异能者?”温茂又问道。

  骆方摇头表示不知。

  温茂把手从骆方肩上移开,耐心解释道:“异能者,就目前所知的有八种,分别是疾风者、大力者、变形者、预见者、发现者、控物者、控神者以及最后的药师。”

  “药师?”骆方心中疑惑。

  温茂解释道:“前三种属于身体变异,中间四种属于脑部变异,而最后一种药师到底属于什么,我也不知道。”

  “药师到底是属于怎样一种异能?”骆方好奇问道。

  “一样一样来……”温茂却不紧不慢的道:“疾风者、大力者和变形者,想必你也有所了解了。你我都是疾风者,疾风者就是移动速度飞快,跳跃也惊人,也就是传说中的飞檐走壁。疾风者中还有一种变异体,名为血疾风,这种异能者平常是普通疾风者,但要是喝了血后,速度和跳跃会得到惊人的爆发,但血疾风很少,就是我们联盟也不多……”

  “有多少?”骆方急切问道,因为家乡衡远一中的嗜血狂魔事件,他对血疾风的印象算是最为深刻,此刻也不禁关心起来。

  “有十来个……”温茂的声音依旧不急不慢,“但我们联盟内对血疾风是严加管束的,只准喝动物血,谁敢沾无辜人的血,会受到联盟执法队的追杀。但奇怪的是喝动物血又没有喝人血的效果好!当然杀了敌人再喝他的血的话,执法队也不会管,嗯……要是我也是血疾风就好了!那速度简直……”

  看到老师温茂一张老脸露出羡慕的表情,骆方也了解了温茂直来直去的脾气,不禁又觉得好笑,但心里却是对温茂进一步加深了好感。

  “至于大力者,顾名思义就是力大无穷,印记就是两根粗线形状的印记环绕整个手臂,这个不用说了,反正你也有。”温茂道。

  骆方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双手拉住衣袖,心中却想:“这下再也不能在老师面前穿短袖了,连穿长袖都要勒紧袖口,以防暴露。唉,有点麻烦!”

  温茂眼观前方,并没有注意到骆方的举动异常,仍是自顾自道:“我们大力者有狂暴状态,一爆发,整个人会身体变大一号,力量成倍增长,连皮肉的坚硬度都快赶上变形者了,这你是肯定不知道了。”

  骆方边听边记,听到这里不禁摇头。

  “变形者,背部正中有一块巴掌大小的云状印记,最初的技能是身体骨骼、肌肉、皮肤变得坚硬,技能全面施展后就能够变幻身体,伸长或缩短身体长度,改变面部肌肉变成另一个人,而身体的强度则会更可怕。至于预见者,后脑勺有一道波浪形印记,但都是被头发遮住的,预见者并不是向人们所讲的能够看见未来那么神奇,而是能够预见某种物品在未来会发生什么作用。这有点难理解,比如要杀某人,看见他身前地上有一块石头,预见者会迅速产生对该石头即将发生作用的预见,把石头踢到这人要经过的路口,结果那人刚好会因躲避飞驰而过的汽车而摔倒,头部磕在那块尖锐的石头上而死。”温茂耐心解释。

  骆方一边点头一边道:“原来是这样!那可是杀人于无形了。那控物者和控神者呢?”

  温茂道:“发现者你已经知道了,我就不解释了。刚刚我听安宇说你差点被尼赫鲁杀掉,他就是控物者,而控物者男女都不长头发,全是光头,头上有大套小的双圆印记,这你也应该有了大致了解。但是高等级的控物者则是相当厉害的,他们可以控制一些毫无固定形状的物体,比如水火,甚至是气流,那可就非常非常厉害了。”

  说到这,连温茂也啧啧赞叹,骆方却开始心驰神往,幻想某一天自己也可以自如的控制水流、火焰。

  “而控神者头上有大套小两个倒三角形印记,虽然和控物者一样也是光头,但他们都可以通过植入头发来掩盖,控神者可以读懂和控制别人思想,不知不觉把别人的记忆删除,最简单的就是用精神力传音给别人,就像刚刚盟主传音给安宇一样,而两位控神者之间,就可以互相传音隐秘交谈了,此时周围的人都无法听见。”

  此时,师徒二人已经走到了异能小镇门口,但是骆方听得入迷,丝毫没有察觉,见温茂停下脚步,也跟着停下来又向温茂问道:“老师,那药师是什么异能者?”

  “药师!”温茂突然一脸神秘表情,道,“药师的手掌心有一道谈谈的水滴形状印记,他配的药可以开发出异能者的最大潜力,但这些药都必须配上药师的血液才能成型,而且全世界同一个时期内也只能产生一位药师,所以药师非常非常的珍贵,。”

  “一位!”骆方惊讶道,“那岂不是太少了!”

  温茂也道:“可不是,否则也不会那么抢手了。”

  “那现在我们联盟有药师吗?”骆方问道。

  “没有!”温茂摇头,“我们联盟已经很久没有药师了,上一个药师倒是在我们联盟。但他死后,现在的药师才刚诞生出来,就被歃血联盟抢先一步邀入了盟。”

  “那我们五洋联盟岂不是没了药师配的药?”骆方有点担心。

  温茂安慰道:“药倒是还有,是上一个药师临死时存储给我们的,但现在必须要省着点用了,因为药库里已经快告罄,所以我们五洋联盟近些年来培养出的高手也没有歃血联盟那么多了。”

  知道了药师的珍贵,骆方也开始为五洋联盟忧心起来:“要是没有药师,我们联盟的高手会越来越少,要不了多久那歃血联盟肯定会压得我们翻不了身。”

  温茂皱眉道:“你我现在也管不了那些,让高层那些人去操心去,你还是专心修炼就行了。我来的时候,盟主给你准备了充足的辅助药让我带着,你也不用担心药不够的问题。”

  骆方心里一阵感激,想起了那密室内紫色轻纱后的人影,暗道:“盟主,难得你这么费心,我一定会尽快修炼提升自己的实力,不辜负你的重望!”

  此时温茂向骆方一摆手,两人漫步走进了小镇,向练武场方向,温茂的住所走去。

  此时小镇街道上人来人往,不时有异能者或是普通亲属与骆方二人擦肩而过,街道两旁也有不少商店营业,基本上都是那些闲着无事的异能者亲属开的,也不是为了赚钱,只是没事做打发日子而已,顺便满足小镇居民的日常生活需要,毕竟联盟发给每个家庭一年一千万美元,已经够这些人大吃大喝的了。

  骆方与温茂并肩缓步走着,眼神时不时瞟向商店摆在街道两旁的货物,这时,温茂对骆方道:“对了,武者的修炼和等级你知道不知道?”

  骆方摇头:“我只知道一级武者是刚武者,二级武者是劲武者,三级武者是烈武者,比如老师就是烈武者,但后面就不知道了。”

  温茂微微一笑:“后面还有四级武者——究武者,和五级武者——皇武者,只是这两种武者,已经很难有人达到了,特别是皇武者,这么多年来,我连一位皇武者也没见到过。”

  骆方吃惊道:“难道连盟主都不是?”

  “盟主有可能是,也有可能不是……”温茂依旧微笑,“我从来没看到过他出手,也是猜测而已,但盟主却是超级异能者无疑,其中有一项异能就是你刚刚知道的控神。”

  此时两人已经来到了练武场外,温茂伸手指着练武场旁边一处三层高的楼房,道:“我就暂时住这儿,你从明天开始,每天早上八点来找我,我带你到练武场修炼,记住,是每天早上,不管刮风下雨!”

  “是,老师!”

  骆方恭敬道,正准备鞠躬,突然想起刚才温茂要他不拘礼数的话,顿时硬生生停了下来,但却已经做出了预备动作,被温茂看在眼里,惹得他哈哈大笑,道:“你小子,又准备来这套是不是,下次再是这德行,小心我踹你屁股!”

  说完,温茂又是一阵大笑,随即一脸笑容转身走向自己房屋,口中道:“行了,回去吧!”

  骆方再也不敢行礼,忙转身往家走去,同时心中也无奈,只怪自己这老师太随性,为人直爽,弄得骆方反而有点不适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