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女子的面容算不上绝色,但肌肤白皙如瓷,似玉雕成一般,双颊微微透出绯红,一双海蓝色眼眸灿如星光,极为明媚动人,柳叶眉角蜿蜒出一抹若有似无笑容,一袭白衣如水,纤细的小腰被精致的腰带勾勒而出,不算太小的椒乳呈现一副动人的曲线,还好这女子还算不大,也就16、7岁,如果这女子长大了,恐怕这世界上又会多了一名祸国殃民的女子了,如果羽墨在这里的话,自然能认出这张脸的主人!明玥公主!

  明玥抚上自己的脸,走到一边,那里正好放着一面不大不小的镜子,明玥望着镜子上的自己,过了一会儿,明玥红润的唇角微微的勾起,她笑了,镜子上的她也跟着笑了。

  “看那呆子还没认出我来,咯咯,真好玩,不过天天这样一点也不舒服。,不适合本公主,反正现在大哥已经管不了我,那我就恢复这张脸吧”想到当自己出现在羽墨的明前后,羽墨脸上有可能出现的表现,她不由的更乐了。

  “没想到那呆子的实力隐藏了这么深,我还真是小看他了,不过这就想震住本公主,那还不够哟。”明玥挑了挑柳眉,纤细的小手一动,长剑在手,身形如同游云一般,在这狭隘的房间里舞起剑来了。

  残风此刻也盘膝而坐,眼睛微闭着,显然也在打坐。

  一夜无语,众人正静待着第二天的第二场测试的到来。

  清晨一束阳光出窗外撒入羽墨的房间内,正好照射在羽墨的脸上,过了一不久,羽墨眼睛缓缓的睁开了。

  握了握手,羽墨不由得一笑,现在他的身体状态已经恢复到了巅峰了。经过了与鹰爪老人的那场战斗后,在天瑕子的帮助下也恢复了不少,不过却一直没能恢复到巅峰的程度,羽墨一直都在找机会修炼本以为想恢复到巅峰最少也得有几天的时间,哪知道经过这一天的休息居然就直接恢复了,或许这是因为昨天的灵识的消耗的原因吧。

  “嘭、嘭”低沉的敲门声从枫木做的门上响起,一声焦急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羽墨,羽墨起来了吗?”

  是残风,怎么回事?羽墨站了起身,眉头微皱,要知道在别人修炼的时候出现一点响声都是极其危险的事,一点点的轻响可能就是造成别人无法晋级的重要原因,有时候还可能让一名紧急关头的修真者走火入魔,而残风不应该会因为一些小事打扰羽墨才对,一般他应该要等到羽墨自己出来,想了想羽墨走了过去,手一动门便开了。

  一张焦急的脸冒了出来,那一直保持平静儒雅的脸,此刻变却得格外的不平静。

  见到这情况羽墨问:“怎么回事?”

  残风狠狠一咬牙回道:“我妹妹不见了!”此刻他不想再隐瞒极罗修的身份了,特殊情况,如果继续隐瞒的话,恐怕会让人心寒。

  见到羽墨微愣下,残风也不等羽墨发问,他马上接着道:“我妹妹就是极罗修,这下次再说,今天早上我去找她,她就不在房间里,我叮嘱过她不准离开的!”说到这残风已经在四处走动,仿佛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焦躁不堪。

  “以极罗修她那凝体期的实力,一般那些新人是不会对她动手的,而独罗宗现在正是举办试炼的时间,他们也不可能会腾出手来对付一个毫无名气的普通修真者,这么说来也现在极罗修的失踪也只能两种可能”撇了一眼焦急的残风,羽墨也不卖关子继续道:“一种是我们得罪过,而且是有实力对付极罗修的人,这两人在我的印象中就只有一个!”说到这残风和羽墨的眼神同时一厉!

  “朱洛霸!”残风咬牙恶狠狠的道。他们在外边惹过两个人,一个是黄楚,另一个是朱洛霸,黄楚的脑袋不算不好,不过在这独罗宗里,他可不想朱洛霸一样跟独罗宗有什么联系,所以他可以排除,这样一来就只有他们的死对头了。

  想到这,残风马上就踏步而出。

  “别急,听我说完。”见到残风着急的样子羽墨不由的苦笑一下。

  残风的脚步顿了下,眼睛的愤怒却没有散开,盯着羽墨的眼神格外的恐怖。

  “我说过,极罗修的失踪有两种可能。”羽墨扫了下残风轻轻的道。

  闻言,残风这才安静了一点:“第二种是什么?”

  “第二种就是,她是自己离开的”羽墨说到这,也只轻轻的道。毕竟这可能信不大,见到残风又有发飙的可能,羽墨顿时继续道:“你现在想怎么办?去直接找朱洛霸?”

  残风狠狠的点了下头。

  羽墨望了下天空:“现在时间也差不多是要开始测试了,如果不出意外朱洛霸会出现在那里,毕竟他可不会为了我们而放弃这一难度的机会,你可以去测试场地寻找朱洛霸。”

  残风愣了下,眼睛盯着羽墨:“那你呢?”

  “羽墨哥哥。”羽墨刚想回来,一声娇滴滴的轻呼声便响起了。

  转头,原来是冷翎。

  冷翎昨晚显然休息的很好,小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红晕,衣服也略有些零散,普通的情况下残风和羽墨恐怖会好好的欣赏这难得的美景,但现在特殊情况,两人可没有心思放在这事上。

  见到赶来的冷翎,羽墨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转过对残风微微一笑:“不必担心,你先跟冷翎一起去会场,看朱洛霸是不是真的带走了极罗修,不过就算是他带走极罗修,你也要等我回来再出手,我等下就会去会场”

  残风望了冷翎,然后望了下羽墨,最后咬了下呀点了点头:“好的。”虽然不知道羽墨为什么要等下去,但处于对羽墨的信任,残风也只能点头答应。

  残风带着冷翎,眨眼间变消失在了羽墨的视线了。

  羽墨眼睛环绕了下四周,脚下一动,便向极罗修的居所飞掠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