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这里是梁山山寨的藏宝库。火已经被救灭了,赵雅萱周妙音随着赵德昭与孙斌来到这里,在眼前堆放着从藏宝库里清理出来的所有的金银财宝。

  这些黄的金,白的银,珊瑚,玛瑙是应有尽有,可见这个梁山山寨的底蕴是多么的深厚。赵雅萱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所在的这个山寨会有这么多的财产。听赵德昭说,这个山寨的财产已经将近有宋朝整个国库的一半有多了。

  这些还不是让赵雅萱震惊的,从藏宝库里还搜出了近五千套的军队铠甲,那些铠甲之下还打有官印的,这一切就不言自明了,梁山山寨和某朝庭的官员有勾结,不然就不可能有官用的铠甲放在他的藏宝库当中了。

  原来,自己的义父是准备造反啊,怪不得当时自己问他为什么老是守住这个山寨,不到别的地方去发展时,义父他那么生气了,原来……

  这个山寨还真是藏得很好啊,在这么个地方,用四个部门来作掩饰,任谁也想不到在山寨这种看来是正正当当的经营之下,暗藏着这种不可告人的目的。

  高森已经被押上了一架专门为他准备的囚车,孙斌给了手下发出了命令,将所有的财产都一点也不留,全部都给装箱,整整装了二百箱。他带来的官兵暂时都变成了挑脚夫了,而且还是负担最重的挑脚夫。即使能够和另一个官兵分担肩头的重量,才不会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后来,到了水泊边,这些官兵才能够歇一口气,之后就不再用他们挑这些重担了。因为在水泊边,正有一些梁山山寨的头目被一批官兵给看守着在那里站着呢。赵雅萱看到山寨的另外八个首领全部都在其中,除了她的干娘,一个也没有能够逃脱。

  孙斌十分地体恤部下,立马命令他们放下肩头的重担,让这些投降的山寨头目来挑了。

  临走,孙斌在让他的部下看过山寨里面没有人或者什么贵重的物品之后,就不再让他们去救火了,相反,他还命令他们看哪个地方还没有烧透,让他们再多放几把火,让高森寨主苦苦经营的梁山山寨化作一片废墟后,才带着部下心满意足的离开了这个梁山。忙完了这一切,天都快亮了。

  乘坐着山寨里原先就有的大船,赵德昭为首,带着孙斌,周妙音,赵雅萱一行人先过了这一大片的水泊,然后在孙斌的一声令下,部队原地休息,等后面的人马到齐了再开始上路。

  将近半个时辰,后面的人马才全部过到这边的岸上。原本山寨里面那些作威作福的头领或者头目在身边官兵的呵斥下,心不甘情不愿的当起了苦力。

  赵雅萱随着众人坐在临时搭建的帐篷中,透过帐篷上的一条缝隙,看到原来威风八面的那些山寨头目现在都成了阶下囚,顿时也觉得世事无常,地位的救困转换有时真是很快啊。

  “二皇子,这次真是多亏了您啊,如果不是您在梁山山寨里潜伏了这些天摸透了山寨的情况,我们这次也不会那么快得手啊。”

  “孙大人,看你说的,这次的功劳,你还是占了很大的一份的。如果不是你能够及时带了这么多的部下过来,凭我一个人的力量,就算知道了山寨的情况,那也只能够干瞪眼啊。”

  “哈哈,二皇子真是会说笑啊。在您的面前,我这小小的太守也只是一个小人物,以后,还要请二皇子您多多关照啊。”

  “哈哈哈哈,孙大人放心,我这人呢是很珍惜人才的,只要你做得好,我一定会让你得到应有的回报的。”

  得到赵德昭的这个承诺,孙斌是比得到山寨里面的那批金银财宝还要开心啊,因为当今圣上的大儿子已经不在世上了,如果说能够继承皇位的也只有眼前的这位二皇子殿下了,现在和他拉好关系,到时他登上皇位,只稍稍那么一开口,自己的荣华富贵那是享之不尽了。这次能够和二皇子一同来完成这个任务,孙斌在心里是说了不只百遍祖宗积德,惠及自身啊。

  当下孙斌差点就感激涕零的对赵德昭说道:“二皇子,您真是太瞧得起我了,以后如果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只要您说一句,上刀山,下油锅,赴火海,我孙斌也不会皱眉。”

  赵雅萱看着孙斌在自己的眼前惺惺作态,真是快要将昨天晚上吃下的饭都给呕出来了。看周妙音的样子也是很反感孙斌这样的话。但是看惯了官场上的一切的赵德昭则是好像这都是很正常不过的事情一样,装作很感动的样子,对孙斌说道:

  “孙大人,你真是对我太忠心了,如果以后我所有的部下都能够像孙大人这样,我就很开心了。”

  赵雅萱因为要离开自己在其中混了两个多月的梁山山寨,正在不开心的时候,而且自己的义父现在变成了阶下囚,自己却是一点救他的办法也没有,而那个造成这个情况的罪魁祸首又在自己的眼前叽叽歪歪,那副被打肿的脸是比猪头还要猪头。这让她心中很是不爽。于是,她便对孙斌说道:

  “孙大人啊。”

  “哦,赵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为你效劳呢。”

  “孙大人刚才说,无论上刀山什么的都可以为我的昭哥哥做是吗?”说完,赵雅萱直勾勾的望着他。

  赵德昭和周妙音心中暗自为孙斌祈祷,千万不要说错什么话,不然,赵雅萱一定会让他吃到说错话的苦头的。这些日子以来,和赵雅萱相处了那么久的赵德昭和周妙音当然了解刚才赵雅萱说话的语气代表着什么。

  孙斌还不曾知道赵雅萱和赵德昭已经认为干兄妹了,当听到赵雅萱口中对赵德昭称呼为昭哥哥时,心中想道,凭你也配这样称呼堂堂的二皇子,将眼偷瞧赵德昭时,只是从他的脸上看到淡淡的笑意,并没有丝毫生气的现象,不由心中一凛,看来,日后想和二皇子混得好一点,对眼前这个小女孩也必需要讨好才行啊,当下他对赵雅萱的语气也变得好很多了,“赵小姐,我可以对天发誓,我刚才说的话一个字也不假。”

  赵雅萱心中道,哼,睁眼说瞎话也不害臊,还说得那么理直气壮。你以为我找不到什么刀山油锅火海给你现场作试验是吧。

  “孙大人,我不是不信您说的话,但是没有真正看过你表现,你怎么说都可以,现在呢我有一个让你好好表现的机会,不知道你能否真的做到呢。”

  “赵小姐请说,只要在下能够做到的,一定会去做的。”

  赵德昭和周妙音也是饶有兴致的竖起耳朵来,想听一听赵雅萱给出一个什么样的难题给孙斌去完成。

  “是这样的,这两个月来,昭哥哥一大清早就有吃一碗新鲜鲈鱼汤的习惯,现在快到那个时间段了,就请孙大人帮个忙,到水里捉一两条鱼起来好不好?”

  “啊,原来二皇子还有这个嗜好啊,好,我马上吩咐手下,为您捉上几条鱼来。”

  “孙大人,刚才是谁说的,能够为二皇子做任何事的,现在请你去为他捉一两条鱼还要假手于手下,这真是让人怀疑你的忠心程度啊。”

  这不是胡闹吗,让一个堂堂的太守亲自下水去捉鱼,这要传出去,他的面子还往哪里放啊。孙斌这时正在暗自责怪自己刚才说话说得太满了,现在好了,被她抓住话柄了。要拒绝嘛拒绝不得,要下水嘛,让自己的手下看着,自己就那样脱guang了衣服下水去,用手去捉鱼,这让一个平时玩水玩惯的还保不定能不能捉到,让他这平时端坐公堂之上,难得到水里去的朝庭官员做这下水捉鱼的事,别说捉鱼了,一不小心他可就有可能被淹死在这里了。

  “这个……我……”孙斌遇到的对于他来说的确是一个大难题,他变得吱吱唔唔起来。

  “别这个那个了,你的忠心到哪里去了。哼,连为二皇子捉一两条鱼都办不到,还谈什么上刀山下油锅赴火海啊?”

  周妙音看着这存心找碴的架势,不禁扑嗤一笑,她这一笑,臊得孙斌的脸涨得通红。正想硬着头皮按着赵雅萱所说的亲自去捉鱼时,在一旁看不下去的赵德昭出来为他讲话了。

  “好了萱妹妹,你就别难为孙大人了,他为了这次的任务劳碌奔波了整个晚上了,你就不要开他的玩笑寻他开心了。”

  赵雅萱看到孙斌那副进退两难的模样,本来糗着的一张俏脸终于舒展开来了,现在听到赵德昭为他求情,也就不再逼着他真的亲自下水去捉鱼了,只是用嘲笑的目光挑衅的看了孙斌一眼。从他的脸上看到了一丝苦笑。

  赵德昭劝了赵雅萱之后,也对孙斌说道:“孙大人,你别见怪啊,我这干妹妹平时最爱开玩笑了,她刚才也是和你开玩笑的。”

  “二皇子,这个我知道,这赵小姐真是可爱啊,原来你们是干兄妹啊。皇上他就只有你们两位皇子在身边了,他如果见到赵小姐一定会很开心的。”

  “哈哈,以她的性格,皇上真的有可能会喜欢上的。那是以后的事了。现在,我真的想喝上一碗鲈鱼汤,孙大人,你让你的手下弄上几条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