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元天等人被上了枷锁。牵着穿过闹市,无数上人见此一幕对他们指指点点,叫元天真人心里很不是滋味。出了华云都,被带上一辆大铁车,不知要开去哪儿。

  淑灵轻声问:“师父,我们这是要被带到哪去啊!”

  元轻声道:“既然没去‘神脏’,那便是去码头,转坐浮船去监狱了。”

  淑灵一惊:“长老还未定罪就要去监狱吗?那岂不是辩解的机会都没有。”

  铁车外的一个士兵拿长矛在铁栏杆上敲的啪啪响:“安静点,少废话。”————好凶的小兵,是拉玛阿的手下吗?

  经这一呵,元皱了皱眉,一时收声了。

  呼……风起……云涌,世界与人心都在动荡。元天真人望向一旁的理树玄女,低声道:“理树,我觉得很不安。幽紫现在生死不明,我们也前途未卜。这一切来得太奇怪,叫我不知该如何是好。”理树玄女道:“阿元你不必担心,我们为神族征战多年,也有一身的功绩。再怎么说长老们也会网开一面的。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人劫走了幽紫,但我曾教过幽紫一身求生的本领,这孩子应该能应付。”卫界也宽慰道:“是啊,元天兄。我来找你们之前已经联系过我的两个兄弟了,他们会想办法的。”元天点点头道:“我们与很多要领都有关系,一定会见到三位长老的。那时希望他们能相信我们的话,放我们出去找回幽紫。”元天扭头看了看身边熟睡的仙子道:“其实现在我倒是很担心这小子。…………咦?”忽然一股狂风涌起,沙尘弥漫。

  车队停下脚步,士兵们奇怪的四处张望,拉也奇怪了:神域的天气是由神脏控制的,不该有这么奇怪的变天啊!

  轰,一个大炸雷落下,正轰拉骑的马脚边,拉骑的赤色马大惊,拉也不得不下马。

  “这是怎么回事啊?”士兵纷纷议论。

  “安静、安静”拉大呵,一边拿出通讯设备,正欲与长老们联系,通讯器却先响了。

  “喂,谁啊!”

  “臭将军,落地雷的滋味不错吧!”

  拉玛阿一惊:“你是谁?”这声音好熟。

  “我是……。”

  轰、轰、轰、轰、轰……

  一连串的炸雷落下,车队旁的平地接近开花,士兵们都看呆了。

  尘埃初分,无数的落雷坑道拼出了两个奇大无比的大字,仙子。那是一连串惊奇魔术的开始。

  “怎么可能?”拉玛阿连忙跑到铁车边看,只有四个人,少的正是仙子。

  “大胆元天,胆敢放了犯人。”拉呵道。

  元连连摇摇头,苦笑道:“我也是刚刚才发现令徒不见了。”说着,他指了指那一堆本该是仙子,刚刚却发现那不过是一堆衣服的东西。

  “放屁,怎么可能?”拉骂了一句,通讯器又响了,拉退离铁车,接话。

  “不用奇怪。”的确是仙子的声音:“密室脱身——是我的拿手戏。”

  “臭小子,我告诉你,你跑不掉的,你最好马上归案,否则……。”一个大炸雷下来,吓了拉一跳。

  “你脑子问题啊,难道你还不知道我现在在何处?”

  能够控制天气的地方,难道是……。

  ……神脏吗?……

  “臭小子,你不要胡来。”

  轰、轰、轰、轰……。又是一连串的大炸雷。

  “死拉字头,你给我听清楚,劫走幽紫的事是我一个人干的。听清楚没有。”仙子大吼。

  “明明是四个人啊!”拉也大吼。

  “不可以找帮手啊!”

  “怎么可能找小孩啊!”

  “你管我。”仙子提高了几十分贝,当即就把拉震住了:“还有啊,你替我告诉那个死老头,我一直很讨厌他,从现在起,我跟他没关系了,跟七重门没关系了,听到没有。”

  当、当、当、当,四根铁栏杆同时被打断,元纵身出来,吼道:“把通讯器给我。”

  全场所有人都给震住了。

  拉愣半响,怯怯的说:“断线了。”

  “仙子…………啊!”

  撕喊声久久在旷野中回荡。

  ……

  仙子几乎是很努力的关掉了通讯器:我的生命————在这一刻发生转折了。

  转过身,看到的是被捆的严严实实的三大长老。

  一长老斜了身子轻声对另一长老道:“他好象做了什么自己不愿做的事,脸色这么难看。”

  另一长老不理他,朗声道:“小子,我劝你还是收手吧!你这么做就是与神域为敌,与天地为敌。”

  呼,一闪身,仙子已来到这长老面前,道:“我也劝你一句:现在就把话说完了,小心以后说不出话来。”当即,此长老汗出。

  “现在这里我说了算,我问你们:叫什么名字?”

  “不会吧!你连我们的名字都不知道。”

  “不想说是不是。”仙子抓住他的羊胡子,扯扯。

  “唉呀,长眉,我叫长眉。”“白目”、“有人。”

  “老婆婆,你叫‘有人’啊!”仙子装傻,头也不回,伸手打翻了一个想偷袭他的铁人。

  “呼…………,我叫‘渎月’。真是个厉害的小鬼。”

  “好名字,我以前奇怪长老中怎么有一个没胡子,没想到神脏中还有这么精明强干的女将啊!”

  “这么看得起我啊?”读月长老似笑非笑道:“看你再赛场上那么活跃,没想到却是个只会胡来的小子。”

  仙子坏小子似的点点头:“合个影吧!”

  说着拿出灵镜。

  “主人,别闹啦!会死的很惨的。”灵镜大呼小叫。

  “照不照啊,不照死的更快。”

  灵镜闪了一下,完毕。

  “各位,很高兴认识你们,如果你们是听话的好孩子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你是在污辱我们!”白目长老起了火。

  仙子做个扯胡子的姿势,吓了他一跳。

  “你们这些做长老的,仗着神域的技术力理,就大搞生产简化,物质的自行生产。弄得神域上上下下,个个不思进取。你们知不知道:神域已经几百年没有进步了,知不知道不久的将来神域将被妖界打败,知不知道后世会如何评价我们。这些,你们三位想过没有?嗯。做错事是会挨打手心的。”

  三大长老当即无语,不知是真明白了还是给仙子的气势给压住了。

  “当年你们提出生育,结果搞出天下大乱,为了掩饰错误,竟然全力追杀那些孩子。那些孩子没错的啊。知不知道……幽紫为梦想,付出多大的努力。”仙子伸手捂面,不让长老们看到自己的表情:“小时侯听过的故事你们还记得吗?有人征服了大地,有人征服了天空,他们说————我就是神,其实真正的神正在田地里劳作。你们一点也没明白这个故事吗?”

  “其实……。”读月长老想说什么,

  仙子猛的甩开手:“你们怕‘黑孩子’搞得天下大乱,我就告诉你们什么是天下大乱。”

  长眉长老一愣:“你想干什么?”仙子弹指点了三人的睡穴。他已经不能回头了,也不可以回头,一回头——————输的人就不止他一个。

  “出来吧!”仙子平静的说。

  天花板开了一条口,一台电脑被一根粗大的电缆放了下来,屏幕闪了一下,出了声:“你的目的是什么?”

  电脑会说话?不过想想灵镜也会说话,就不奇怪了。

  “你就是先知电脑——圣贤。”

  “请回答我的问题。”

  “不知道你的理解力有多强。我是要——在离开神域之前最后做一件好事。”仙子顺手打开了操纵器“还有一部分设备我不会用,帮我看一下。”

  圣贤无声。

  “看来你也是个被设定好只会让神域沉沦下去的东西。————你知道神域需要什么吗?”仙子回头望了圣贤一眼。圣贤电脑的显示屏忽然花了一下,四周的指示灯忽然亮了起来。

  圣贤电脑道:“吱,你这是什么眼神,是完全不被世人了解的眼神吗?”

  “帮不帮,不帮我只好乱来了。”……

  所有的设备都开启了,几十个大型银屏同开启。

  圣贤电脑道:“做完这件事后,我一定会被拿去大修,因为我都觉得自己是出问题了。”

  仙子一笑,他从一个屏幕清楚的看到拉已经带着人马回城了。

  “首先关闭传送设备。”

  神贤吱了一声,完毕。

  “神域的神自视过高,头脑发热,先给他们降降温温吧!”

  整个神域三号,开始变天了。

  许多神看了都不解:天气排列表上没说过今天会下雨啊!

  接下来天已是乌云密布。

  众神纷纷走上街头,议议纷纷:“这天好阴啊!”“是啊,还没看见过这么阴的天。”“会不会是神脏的设备出题了。一会就好了。长老马上会出来解释吧!”

  一根银线划过天空。

  转眼已是铺天盖地的大雨。

  众神大骂道:“混蛋,怎么搞的。”纷纷抱头进了屋。

  拉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还是有点不信:这小子竟然这样乱来。

  雷声隆隆作响,一道利剑滑过天空,一作豪宅屋顶开了个洞,雨水汹涌贯入。

  再下来,各座豪宅一一被开了个洞。

  拉暗骂一声,冲到神脏正下方,拿起通讯器:“快速传送,快速……。”

  轰,落了一个大炸雷,差点击中拉玛阿。

  “神域之人意懒神疏,行人做事都只会靠符人。今天就只道我乱来,我却要你们知道自己是多么无能,停止供应所有符人的能量。”仙子下令————仙子相信,自己已经死了,没有人在做下这些后还能得到幸福的,这是————代替天行事之后的————重罪。

  这一招直点神域要害,顿时所有的:木人、纸人、石人、铁人、精甲人全数停下,那些想叫木人来补屋顶神顿时没了办法。

  “你们只知享乐,遭踏食物,知道人间疾苦却不愿施以授手,今天就断你们的粮源。”

  “喂,这个怎么做啊!”就谅圣贤再高级,也不知道这种恒古未有的事的怎么做。

  “停止大雨,把华云都北方的果园、稻田地区局部升温至45℃。”

  “也许会破坏‘粮食果物自造系统啊’!”

  “照做吧!不断神域的最后一条生路,神域的人是不会改掉种种恶习的,另外降低南方的温度至-10℃。”

  “要制造飓风吗?”

  “这是我代幽紫留给华云都的礼物。”

  顿时,大雨立停,众神拖着被淋成落汤鸡的身子,一一走到大街上对着神脏大骂。却不知北方已温度暴升,南方气湿急温,另一面

  拉见传输设备用不上,连忙传叫:“卫空、卫空前来支授。”一咬牙道:“小子,等我一上来,我就扯下你的皮。”

  “圣贤,准备一个大号的炸雷。”

  圣贤电脑吱了一声:“我想起来了。”

  仙子一愣:“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