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就跟我走吧
作者: 福寿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可是袁木越来越少言寡语了。有时又抱怨自己回来热饭都没得吃一口,自己收拾好自己不算,还要帮忙搞家里的清洁。有一次,两人还因为洗衣机里的衣服几天没洗吵了架。袁木就觉得这些事情是欧艺的事,欧艺应该安排好才去忙事业。欧艺其实并不想吵架,就因为觉得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口气蛮横不讲理。说着说着就吵了结婚后的第一次架。结果两人好几天不说话。欧艺并不是赌气,只是找不到台阶来下。袁木又像根木头不再理会欧艺的心情了。另一方面,欧艺也觉得自己确实疏忽了袁木的感觉,袁木的年龄老大不小了,别人家的孩子最快的都上初中了。可是工作中这样快的节奏使她停不下脚步,很自然地“洪湖水,浪打浪”,她就被推着往前走了,也没有拍到沙滩上的预见。并且越走越远,钱途无量了。她想她自己是回不到从前了。她打内心里期望袁木能适应现在的她。但是看袁木的态度,蛮不讲理是有意的,他又不是不懂道理的人。

  于是,欧艺就想着问题要一步一步来解决。她从老家找了个亲戚的孩子来家里当了小保姆,小保姆刚十六岁,还有点婴儿肥的可爱嘟嘟的样子,皮肤白净,很爱红脸,看起来也惹人疼爱的。亲戚说了,欧艺那么的有出息,就让她跟着学点什么,不要工资也行。欧艺当然不是那么想的,只是觉得把一个家放在一个完全不熟悉的人手里没什么安全感,找自己人是为了放心而不是要省钱。小保姆就是抱着学习的心态来做事的,小姑娘很快就学会了用家里的洗衣机、消毒柜、吸尘器……把家里打理的清清爽爽了,她还很能吃苦。她有不懂的地方欧艺也从不客气地指出,比如:欧艺大包小包地回来的时候,小保姆不能光开门就站在那儿立着,要赶紧接东西;又譬如,看到地板上的长头发要赶紧捡起来……诸如此类。当然,欧艺的本意主要也是想调教一下,让她好醒目点。现在看来,小姑娘除了嘴笨点以外,倒是样样放心了。从此,袁木在家里除了自己洗澡刷牙的事情需要动手外,过起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好日子,他暂时也找不到茬,就无话可说了。

  欧艺也不知道什么回事,因为打算要生孩子了,两人的事情从不采取保护措施,但是好像就是肚子里没什么动静。欧艺把要做的事情尽量安排在白天忙好了,晚上也尽量不再安排工作,也不应酬了。因为上次流产的事情,她自己其实也心痛得很。每次袁木要和她缠绵,不管多累,她都很配合。并且,现在两人在这件事情上的技术也已经越臻完美。欧艺在享受她的身体、她的快乐。每次完事后,袁木就搂着她说:“只有现在还知道老婆的好。”

  快一年过去了,就是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欧艺的肚子有什么起色。

  这年,S市的房子价格开始狂涨。六月份的时候,欧艺在一个客户家里做客,听到他在和中介打电话说他们家的二手房的买卖事宜。因为价钱谈不拢,中介就打了好多次电话。说烦了,他就对着电话吼:“六十万,少一分就别问了。卖不出去我就留着出租。”他太太也在旁边,欧艺就和他太太开玩笑:“80多平米,这个价钱也不低了,我看你们是不想卖。”客户也笑说:“我是没那么想卖的。要不是现在在那边买的房子供起来有压力,我就留着它以后出租。这个地段还是不错,又近公园,又近学校,其他的生活设施也很好啊。我们八几年就住这里的,还是有感情。”过几天,欧艺竟然就听说他家的二手房卖掉了。再过两个月,刚好到他们家送生日卡,聊到房子的事情,就听他又在说:“唉呀,还是卖快了。旁边的一家,迟了两个月,卖到了90多万。”欧艺听了只有咂嘴的份。这样的行情就像坐火箭,飞涨了。

  到年底的时候,欧艺又照例盘点她今年的收入,然后就对在一旁看电视的袁木说:“今年没什么作为,买套房子吧,搬过去住,这里就给爸妈谁来都可以。”袁木现在当然知道欧艺是富婆,说要买一套房,不是说说玩。但自己没实力,自然无话,似乎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欧艺也不计较他,就自己做主,找时间去看了好多楼盘,最后在一个很有名气地产公司的新开发楼盘挑了一套海景、双阳台的复式房子。这不仅看出了欧艺的眼光,还体现了她的魄力。她把袁木带过去看了,袁木也没什么意见,就决定买下了。

  装修是请装修公司做的设计,主要色调是以浅色为主。楼上是主人房,书房。欧艺还特地装好一个BB房。一楼有一间保姆房,一间客房。客厅有个阳台,特别是落地的玻璃推拉门,看起来相当的宽敞。欧艺不喜欢繁复的装饰,她按着自己的品味装饰一番,就马上显出既温馨又简约还略有点书香气息的风格。装修后小保姆每天过来帮忙把清洁搞好。欧艺按大家的说法,在每个房间都放上一碗醋,在大衣柜里放上茶叶吸气。通风透气三个月,两人就搬了进去住。

  搬家的时候,双方父母都来了,大家兴奋自然不说。欧艺也抽空带老人家去S市有名的景点游玩一番。S市是一个新兴的城市,规划很好,道路宽阔,配套齐全,是一个宜居的城市,但就是缺乏历史和文化的底气。不过,样样都新鲜,什么主题公园啦、购物公园……老人家也玩得开开心心。父母在的一段时间里,欧艺很顾及袁木的感受,口口声声都说房子是袁木的钱买的,她只是出点力而已。

  房子大了,袁木就更觉得孩子是一件很迫切的必需品。欧艺给他催得也有点心慌。她自己到医院做了检查。西医看了再看中医。西医的医生把她身体的里里外外,血啊肉啊的都查了个遍,结果是什么影响生育的问题都没。中医的医生就叮嘱欧艺多休息,减少工作的压力。然后开了一些调理的药,叮嘱她吃完后随检。欧艺想着做女人还真是受罪,问题没解决,先吃了一通皮肉的苦,接着还要吃一堆不知道有没有用的苦药,很是没意思。把生孩子的事就看淡了很多。袁木看她主动去看医生,就发自内心的高兴,也自觉地检点自己的生活,告诉朋友要准备造人了,不吸烟不喝酒了,所以有节目的时候,大家也就不为难他,由他随意。他甚至不坐沙发了,他查了书上说坐沙发发热会使精子没活力影响生育。两人后来还去开了一张健身卡,袁木每天早睡早起,坚持锻炼身体,很自制。但欧艺嘛,三天打渔两头晒网地锻炼。她实在是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