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呜呜......”唐皖见沈野逸还是一副赖皮的样子,就蹲在地上,假装的哭泣起来了。她这一哭不要紧,却引来了不少路人的围观,有甚者直接驻足打算看后续热闹。这可把好面子的沈野逸给弄得红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得硬生生地把唐皖从地上拽起来,拉着唐皖的胳膊就往人流稀少的地方走。

  “沈野逸,沈野逸。”无论唐皖用什么样的强调喊沈野逸的名字,沈野逸就是红着脸,不去搭理她。这可把原本就急着知道录取结果的唐皖给急得雪上加霜了。

  “闹够了?”沈野逸终于拉着唐皖来到了一条人流较为稀少的商业街了,他整理了下衣领,淡淡地对唐皖说道。

  “呜呜,我错了嘛,原谅我嘛,好沈野逸,你就快点告诉我录取结果嘛。”唐皖上前拽着沈野逸的衣袖,眨着可怜巴巴地大眼睛看着沈野逸说道。

  “你啊,之前不是信誓旦旦的和我说,你肯定能考上远清大学的。现在怎么这么迫切的想知道录取结果了?怕考不上丢面子??”沈野逸扯着嘴角,露出一条好看的弧线。正午的阳光透过沈野逸的发丝间的缝隙,静静地洒在了他的指尖,显得他原本就白皙透明的手指,越发的趋于虚幻。

  唐皖看着沈野逸的手指几乎都要看呆了,她从来都没有仔细的注意过,原来沈野逸的手指那么的白皙,就宛如羊脂玉般的白腻。唐皖又瞟了眼自己的手指,哎!相比之下,她的手指简直就是酱猪蹄啊。

  “咳。”沈野逸轻咳了下,见唐皖没有反应。他就顺着唐皖的目光看去,才发现唐皖一直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手指。他顿时就感觉到非常的无语,这妮子抽什么风,自己的手指她不看过八百六十遍了吗?还没看够?而且一副色迷迷的样子?!

  “啊。怎么了?”唐皖被沈野逸无语的目光看得冷的直发毛,不得不停下了欣赏沈野逸手指的事情。抬起头对沈野逸不解地问道。

  “没什么,我看某些人,是不想知道录取结果了。”沈野逸背着手,看着唐皖貌似忘记之前焦急的想要知道录取结果的样子,就无奈的提醒道。

  “哎呀,我都差点忘记了,快点告诉我嘛,别闹了,好不好?你想急死我啊。”唐皖突然想起来,自己刚刚在被沈野逸的手指吸引走全部注意力之前,所想要知道的有关自己高考录取的事情。

  “咳咳,既然你这么的苦苦哀求我,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告诉你下吧,你.....被录取了。远清大学,学前教育专业。”沈野逸淡淡地说道。

  “真的?我被录取了??远清大学,学前教育专业??这是真的吗??我没有做梦吧,沈野逸你快掐我一下,我是不是在做梦啊。”唐皖一听沈野逸说的录取结果真的是自己这么些天以来一直期盼的结果,激动地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呢。直到兴奋地唐皖被沈野逸的面无表情的无奈眼神给看得再次冷的直发毛,她才清楚的知道,自己没有做梦。而且自己这么兴奋的举动,貌似弄得沈野逸有点不乐意了。唐皖很清楚的感觉到沈野逸站得和自己远远地,貌似一副生怕别人误以为他和自己是一起的,会被当成神经不正常的人一样的去看待似的,很嫌弃的站得离自己远远的。

  “沈野逸!”唐皖实在是受不了沈野逸一副嫌弃自己的样子,就羞红着脸,娇嗔的喊道沈野逸的名字。

  “嗯?叫朕干嘛?”沈野逸臭屁的答道。

  “皇上,臣妾爱死你了。”唐皖作势就要扑在沈野逸的身上。沈野逸见唐皖打算往自己身上扑,而且一想到这是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虽然人流稀少,但是这也太影响自己形象了,就下意识的往后一闪。而唐皖像早就知道沈野逸会躲开自己一样,很自然的在扑到地上前的一瞬间就站稳了,然后向后甩了下刘海,撇着嘴巴,委屈的看着沈野逸。

  “淡定!我还要宣布件大事,我被咱们本地的一所军校录取了。所以我们交往吧。”沈野逸在说出‘我们交往吧’的同时,就轻轻地拉起唐皖的手,神情地看着唐皖。

  唐皖被此时用神情目光注视着自己的沈野逸,给迷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傻傻的看着沈野逸,然后自己的嘴巴,想要张开,却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我们交往吧。”沈野逸见唐皖又是一副天然呆的样子,就向前走了一步,贴近唐皖的耳边,轻轻地说道。沈野逸的身上带着股淡淡地薰衣草的香味,这是唐皖给沈野逸选的沐浴乳,刚开始沈野逸不怎么习惯用这个味道的沐浴乳,说这种味道是小女孩才用的,可惜却没有拧过唐皖,最后用着用,沈野逸也就习惯了这种淡淡的薰衣草的味道。

  “交往,交往,交往。”唐皖就像牙牙学语的小孩子一样,学着沈野逸说的‘交往’二字,重复的说道。

  “嘘,注意形象。回家。”沈野逸见周围的人,都不住的用眼神注意着自己和唐皖,就马上意识到这是大街上,商量交往的这种事情,应该找个隐蔽点的地方商量才对啊。

  “回家?嗯。”唐皖一听沈野逸说要回家说的时候,就先是一愣,马上就不再重复的说什么‘交往’了,而且联想到,沈野逸所说的家,就是自己家或者是沈野逸家的意思啊。

  “走这边。”沈野逸很自然的拉起唐皖的手,和唐皖十指相扣。然后一副什么都没做的样子,一脸很无辜的表情,往羞红着脸的唐皖那边看了几眼之后,彻底的把唐皖给弄得无语了,默默的看着沈野逸难得的主动卖萌。

  “去我家?”唐皖一看沈野逸带自己走的方向是回自己的捷径。她心想,怎么去自己家呢?这条捷径不是离沈野逸奶奶家很近吗?怎么去自己家呢?然后就很自然的对沈野逸问道。

  “嗯,是啊。嘘,别说话,小心大狼狗出来咬你。”沈野逸突然想起来,这条巷子里有一户人家养了只狼狗,唐皖每次经过这里的时候,总是会被那只狼狗吓到,然后吓得她条件反射地扑到自己怀里,寻求自己的保护。

  唐皖一听沈野逸说这里有狼狗,就立刻回想起这是自己之前,不止一次的来过这里,而且自己总是会被突然冲出来被拴着的狼狗,给吓得直往沈野逸的怀里躲。而沈野逸总是笑自己太胆小了,区区一只小狼狗也能把自己吓成这样。

  沈野逸感觉的到唐皖手在听到自己提到狼狗的时候,条件发射的开始颤抖了,就把唐皖护在自己的怀里,略微用力的握了握唐皖的手,一达到给唐皖足够的安全感的程度,然后握着唐皖的手不紧不慢的接着往前走去。

  唐皖一边警惕地注意着周围有没有狼狗的出现,一边感受着从沈野逸手里传来的温暖的安全感。穿越小巷子的这条路实在是太短了,短短的两分钟就走完了。唐皖很费解自己之前总是感觉这条路实在是太长了,怎么怎么走都不会到头呢,而现在自己居然感觉这条路实在是太短了?!

  回到唐皖家的沈野逸和唐皖都累得没有力气了,双双地连鞋子都不脱就躺到了沙发上,唐皖一抬起头就看见和自己一样姿势躺着的沈野逸,见沈野逸有些昏昏欲睡的样子,唐皖就不肯去打扰沈野逸了。勉强地站了起来,从自己的卧室里拿了条毛巾被,盖在了沈野逸的身上。

  唐皖和沈野逸之所以会这么的累,不是因为唐皖家里步行商业街有多远。而是因为唐皖和沈野逸这俩人,今天出奇的默契,两人同时决定晚一点到家,然后两人十指紧紧相扣的拉着对方,穿梭在人群之中,秋意小树林之中。

  “我们交往吧?!哈哈。”重新回到沙发上的唐皖,看着沈野逸睡得正香的样子,就突然想起来,刚刚季东晖向自己提出要交往时情景了。就一遍遍的不断地重复着‘我们交往吧。’

  “咳咳。我同意。”沈野逸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唐皖的眼皮子底下,跑到了唐皖的身后,贴在唐皖的耳后说道。唐皖被沈野逸呵出来的热气,感觉痒痒的,然后感觉热乎乎的,很舒服。好希望能够一直都可以感受到这种由沈野逸执照的温暖的感觉。

  “讨厌。你偷听我说话。”唐皖一听是沈野逸的声音,就感觉到自己还是蛮重要的哦,连睡梦中的沈野逸都会想念着自己,做梦都会梦到和自己说话。可是她才没有高兴几秒,就被沈野逸下面的这句话给弄得彻底无语了。

  “我哪有有偷听,你这妮子,明明是你自己嘀嘀咕咕的一个人,嘀咕了好半天,让我不得不听到的好不?!”沈野逸赖皮的说道。

  “你欺负我,你耍赖!哼,”唐皖娇嗔的说道。